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肉体的死 六、加尔文对肉身之死的评论
    论到基督徒对今生,属世的所有与死亡的态度,加尔文就圣经所论甚详,足资引证。他说:

    “不论我们所受的困苦是什么,我们应该常常以轻视现世为目的,好叫我们更加渴慕来生。主知道我们对这物质世界的爱好十分强烈,所以祂以最好的方法来唤醒我们,使我们不至于为愚妄的情感所牵累。……人们的愚笨眼目只注视着金钱、权力、和名誉,不能高瞻远瞩。我们的内心也为贪婪、野心、和其他的欲望所盘踞,不能进入较高的境界。总之,我们的整个灵魂为物质的引诱所迷,只知道寻求世界的幸福。爱对抗这种邪恶,上帝以苦难继续不断地使祂的儿女知道现世生活是空虚的。祂常以战争、掠夺等灾难困扰他们,使他们得不着平安。为使他们不去追求暂时和无常的财富,或倚靠他们所拥有的,祂有时候以流亡、饥荒、有时候以火灾或其他方法,使他们的穷困,或限制他们的资财。为使人们不至过份浸沉于享乐的婚姻,祂或使他们因妻室不良而成痛苦,或使他们因子孙不肖而自觉卑下,因子嗣缺乏或夭折而悲痛。如果在这些事上祂特别宽大,但为着使他们不至陷入于虚荣过份的自信,祂亦以疾病与危难向他们指明一切肉体的幸福都是如昙花一现耳。只有当我们知道现世的生活是不安的、纷扰的,在无数的事上都是不幸和不快乐的。而且一切世俗的幸福都是无常的,暂时的,空虚和含有许多不幸的,我们才能够从十架所加给我们的的锻练得到益处。因此,我们的结论乃是:世界的一切都是矛盾的,若我们想到冠冕,就当注视天国。若我们不肯先轻视现世,们决不能期望和思想来世的事,这是我们所当承认的。

    “信徒对现世生活的轻视是应该的,但不可成为疾视人生,或对上帝的忘恩。今生虽有无穷灾害,亦系神恩之一,不能侮蔑。假如我们不把它看为神的仁慈,即是我们对上帝的忘恩。尤其对于信徒,更须视今生为神恩的一种证明,因为它是为要促进他们的拯救。在祂公开显示永远光荣的产业以前,祂要在低级的事实上,对我们表明祂是我们的天父,这就是祂每日所给与我们的益惠。……另一更大的使我们感恩的理由即今生乃是到达天国光荣的准备。上帝已经吩咐了,凡欲于来生在天国得光荣的。在世上必须斗争,而斗争之胜利必须经历无数困难及克制敌人。始能获得。……至于那一方式最能荣耀主名,当然由主决定。所以我们的“或活或死,都是为主”(参罗14:7,8)。我们当把活与死的问题交由上主决断,继续仰望来生,因为在比较今生与来生时,我们对今生就不免轻视;并因它是为罪所奴役,所以,只要上帝喜悦,随时可以盼望结束今世的生活。

    “但很奇怪,有许多自夸为基督徒的人不愿死,一提到死,就栗栗畏惧,宛如大难临头。当然的,当我们听到自己解脱,在自然的情感上引起警惕,那是不足为奇。但基督徒的心中所有的光照,若不能以高尚的安慰克服这种恐惧,那是不能容忍的。假如我们想到这暂时的,必朽的,和能凋谢的肉体一经解脱,就可以恢复耐久的,完全的,和不朽的光荣,那么信心岂不使我们盼望那为肉体所惧怕的吗?如果我们的死将使我们由流亡而返回家乡,而且是回到天家,我们岂不因此得着安慰?我们可以断言,在基督的学校中,凡不以愉快心情盼望死并盼望最后复活的人,他的灵性必不能有所进步。保罗以这品性形容所有的信徒(参多2:13),圣经亦常常提醒我们这是使我们有真正快乐的理由。主说:“你们要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8)若祂所计划使我们得以高升的事,仅使我们忧愁惊恐,这是合理的吗?若是如此,为什么我们还尊祂为师呢?所以我们须有更正确的判断,虽有肉体方面的盲目贪婪的反抗,我们不可犹疑,要热心盼望主的降临,以此为最吉祥的事;因为祂是我们的救主,要把我们从罪恶和痛苦的深渊中拯救出来,叫我们承受祂的生命与光荣的产业。”(“基督教要义”三卷九章)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