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两 个 兽
    十三1—18

    这一章的内容非常神秘,因此有许多不同的注解,千万不要以为你今天就可以把一切问题都解决了,而说:“我已完全了解,我已彻底弄懂这章所指的每件事情。”因为你办不到。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可以从它得到许多真理,帮助我们过基督徒的生活。“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我所看见的兽,形状象豹,脚象熊的脚,口象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又拜那龙,因为它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也拜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呢?’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又有权柄赐给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兽就开口向上帝说亵渎的话,亵渎上帝的名,并他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凡有耳的,就应当听。掳掠人的,必被掳掠;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圣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十三1—10)。

    希腊文圣经有两个“兽”字,一个是英文圣经用的“兽”(beast),或译成“活物”(livingcreature),这是一种不害人的动物,如山羊或牛;它也可以代表四个(活物),有灵的东西或天使;另一个字是therion,这是一个非常凶猛、有破坏性、杰傲不驯的野兽,就象野猪、老虎这些会攻击人的野兽,这里用的就是这个字,所以应该叫它“野兽”,不单是只“兽”而已,而是一个从海中上来的野兽。前面我们提过一只从无底坑上来的兽,在十一7:“那从无底坑上来的兽,必与他们交战,并且得胜。”我想它们是同样的,即或不是,也很相像,两个都是兽,一个来自地狱,一个来自海上,它们都和圣徒交战,就算写的不是同一个兽,至少也非常接近。“从海上来”,这在圣经里特别是启示录,象征着世上的万国,你知道世界的政治就象一个湖,变化万千,永不止息,在你的有生之年,可曾见过政治太平的日子?它总是在变,圣经说:“惟独恶人好象翻腾的海,不得平静。”启示录十七15也说:“你所看见那**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所以此处的海水象征政权国家,世上万国的兴起。同时要注意这兽是从海上来,十一节有另一只兽是从地上来,因此,这里有两个撒但的工具、基督教的仇敌,即第一个兽和第二个兽;一个从海上来,代表政治;另一个从地上来,代表世上的文化和宗教。第二个兽在此有这个意思,稍后在其它几章则代表假先知。你仔细比较就可发现他们是第一类的,从海上来的兽,代表世上的政治权势,专门反对基督教;地上来的那个兽,则不怎么凶,外表驯良,做的却是第一个兽的工作;而后又出现撒但的第三个工具——巴比伦,即赤色妇人或叫**,代表**诱惑。所以撒但用的方法是:反基督的逼迫,政治权势,敌基督的宗教,假造基督教以及与敌基督行淫,世界就是用这种力量把那些和耶稣基督有关的人引至错误的方向。这个从海上来的野兽有七个头十个角,角上有冠冕,头上有亵渎的名,我们先回头看十二3:“天上又现出异端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也是同样的结构,七个头十个角的龙,我们知道它就是撒但、魔鬼,十三章这个则是魔鬼的代理人,魔鬼藉它来活动。耶稣有一次对彼得说:“撒但,退后去吧!”彼得不是撒但,只是他当时所说的正是撒但的主意,所以七个头十个角在十二3代表撒但;而在十七10,七个头代表世上敌基督势力的得胜。有七位王,五位倾倒,一位还在,一位还没有来,他来的时候必要暂时停留,显然这七个头代表的是世上反基督的权势得胜。但以理书七章里有四个兽,每一个都带有一点这只怪兽的特征,你可以说那四个兽在启示录里已联成一体,变成一个有七个头十个角的怪兽,如今这兽有七个头,十个角和十个冠冕(在角上,不是在头上),头上有亵渎的名,冠冕在角上不在头上,其意义指:角代表某些为撒但工作的政权政府,七个头可能表示从撒但来的能力,这撒但就是十二章的龙,你会以为冠冕应该戴在他们的头上,其实不然,是在他们的角上。想想看,冠冕在角上,角在圣经里代表权力,有好的意思,也有坏的意思,论到圣徒和恶人,角都是能力的象征。因此你可以说这些角所代表的,是世上恨恶基督的政治领袖,他们有权柄,但这权柄来自幕后有七个头的龙,所以这角就是敌基督的政府。你知道政府原是神所设立的,保罗在罗马书十三章说,那是神的用人,于我们有益;但它也可能逐渐背道而腐化,与魔鬼同流变成撒但的工具;原来是一个正当的机构,神给人类的祝福,追求正义的政府,但它也会变成撒但的工具,成为它们的一部分。政府如果屠杀圣徒,便是出于撒但的工作,而不是出于耶稣基督。约翰看见那七头中有一头似乎受了死伤,后来又医好了,世上的人就希奇跟从那兽。这地方意思很含糊,难以揣摩,韩瑞森博士推测说:尼录是第一个真正**基督的帝王,保罗就是被他斩首的,后来尼录自杀,**似乎已经过去了;这个暴君极可能因神经错乱而自杀了,于是**就停了一段时间,即那个兽的头受了伤害。

