未分卷 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
——    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撒迦利亚书四6)。

    主常以无法测透的方式引导他的选民,向他们展现他的权能和丰富的恩典。一方面他并不让血肉之躯免离痛苦,另一方面他向他们施怜悯。对我们这些不能保全自己灵魂的人来说,这是何等的安慰和鼓励。在荣耀这位有丰盛怜悯之神的名时,他们可以全心把希望寄托在神丰富的恩典上。这奇妙全能的恩典在南英格兰的德文榭儿,一位叫依利莎.王的女人的生活里;得到过充分的彰显。

    她母亲是一个小贩,手挽一只竹篮走村串店,迹近乞讨。这妇人堕落于荒淫无耻,天昏地暗的生活当中,除此之外,不知其他。她迫不及待地将唯一的小女儿送到英国国教教会的一家济贫院,暗自庆幸不再需要照料这丫头。济贫院的公众对手下的孩子很好,虽然时日艰难,他尽力把孩子们抚养成人。但在信仰方面,他能给的却少得可怜。

    白蒂(就是依利莎白)到了可以离开济贫院的年龄了。她一天也没有多呆,离开家乡,去四十公里开外的一个小城寻工。她在一家小酒馆找到工作,在那个充满罪恶和不洁,令人厌恶的地方如归故里。从来没有人警告她这种邪恶生活的后果,她自己更不知道自己内心的败坏,和悖逆创造主是什么意思。魔鬼按自己的意愿俘虏了她。

    她很快就尝到了苦涩的后果。

    不久,白蒂回到家乡,与母亲多年以前所处的情形一模一样。不过白蒂与母亲有些不同。她母亲几乎就没照顾过她,而白蒂认为她有责任为将要出生的婴儿作一切努力。她用积攒下来的钱租了一栋小房子。就在那时,她母亲回到村子里,病得一塌糊涂。这妇人听说女人住在村子里,马上去投奔她。当这个老态龙钟、病恹恹的女儿出现时,白蒂吓了一跳,简直不敢相信她就是自己的母亲。她将母亲接进来,尽其所能照料她。但还是于事无补。母亲缠绵病榻良久,然后就过世了。

    母亲死了,儿子渐渐长大了,环境迫使她把儿子送到一个寡妇家中,付钱托她照料,自己又出去找工作。她找到了。可是,唉,又是一家酒馆。她健壮、快乐,从不畏惧谣言或嘘声。她的雇主对此评价很高。酒鬼们醉醺醺地打成一团时,她总能冷静而坚决地让他们住手,或不费太多力气就能把他们赶出酒馆。

    她常去看望儿子,跟寡妇保姆聊天。这寡妇经常去村外不远的一家小教堂参加崇拜。她劝白蒂:“白蒂,你应该找个时间跟我一起去。你生活的方式不好。在一个可怜的罪人的生命里,没有什么比事奉主更大的特权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心里这么快乐。”

    但白蒂不肯:“不去,那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在那里感到浑身不自在。我到那里能干什么呢?”不过,白蒂心里可是经常纳闷这寡妇在教堂里找到些什么,让她与酒馆里的那些人精神面貌全然不同。最后,白蒂的好奇心占了上风,在一个礼拜天晚上悄悄去了教堂。

    通往楼座的楼梯很暗,她没有往里走,而是在门边的角落里坐下。在那儿,没有人能看见她,她却可以将所发生的事尽收眼底。牧师布道的经文是那个税吏的祷告:“神哪,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

    这篇布道强烈地冲击着她。她目瞪口呆地听完了,回到家中心里沮丧到了极点。牧师讲的是真的。她的良心无法安宁,也无法像保罗面前的腓力斯那样推搪说:“等我得便时再说。”因为神的灵在她心中强有力地作工,让她看见她在罪恶中失丧的处境。

