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下/ 第贰编 证道书简 贰拾玖、论中国圣徒之新使命
    ──致中国信徒布道会王总轩事书

    主内永信牧师平安,去岁奉十月四日手书,藉审吾兄事主忠勤,为道迫切。承示吾人当有耶利米之心志,以泪为祭,为此世代哀呼号,实属语重心长,深为感奋。贵会出版之英文单张

    “Challenger”,每有吾兄佳作,洵为旷野之呼声,警世之木铎,故弟一再建议,须改用报刊方式。去岁十月以后,果已改版,夙愿得偿,殊感欣慰。愿神加恩,使成贵会向西方国家布道之重要刊物。基督教本无国界之分,最初源于亚洲,继则传至西方,世人误以其为西方宗教,实属大谬不然。现在西方国家,教会衰落,发生危机,严格言之,已不得为基督教国家。且异端邪道,乘时横决,‘神死’运动,应运而起,所谓西方‘基督教国家’,已有日见‘异教化’(Paganization)之趋势!百余年来,神遣马理逊(RobertMorrison),戴德生(HudsonTaylor)等相继赴华,传扬福音,吾人受主宏恩,理应图报(参阅太十8),而今当为吾人图报之紧急时期。吾人由神引领,寄居斯邦,尤应不违天启(徒廿六19),对西方民族,负起弘道宣教之神圣使命。准斯而言,则贵刊“Challenger”不仅须予改版,且复应图扩充,弟当时于祈祷中为念,愿神恩助。

    数年以前,‘今日基督教’(ChrisrianityToday),主笔亨利博士(Dr.CarlH.Henty)鉴于东方‘禅道’在西方思想界影响日深,特嘱撰谕,加以批判。弟早岁留法素不写英文,因其再三怂恿,故乃勉从其请,嗣由密希根州Zondervan书局印行,(书名TheChallengeoftheCults)。比年对此问题,再加深究,始知‘实存主义’哲学家海德格氏(MartinHeidegger)心理学家荣卡尔氏(CarlG.Jung),佛洛姆氏(ErichFromm),‘神学家’惕立赫氏(PaulTillich),乃至‘神死’运动之倡导者阿泰瑟氏(ThomasJ.J.Altizer),均醉心此道;复据小儿长基报告,彼曾亲聆惕氏在密希根大学讲演,倡此邪说。而阿泰瑟氏,且竟著有专书,牵强附会,混淆真道,谓‘涅磐’,‘天国’,实乃异曲同工,义可会通。(详见氏著OrientalMysticismandBiblicalEschatology一书,Westminster,1961)查此种怪论,以及‘神死’运动,绝非偶然,履霜坚冰,非自朝夕。荷兰大政治家暨大神学家,凯伯尔氏(AbrahamKuyper),尝谓西方属灵之危机,乃以法国革命为厉阶,当时革命首领,深中无神论哲学家伏尔泰(Voltaire)思想之毒,如醉如狂,竟高呼亵渎上帝,**基督之口号,此乃苏俄革命之先导,亦为‘神死’运动之肇端;而西方文化,亦遂与基督圣道,彼此脱节,从而发生失调之病态,没落之危机。西方学者,睹此病象,著书呼?,颇不乏人。例如第一次大战以后,德儒史宝格勒氏(OswaldSpengler)著‘西方没落’(TheDeclineoftheWest)一书,洛阳纸贵,传诵一时。惟平心而论,此类学者,容或有正确之诊断,惜均无挽救之方案。爰特探本穷源,究其病根,恒切祈祷,上求圣示,撰“TheSpiritualDeclineoftheWest”一书,数经教会著名学者之评阅,或谓“切中时弊”,或谓“辩道新论”。名布道家(Dr.BillyGraham)甚且谓为“最重要之著作,可发西人之深思”。弟早岁留法,不长英文,此书之成,实属神恩。尚乞为此书祈祷,求神使用,在西方国家,有振颓起废之功。