    但过不了多久,豆米仙即位,正是约翰写启示录时,基督教的大逼迫又开始了,因此你可以说,那受了伤的逼迫又得了医治,**又重新恢复,全地的人都惊奇所发生的事情,这是一种较合理的解释。关于这兽另外还有多种不同的解释,一种认为它是指罗马教会或教皇制度,但此说有两种困难:第一,既然第二个兽代表宗教和文化,第一个兽代表政治,而罗马天主教本身就是个宗教和宗教机构,所以那第二兽(假先知)必然代表反对基督的宗教。第二,这个兽不仅击败基督徒,而且要绝对地控制他们,所以十三7圣徒被征服是经过上帝允许的,上帝让他们和圣徒作战并胜了他们。天主教的确做了许多坏事,但还没有坏到用这种方法攻击圣徒的地步。再说,有权柄赐给他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不论将来如何,罗马天主教永远无法达到那种光景,世界的力量要统治全地,它当然得不到那个权柄和尊荣,所以此处绝非指罗马天主教。彼得斯博士则认为这只兽就是罗马帝国异端的化身,那个受伤的头后来又得医治,是指尼录自杀及以后的君王又起来**基督徒。那第一个从海上来的野兽,代表二百五十年来企图血洗基督教的罗马帝国异端。这是一种解释,另一种是未来派即司可福圣经和许多其它人的看法:他们认为这段经文讲的是历史上尚未有过的一个大独裁者,或是基督教的万恶仇敌,以往的一大堆人中,包括第一次大战时的腓特烈、史大林、希特勒诸人皆赶不上他,这个人还没有来,他将要统治这个世界并且抵挡基督教。我不说这不可能,因为新约里也提到将有一个大罪人、沦亡之子要来,他来时要被主的荣光摧毁;这是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后书说的。但从另一方面看,韩瑞森的说法则比较适切,他认为不论过去或是将来,这个兽就是敌基督用来逼迫基督教的政治力量,象亚述、巴比伦、罗马及所有其它的,这就是为撒但所操纵的,在地上**基督徒的政治力量。所以这不是仅指过去某一个时候所发生的事情,也指着这四十二个月间,基督第一次来和第二次来之间不断发生的事情,如此看来,他们这些看法并不彼此排斥。不同的时候,不同的地方会出现不同的逼迫,将来末日的时候也会出现一个人来应验这件事,这是圣经预言的特点,它的应验是多方面的。你不妨在屋里放一块布幕,屋子中间放一个幻灯机并放进一张幻灯片,幕上就会出现图像,如果你把幻灯机放在幕的前方,幕上就会有一张很清晰的小图片,你越退后,图片就越大,你甚至可以退到最后,图片超出了幕的范围,占满了整个前屋,它还是同样的一张图片。神在世上的审判也是这样,当洪水来袭,火和硫磺袭击整个城市时,就是一种应验;你也可以看耶路撒冷的灭亡,第一次是巴比伦,第二次是罗马,这是一种应验,也是审判,但这并不否定将来有一个比这更大的审判。因此我们可以说,这世上有许多兽,它们做了许多撒但的工作,攻击基督教和神,并毁谤敌挡每一样崇高圣洁的事情;但将来还有一人,他是最后一个要来行这些事的,当然我们要小心,免得也落入和作者同样的心境,以致于说:“主啊!你骗我!”我们要尽可能地避免这样。现在我们看第六节,他张开亵渎的嘴抵挡神,亵渎他的名,并他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我们的国家还不致于如此亵渎神的名,但在苏俄和中共,他们毫无疑问的是在亵渎神的名,政府公然反对基督教的崇高地位。这在我们国家还不会这样,基督教在我们这里仍有影响力,但在别的地方并不是这样,他们亵渎他。即使在这个国家,恶人也会愈来愈大胆,他们敢于说反对基督教和反对神的话,大胆得很。在真正合乎圣经的基督教,和各式各样的敌基督之间彼此的冲突会愈来愈尖锐和紧张,随着时间的进展,敌对和争执也会愈来愈明显,几百年前那些藏在人心里不敢说的话,今天竟然印成书刊公开发表,不过这是为上帝所容忍的,神允许他们和圣徒去交战并且得胜,制伏万民万族万方万国,我想将来这个人要行尽先前那些人所做的一切恶事。试想你现在东柏林,你一定会冒险逃到西柏林,如果没有一个西柏林,你怎么办?如果有一个人控制了整个东德和西德乃至全世界,你大概只好飞到月球上去了,说不定他们也会追到那里。因此,如果有一个敌基督政府掌管了所有人类、国家、民族,那就没有可以逃亡躲藏的地方了,你只得象狐狸一样被猎犬逮住,无处可躲,你要不是否认耶稣,就是被杀;前者或后者,非生即死,上帝怜悯我们,没有叫我们遇到这种事情。接着说到住在地上的人都要拜它,他们把对神的敬拜转为敬拜那敌挡基督的恶魔政府,甚至那将要来的敌基督政府,反而让它得了当归给神的荣耀,这就是所谓的崇拜国家、奉人为神的国家主义,这些可怕的事情,尤其是发生在二次大战前的希特勒、墨索里尼和义大利法西斯党的身上,共产党国家也犯了同样的罪,他们不敬拜真神和耶稣基督,而去敬拜大众所崇拜的人。你活着是为什么?他们是为共产党国家而活,在中国大陆或苏俄,你不能把基督教的信仰教导给你的儿女,否则就有被捕入狱的危险;教导神赐给你的孩子信基督是犯罪的行为,这就象启示录在这里提到的这个兽:住在地上的人要拜它,它成了宣传的对象,众人都拜倒在它面前,爬在宣传车上游街,除了那些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或更正确点说,就是从创世以来名字被记在生命册上,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两个都对,看你怎么说)。只有他们是真正的基督徒,神的选民,相信神并认识耶稣基督的人,他们不会跪拜那兽,他们不会拜它,他们将反抗它,甚至到死也不屈服。苏俄从一九一七年革命,五十余年来**基督徒,可曾把基督教赶出苏俄这个国家呢?神知道那些为他的见证付上生命的人,那些受苦受难的人,以及遭遇种种悲惨的破碎家庭,但基督教在那儿仍然屹立不摇。