    她不得不切切地向神低头忏悔,为自己所有的罪悲哀地哭泣。整个晚上她都在向主乞求怜悯,希望神把她所求的赐给她。第二天在酒馆里,她也不停地向神祷告。

    晚上一回到家中,她就跪倒在主的面前。神温柔地安慰了她,将她引导上唯一的救恩之路,就是在儿子耶稣基督里的。

    白蒂的生活大大地改变了。世人大吃一惊,神的选民却为此欢呼雀跃。“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她迫不及待地辞职,酒馆老板再三挽留,甚至愿意给她涨工钱,但白蒂觉得自己在那里多呆一分钟都不可能。

    她决定信靠主,去租一座小房子,作一个洗衣妇,来养活自己和儿子。

    白蒂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的变化。她看万事为损,为粪土,只以认识基督耶稣为至宝。她天性就热心,这在她生活中的改变中处处体现出来。事奉主是她的一切;主的律法在她看来无比珍贵。祷告会,布道会,她从不曾缺席。甚至听见主的名字,都让她容光焕发。哦主啊,祢的殿是何等的可亲!

    她发现自己对牧师倍感亲切,说:“在天国里除了能遇见我亲爱的救主以外,还能遇见牧师,这真让我高兴极了!”

    她常去探访村里的病人或生活艰难的人。人们也愿意请她到垂死的人床前安慰病人和亲属,有时晚上都有人来叫。不过她自己还有许多烦扰,孤独。

    有一天,她敲开牧师家的门,只有牧师太太在家。白蒂很高兴,因为她就是想特别与牧师太太聊聊。

    “我丈夫已出去一整天了,白蒂。有什么困难吗?也许我能帮你呢。”

    白蒂的确处境艰难,不知如何是好。

    “夫人,你知道,我只是一个贫穷孤独的女人。我的儿子已离开了家,就我所知,在这个世界上我也没有其他亲戚。老实说,夫人,我真的很希望过一种比较愉快方便的生活。”

    牧师太太马上明白白蒂说的是什么意思。

    “白蒂,有人向你提亲了吗?”

    “是的,夫人,约瑟.王,就是那个有一个独生子的鳏夫,请求我跟他结婚。他是一个织布工,自己作贸易,收入不错,还有一些产业。”

    “噢,白蒂,这听上去是挺不错呢。但他也是一个基督徒吗?”

    白蒂就是怕她问这个问题。但她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觉得他对信仰不是那么在乎。”“那么白蒂,你认为你与这样一个人在一起会幸福吗?你在事奉耶稣基督里,在他宝贵的教训里找到了所有的快乐。而主教导我们,我们只应该与主内的人结婚。”

    可怜的白蒂不得不承认牧师太太说得对;她自己也这样想过。她难过地问:“那么你不同意这件事了?”

    “当然不,白蒂,因为《圣经》禁止这样的事。”

    但白蒂还是不肯死心。

    “可是夫人,主可以让我成为对他的祝福。”

    “哎呀,我亲爱的白蒂,你最大的敌人就是要你相信这个。不要听他的。我们对天父给我们的命令,不应该耍花招。你应该知道,那些理应知道主的意愿,照着去行,却不肯去行的人,会受许多鞭打的。”

    白蒂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中。她知道牧师太太是对的,她不该那样作。

    但试探并没有过去。过了一段时间,诱惑更强了,白蒂终于在送来的舒适面前屈服了。

    最初,事情比预想的还要好。约瑟同她一起定期去教会,白蒂的生活也轻松了许多。但这只是昙花一现,约瑟很快就显出邪恶吝啬的真面目。等到孩子出世,他更是把伪装完全撕下。他不再去教会,而且对白蒂的虔诚大加嘲笑。一有机会,他就侮辱她,甚至殴打她。

    白蒂对自己的选择追悔莫及,作这个选择,既违反主的教训,又把朋友严厉的警告当耳旁风。她不得不谦卑地在主面前屈膝悔罪。孩子才几个月时,那个堕落的约瑟竟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将她们母子赶出家门。好心的朋友收留了她,但小婴儿可受不了这一切。几天以后他就在白蒂的怀中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白蒂悲痛欲绝,只能反复念叨以利的话:“这是出于耶和华,愿他凭自己的意旨而行。”