    拙著‘救世之道’,已于前岁脱稿,不久当可问世,此书乃为弟‘见证’之首册,共分三编。第一编‘皈依基督’,乃在概述如何皈主‘悟道’之原委,以及重生得救之经过。第二编‘认识基督’,乃在阐释何以决志‘信道’之缘由,以及基督福音的真谛。第三编‘传扬基督’,乃在叙述何以献身‘弘道’的旨趣,并指示世界人类深重之危机。及其唯一得救之法门。全书共三六O页,共十有五章,都二十万言,将由香港九龙‘晨星书屋’发行。曩岁所撰‘人文主义批判’一书,早经绝版,本拟详加增订,现以读者要求,宣道书局一再催促,祗得再版,容另续草卷二,以期匡补遗阙。查人文主义,始终为基督福音之劲敌,徒以魔鬼扮成“光明天使”,迷惑世人,致不觉其面目可憎,遂信其“虚空的妄言”,为其“掳去”,而无由自拔(西二8)。世人仅知反对新派神学,世俗主义,无神主义,殊不知凡此实均为人文主义所结之恶果;而共产主义,尤为人文主义最高发展之形态。奥国哲学家史邦氏(O.Spaan)谓“马克思主义乃为英国经验主义之变种”,洵属精辟之论。盖人文主义,既以“人为万事的尺度”,实无啻以人为全知与万能,则又何怪其尊党为神,从而‘神化自我’,‘神化制度’,欲以极权暴力统治天下,妄冀建立地上天国。故人类问题之症结,乃在以人为本,而不“尊神为圣”(太六9~13)。人文主义之鼻祖,固均知为卜洛泰哥拉(Protagoras480-410B.C);但究其祸始,实乃在亚当受魔鬼试诱,妄想“如神”,“能知善恶”,“能有智慧”(创三5~6),与神斗智,悖逆真神,卒被逐出伊甸。故救世之道,惟在宣扬福音,唤醒世人,弃其“豆荚”(路十五),信奉圣道,皈向真神,重返乐园(参阅创三章)。此乃‘归真返璞’之要道。

    宣道学家克雷默氏(Dr.HendrickKraemer),于其所著“TheChristianMessageinaNon-ChristianWorld”中有言曰:基督教与人文主义之会战,第一次乃在欧洲,由神兴起保罗与希腊罗马人文主义相抗衡,已打美好的胜仗。中国为东方人文主义的堡垒,将为基督教与人文主义第二次大会战之战场。”此实为中国圣徒之新异象。弟所以撰‘人文主义批判’一书,固为求唤醒我国人文主义者之迷梦,实尤在激发主内同道弘道济世之热忱。自此书出版以后,屡承我国教会先进,邀弟东行证道,弟以此事‘任重道远’,未敢轻举妄动;恒切祈祷,恭候神旨,近承天启,始决成行。现拟于明春赴菲,继赴港、台、星洲、印尼、曼谷,继赴耶路撒冷、雅典、巴黎、伦敦,取道大西洋返美,为其约为半载。惟弟自愧无似,深觉战兢恐惧(林前二3);仍盼兄等不忘代祷,用期不辱主命,无负主恩。

    每读教会历史,益信神乃历史之主,万王之王之始终不离宝座,故“万事互相效力”,人的愤怒,适成全神的荣美(罗八28;诗七六10)。例如主后五OO~九五O年,为教会史上最暗淡无

    光之时期,其间外遭回教之威协,内有灵性之堕落,悲观之士,以为基督已成‘强弩之末’,势必‘一蹶不振’。当时欧洲诸邦,大都信奉异教,且久遭蛮族之蹂躏,其教会实远较地中海东岸诸区为幼稚,孰知此后竟成为基督教世界发展之基地!今日中国之境遇,正复与当时欧西相类似;则今之视昔,亦犹后之视今,否极泰来,孰知中国不将成为今后世界教会复兴发展之基地。“没有异象,民乃灭亡;”(重译箴廿九18),“黑夜已深,白昼将近”(罗十三12),此乃中国信徒,在此动乱黑暗之时代,应有之异象与希望,亦为应负之神圣迫切之使命也。愿共勉之。肃颂

    神佑。

    弟章力生上

    一九六七年四月廿一日

    ~全书完~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