    那些在神的拣选和永世的救恩里真正和耶稣基督联合的人,是不会去拜那兽的,这是圣徒最后的安慰。假如你必须生活在这些困厄软弱的事情中,在我们这个基督教仍有影响力的国家里,你会有什么感觉?但假如你必须住在一个完全敌挡基督,毫无保留地反对基督的国家里,你又有何感觉呢?我想你一定很害怕,你生活在恐惧里,你怀疑上帝是否爱你,他为什么让这些事发生在你的身上呢?这对你的信仰是一个相当大的考验,你会长期处于紧张的状态,但有一句话可以安慰需要它的人,就是圣徒的忍耐和信心。只须记住,那些逼迫基督徒的人,将来是要下地狱的,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掳掠人的必被掳掠,谁把基督徒关进集中营,将来他就要被关进那个更大的集中营,就是地狱,直到永远。这是我们的安慰,你知道神在最后一定得胜,并要审判,那从海上来的野兽,绝对赢不了这最后的胜利。

    我们看到十三1的第一个兽,希腊文不是单指一个普通动物,而是一个非常危险凶猛,具有攻击性的野兽;therion是一个用来形容野猪或吃人的老虎之类的野兽字眼。十三1说,这第一个兽从海上来;圣经里常用它来代表世上的国家,在启示录里也是这样。这第一个兽是个政治角色,不仅限于政府或伪政府里,尤其是在政治方面。它的一个头受了致命伤,后来又得医治,世人大为惊奇。这一切的应验究竟何指,当然吾人不敢确定,但最普遍而又合理的解释,是这七个头代表罗马异教时期的那些皇帝;那个受了致命伤的头,就是大**者尼录的自杀,这似乎使得基督徒有了喘息的机会。尼录自杀后,当然不可能再伤害他们,尔后的几个皇帝也很软弱,对基督徒没有太大的逼迫,直到豆米仙即位,时值第一世纪,正当约翰写启示录时,他是个非常厉害的敌人和**者。豆米仙和他以后的继承人,又开始了殉道政策和**,正好是那个头得了医治,这是广为一般人所接受的最直接的注解。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要把它限制到此,它还可以有更进一步的意思;意思还是一样,却可以应用在不同的事上,每次都有某种理由使得**停止,基督徒便可稍获喘息,没有多久,**又回来了。我们现在住在一个有高度宗教自由的国家里,我们的祖先却不是这样,尤其是在古代。所以虽然**是间歇着来的,同时这兽的**偶尔也会受阻,可是后来又会以另一种姿态重新出现;在整个基督教时候,直到末日基督再来,这种循环愈来愈大,也愈来愈紧张。这是第一个兽,它名叫亵渎;它是绝对地反对神和耶稣基督,也是一股使我们害怕的力量叫我们避之不及,在它永远没有良善。

    第十一节的第二个兽是另一个兽,希腊文也叫therion,这个兽来自地上;第一个来自海上,这一个来自地上。在圣经里这也是一种象征性的看法,认为地上的国家就文化宗教方面来看,并不代表喜好斗争的政治权力,他们似乎也为着某些共同目标齐心努力。而这第二个兽是从地上来的,我们先看一两处经文;一处是在雅各书,讲到这种智慧是属地的,雅各书三15:“这样的智慧,不是从上头来的,乃是属地的,属情欲的,属鬼魔的。”而在腓立比书三19:“他们的结局就是沉沦,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专以地上的事为念。”这和那些属神的、正直的、圣洁的事情完全相反,这些都是属地的事情,来自被罪破坏的人类。