    孩子的死让约瑟有些震动,他请白蒂回到他身边,许诺说他会改好。

    白蒂马上同意了。但不久约瑟就旧病复发。有一天她去商店买东西,有一只眼睛肿肿的,显然是挨了打。没想到,她在那里迎面撞上了牧师太太,和善地向她打招呼。

    白蒂叹息了一声:“夫人,但愿我听从了您的劝告。现在已经太晚了。”

    “是啊,白蒂。不过现在我必须再给你一些建议。”

    白蒂抬起头来,好奇地问:“是什么呢,夫人?”

    “约瑟现在是你的丈夫,你有责任作一切有利于他的事。在许多方面他烦扰你,还虐待你。用耐心容忍这一切,不要与他对抗。尽可能对他友善,尤其是,不要停止为他祷告。要让他知道你在为他祈祷。也许神会帮助你。除了他以外,也没人能帮你了。”

    白蒂回到家中,牧师太太上一次的忠告被她忘到九霄云外,但这一次她会仰望主,去付诸行动。这件事沉甸甸地压在她的心头,她日日夜夜地向主呼求。

    晚上约瑟上床了以后,白蒂跪在床前为他的得救向神乞求。但……什么也没有改变!

    她唯一的特权,是礼拜天,约瑟会在床上呆一整天,她去教堂时他也不来骚扰她。白蒂不断地在恩典的宝座前挣扎,不愿放弃。难道神没有在她的生活中向她显现了他是一位听祷告的神吗?“他垂听穷人的祷告,并不藐视他们的祈求。”

    有一天晚上,事情又不对劲了,约瑟又打了她一顿。可怜的白蒂伤心极了,她再一次跪倒在床前,谦卑地向主祈求约瑟的救恩。突然间约瑟跳下床,在她身边跪下了。她心中感到一阵狂喜。他们什么也没说,但白蒂知道主不会半途而废。她必须继续把这事交在主的手中,专心信靠他。

    约瑟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如今他对白蒂很好。他对自己心中发生的事只字不提,但他的叹息和泪水并没逃过她关切的眼睛。

    白蒂尝到了公义的和平之果。的确,她曾误入歧途,但主怜悯她,让她打美好的仗。像母亲怀中刚刚断奶的孩子,她安静地坐在主的脚前。

    约瑟又开始陪妻子去教会。有一个礼拜天晚上,牧师布道的经文是耶利米书八章20节:“麦秋已过,夏令已完,我们还未得救!”约瑟在回家的路上,神情非常沮丧。

    “噢,白蒂,恐怕对我来说是太迟了。我不会得到宽恕,我真是最大恶极,一生失丧,而且我对你作了那么多错事,白蒂。如今麦秋已过了,夏令也完了,我,我还是失丧的。”

    白蒂回答说:“我倒觉得你应该更多地为主的恩典赞美他,他让你看见,感到了你失丧的处境。因为主耶稣就是为这样的罪人来的。”

    一到家,白蒂和约瑟就在小厨房跪下,全心全意地呼求主的怜悯。那真是美好的一刻。

    下一个礼拜的祷告会后,白蒂拦住牧师说:“我有好消息,牧师!”

    “是什么,白蒂?你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她一把抓住牧师的胳膊,慎重地说:“看哪,他祷告了!”

    她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他:“噢,牧师啊,我肯定天使已经赶去天国报告这个好消息了:一个罪人悔改了!”

    他们高高兴兴地分头回家。生活还是有欢笑也有哭泣,但短短时间内约瑟在恩典这知识上长进惊人,白蒂有一天笑盈盈地对牧师说:“我觉得他在天国的路上已经赶在我前面了。因为他一天比一天更长进呢。”

    他们在神的儿女中间生活了二十几年。现在他俩早已到了那个没有纷争,也没有罪的世界。主自己遮盖了他们,他们穿着白色的义袍,在羔羊的宝血中洗得干干净净,继续走他们的人生之路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