    综合来看,地是指有罪的人类而言;海则指政治的冲突,各国为了权柄和地上的事相争。这第二个兽不象第一个那么可怕,而象一只羔羊;它有两个角如同羔羊,但羔羊是很少有角的;它没有第一个兽那种可怕的性格。它貌似羔羊,看来天真无邪,不会伤人,又会唱柔和悦耳的曲子,但它若开口,它说的竟是第一个兽所说的话,它有两角如同羔羊,说话则象龙,所以这第二个兽说话象在替第一个兽吹嘘,外表却装得温顺纯真而无邪。耶稣曾经警告我们要敌挡那些披着羊皮来的人,他们外面敬虔、善良、不会害人,实际上却是狼,他们要来毁坏神的真教会。这也就是在十六13提到的假先知,“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象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你看,这是撒但的三合一体;龙,就是撒但;兽(十三章开始时提到的第一个兽),和假先知,即第二个兽。另外在十九20“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被擒拿。他们两个就活活的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二十章说得更明显,那兽就是假先知,这也指着它的工作而言;它是文化、宗教界的领袖,自称为先知,其实却是个假先知。它是个在思想界活动的人,它钻进人们的思想境界,甚至和人有相同的心智及思想模式;在这一方面它做的是第一个兽的工作,欺哄那些跟从第一个兽的人,它和第一个兽携手合作,全力进行第一个兽的计划和政策;在十三12你就会注意到它使那些人去拜第一个兽,但惟独圣经里的神,父、子、圣灵才值得我们全心全意地事奉。任何人把神放在第二位,或是较低的位置,或忠于任何其它的人或东西,那就成了他的神或偶像,他便成了一个拜偶像的人。这是说到对第一个兽的敬拜,它原来也可能是指罗马帝国的某个或某些皇帝;他们当然要百姓拜他们;基督徒则被扔进狮子口里,或活活地烧死,要不就是处死,因为他们不肯跪拜凯撒的像,说凯撒是主。他们不肯这样作,如果他们那样作,便可存活,否则便判死刑。所以这很可能是原来的解释。然而,你若细问其真正的原意为何,则当指对国家或政府的膜拜而言,这种膜拜在我们这时代又再度复苏;老一辈的人该记得希特勒、墨索里尼掌权的光景,希特勒、墨索里尼和日本的东条英机,他们最可恶的地方就是绝对国家集权,造成专制政府,逼迫人民无条件地效忠,远超过神之上。日本有一领袖说过:“你可以做一个基督徒,那是你的宗教,但神道是超乎宗教的,他要你忠于他胜过你对耶稣基督的忠心。”纳粹、义大利法西斯党和日本所犯的罪,不仅在于他们非人性的残暴,和他们对犹太人及许多非犹太人所施的虐待,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的领袖高举他们的国家,自居神之上,象希特勒、墨索里尼及裕仁天皇所做的。现在请问,今日这种偶像主义是否已经消失了?许多人还是排队等候观看克里姆林宫列宁的遗体,他们把他放在红灯和玻璃底下让大家来看。你看中国大陆**东的相片,二十张一排的遍地皆是,这不就是高举一个人,使他成为大家相信、羡慕、服从的最高对象吗?这就是对个人的崇拜,也是我们所谈的重点。

    不要以为这种制度已经不存在了,它深藏于充满罪恶的人心中,一而再地出现,也许将来它会以某种姿态出来,比过去任何一次都要厉害。这第二个兽就是假先知,代表反对基督的背道宗教;这种宗教不会反对政府敌挡基督和逼迫基督教。我指的不是美国政府;感谢神,我们国家还有高度的文明和宗教自由,但启示录十三章所讲的政府则是个不保障我们自由的政府,是个**基督徒的政府,宗教团体也支持它并不出来抗议,仿佛还幸灾乐祸;这个兽所做的就是在后面推动那第一头兽的计划。

    中古世纪的教会惩罚异端分子,把他们交由民众绑在火刑柱上活活烧死,用的就是这种手法,他们都是一伙的,但这兽还要更胜一筹。这第二个兽有行奇迹的异能,有些解经家认为没有人能这样行神迹。那必定是一种戏法或骗局,许多其它这类玩意可能用的都是这种诡诈和欺骗心理。我却不以为然,这可不是在描写一剧漂亮的把戏,他的确会行奇事,还会显一点神迹。我要请大家看两段经文,马可福音十三章有关耶稣对这类事情的讲论,可十三22—23:“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神迹奇事,倘若能行,就把选民迷惑了。你们要谨慎。看哪!凡事我都预先告诉你们了。”这是耶稣的话。而在帖后二3—12,我要读这段圣经,因为它使我相信启示录里的两个兽不仅代表两种制度,而且将来还会演变成两个特出人物:“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我还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曾把这些事告诉你们,你们不记得吗?现在你们也知道,那拦阻他的是什么,是叫他到了的时候才可以显露。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换句话说,就是在基督第二次再来时要毁掉这个兽。)这不法的人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并且在那沉沦的人身上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因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故此,神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我认为他所行的奇事并不一定是骗局或假神迹,而是真的奇迹以掩饰他的谎言。埃及人便曾试图用他们的法术,行摩西所行的奇迹,他们果真行了两三个,而后他们说:“这是上帝的手。”他们不得不罢手,他们没有别的法子。有人以为这是一种魔术,可能是用来应付埃及人的,但却骗不了摩西。另一方面,耶稣说虚谎的奇迹可以迷惑所有的人,却骗不了神的选民,所以这不只是魔术而已。如果是魔术,这世上有许多不是选民的聪明人,他们懂得推算的道理,一定会发现他们的诡计,所以这显然是魔界的超自然主义。撒但当然又获得神的允许(否则它什么也不能做),使一个人能行出神迹,叫人相信它的谎言。旧约圣经曾经警告我们不要接受说这种预言的人,你必须查证他所说的是否合乎道德的良善,并就你所知道的,衡量他所说的是否出于神的启示,便知真假。因此类似这样的神迹,原来是来自撒但而非神的大能,圣经里的神迹都是用来见证神的真理,高抬真理。而今极权主义宗教却在敌基督的世界里大张旗鼓,全地崇拜个人、崇拜撒但的国家不但高举神迹,利用有组织的背道宗教更是雷厉风行,无恶不做,你可以看见这些都是今日的预兆。一两年前,卡尔·亨利博士(Dr.CarlHenry)在日内瓦大学讲道:“野蛮人要来了,我们可以听到他们的风声。”每次他引证我们现在的生活现象,都是我们在这里所读到的情形,换言之,如你以为这世界的基督徒愈来愈多,情势对耶稣基督的福音愈来愈有利,那是用你只看到了事情的表面。他举了几件发生在西方世界的事情,都是撒但起来反叛神,并和神有关的事情,也许有人会觉得它多余,但实在是很可怕的现象。

    这兽是有印记的,是第一个兽的印记,但它是被第二个兽印上去的,那是兽的印记;和神的儿女所受的印不同。神的儿女,神的子民的真体所受的玺证明他们属于神,是神特别的产业,并在他的特别保护之下。这里提到的印可能是指在牛身上烙印,牛身上的印说明谁是牛的主人。玺和印都有这种证明作用,虽然他们有实质上的不同,玺有保护、照顾、爱和盟约的意思,印只是用来标示一个人,正如囚犯上衣背后所印的号码,或相当于指印一类的东西。这印被盖在他们的额头或手上,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处,在心上或手上,若没有这兽的印记就别想存活,若不和这兽的制度妥协,没有人可以作买卖;我没有意思说这是指罗斯福时代国家复员管理委员会的蓝鹰印记,有些基督徒毅然断言这就是那兽的印记,实在没有根据,那根本不足以道之,而且早就被人遗忘了。这里最明显不过的,就是在他们的额头和手掌上所盖的印记;它含有极深刻的象征意义,那就是如果你需要工作能够赚钱养活你的家人,你就得同意这个兽所开的条件;而它要求于你的只要你保持相当的沉默,不必反对它的计划,甚至更进一步,你必须主动参与它的组织,否则你就失去生存的机会。当然,神是使人活的神,但人人都要面临这种挑战,做基督徒是要付上代价的呀!

    最后,我们要看那神秘的数字,并要尽所能地来解释这个问题,“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计算兽的数目;”所以这样做并不算僭越,我们理应接受这个挑战。有人说这个数字有六百六十六个解释。爱任纽,使徒约翰的第二代——约翰、坡旅甲、爱任纽(John,Polycarp,lrenaeus),他们是最能直接领受到使徒约翰教训的,也不知这数字的意义,他也没有说它可能是什么意思。一般来说,有两种看法:一种说,这是字母拼写的数字,希腊人、罗马人及犹太人都有把字母拼成数字的习惯,从数字的值推出若干字母而拼成一个人名。问题是由此推出来的有拿破伦、尼录和其它人的名字,以致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这一种解法,需要懂得大套字母游戏才解得正确;专家们曾在这方面下工夫,而得出尼录和凯撒的名字;尼录的名字则有一字母拼错,数值还是六百六十六。

    早期一些并非最重要的原稿,用的是六百一十六而非六百六十六,由这个数字你又可推出好几个有趣的名字。另有一种解释,我也不能十分肯定它的正确性,它不是拼出一个名字,而是指一个人的数字,如用希腊文,则应说人的数字,没有定冠词,希腊文一个人和人都是同样的字,所以不论是一个人的数字或人的数字,都是表示和神的数字不同;也就是说,反对基督的人本主义,摇身变成世上的一种制度,要把基督教从世人的生活中剔除出去。

    圣经上七是完全数,三代表神的数字,三位一体,圣父、圣子、圣灵是三的数字,而七在圣经许多地方都代表完全,神的七个灵,七个金烛台等等,所以三个七便等于真神的完全数七七七,而六永远不会变成七;它不是七,将来也不是,六百六十六表示人伪造了神的计划和方法,人本主义代替了基督教的地位。这种说法比由字母拼出尼录、凯撒的说法较易为人信服。第一世纪时传闻尼录死后会回来,传说他要复活,从迦太基经由印度回来抵抗罗马。但尼录自杀,我相信是在主后六十八或六十九年,罗马帝国境内的人都相信尼录要回来,所以一般自由派解经家都希望这里说的就是尼录皇帝,而事实上尼录并没有回来,他们也不觉得困扰;因他们根本不信圣经,他们不信那是圣灵的默感和神的启示;他们认为那是个叫约翰的人编出来的,因此它是指着尼录而说,当然他没有回来。

    我想我们应该留心,不能随意断言我们知道这个数字六百六十六的真实意义,我提出的第二种看法,人的数字不同于神的数字,似乎比较合理,没有太多的问题。我想说的是,这两个兽不仅代表一个延续已久的反对神的制度,这种制度甚至在约翰写这本书之前就由来已久了,将来这种奉人为神的制度还会跃升为两个突出的人物,直到基督第二次再来时才会被毁灭掉。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说,主要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在此用的是男性人称代名词,“他”,不是“它”;同样地,在启示录里这兽和假先知也被擒拿扔进地狱的火湖里,你怎么把这个制度丢进地狱里呢?他们是被丢进地狱去的,从那天起直到永远,注定了那些抵挡神之人的结局,他们是神的最大敌人。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