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探讨 如何面对「非典型肺炎」?
  1。有人说,因为香港一位基督徒官员,在农历新年的时候,到「车公庙」去拜偶像,和求签,所以神用「非典型肺炎」来刑罚香港人,会不会是这样?

  答:香港那位所谓基督徒官员,竟然到「车公庙」去拜偶像和求签,这是基督徒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我个人认为,这只能代表他的信仰有问题,未能表示神要因他一个人的行为而刑罚香港人。因为:第一,非典型肺炎其实在更早时期已经流行于广东一带地方,以致广东省许多人抢购「醋酸」来杀菌,其实「醋酸」是杀菌是无效的;第二,神绝对不会这么不公平,因为一个香港官员而咒诅不但全香港,甚至全世界的人的;第三,那位官员自己却没有患上非典型肺炎;第四,若将非典型肺炎与「车公庙」拉上关系,倒表示「车公庙」十分灵验,因为那官员所求得的签,是「下下签」。

  2。基督徒会不会患上「非典型肺炎」?基督徒会恐慌吗?为什么神不保守基督徒?

  答:基督徒也会患上「非典型肺炎」,事实上,在患者之中,不但有基督徒,连传道人也有。我们要明白,苦难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意义。对某些恶人来说,苦难可能是神报应他们,要夺去他们的性命。对另外一些恶人来说,苦难可能是神爱他们,要藉苦难来警告他们,使他们及早悔改。对某些好人来说,苦难可能是神要磨炼他们,好叫他们的人生更丰盛、更有经历。对另一些好人来说,苦难可能是神爱他们,不想他们在世上继续受苦,所以接他们回天家去享福。因此,基督徒对非典型肺炎,不应该过份恐慌,因为圣经明明告诉我们,如果没有神准许,我们就算是一根头发,也不会掉在地上的。笔者记得三十几年前,刚刚从神学院毕业出来,胃部突然大量出血,被送进医院里接受割胃手术。当时手术室有一位护士对我说:「你祷告吧!」我却对她说:「我早就祷告好了。」但我还有两句话藏在心里,没有告诉她的,就是:「我知道,我如果从正门出来,神的意思是要我继续做传道;如果我从后门出来,神的意思是要我回去享福。虽然我刚刚读完神学,还未出来做圣工,但是神必有更好的美意在其中。」结果,我的胃虽然割去三分之二,到现在,不但什么东西都可以吃,而且还体重加了五十多磅!不但如此,我有过那次的经历之后,对生命的看法,有了很大的转变。我也因此学会很多功课,可以安慰患病面对死亡的人。

  3。「非典型肺炎」是什么?为什么全世界都那么恐慌?

  答:所谓「非典型」,意思是,它不是一种过往有过的病毒,而是一种新病毒,一时间还未找到有效治疗的新药,所以引来很大的恐慌。其实,对许多人来说,「非典型肺炎」是一种「恐惧症」多过「疫症」。因为,全世界六十多亿人口之中,只有三四千人染病,并不是一个很大的比率。以香港来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人都未染病。虽然染上的个案有增加趋势,但并不代表每一座大厦,每一个群体聚集的地方,都是危险区。如果以美国的统计数字来说,美国平均每天有九十多人死于一般的流行性感冒,远远比这个「非典型肺炎」来得凶猛。目前这「病毒」虽然还在极凶猛的状态下传开,但痊愈比率仍然是百分之九十六这么高的。所以它并非一种绝症。根据公布,目前的药物是可以压制它的。只是,患者一定要保持身体健康,使体内的「抗体」可以尽快产生,就可以消灭这种病毒了。问题是在患者本身,如果已经有某种重病在身,又或者工作太忙、无暇休息、因过份担忧而感受重压,以致身体产生「抗体」的速度大大减弱,「病毒」增加的速度反而快过「抗体」,这样,患者才会有生命危险。不过,我们人人都应该有一点常识,就是这「病毒」只能在潮湿度高,而且是空气不流动的室内,作近距离接触,才会传染给人的。如果我们戴上口罩、距离少过四五尺就不讲话、不握手、不接触任何被公众人士的手摸过的东西、也不用手来擦眼擦鼻,或放在口里,反而勤于洗手,这样,病毒是不可能会感染给你的。要知道,「病毒」在没有水份的状态下,不出三小时就会死。因此,空气湿度高,「病毒」**的速度会比较慢。据说,香港几间医院初时就犯上这个毛病了。他们为病人配戴「雾气口罩」,让病人吸入较为潮湿的空气,可以舒服一点。谁知,「雾气」反而养活「非典型病毒」,而且由病人口中大量喷出来,造成越来越多医护人员「中毒」。又以香港陶大花园的特殊个案来说,许多住宅单位地台通往上下层的U形「隔气喉」,其中的贮水部份干了,结果失去「隔气」的作用,反而变成上下层输送「病毒」通风管道,「病毒」从其中吹出来,浮动在空气中,长期杀害住在屋里面的人。所以,冷气机将空气中的湿气抽干,会有很大帮助。其实「病毒」本身是不会飞的,除非它依附在一些细微水点,或潮湿的尘埃上,就会「飞」到进人的鼻孔里了。

  4。「非典型肺炎」与世界末日的灾难为什么会拉上关系?

  答:我们知道,圣经预言的末世将有各种各样的灾难发生,而且发生的频密程度,会像主耶稣所形容,如同「产难临到怀胎的妇人」一样。这是说,妇人在生产之前先有「阵痛」,这种「阵痛」会越来越加密和加剧。事实上,自从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我们也亲眼看到「多处必有饥荒地震,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这个预言的应验。我们在过往的十年中,又亲眼看见世界各地,不断发生雨灾、风灾、旱灾、冰雹灾…等。这些灾难形成的原因,主要是燃烧大量石油,以致大气层污染了,以致温度大量升高所致。我们又看见有疯牛症、禽流感、口蹄症、登革热病、非典型肺炎…等,这许多灾难都是一种「标记」,指出我们的地球实在太过污染了。今次的「非典型肺炎」病毒,已经证明是从家禽牲畜变种而传过来的。相信像英国的「疯牛症」一样,人们将不应该是牛吃的羊内脏所造成的食物来喂饲这些牛,于是牛的抵抗力就变异,其体内的细菌也变种,才造成大灾祸。我们知道,近几年来,中国大陆不停传出,人们将抗生素来喂「大闸」,将不合规格的杀虫药来种菜,将机油来混合在米粒和瓜子中,泰国用抗生素来种植榴槤……这样,动物体内的细菌或病毒就会变种,造成「超级细菌」,大大抗距药物。其实启示录早就指出,有一颗「星」,名叫「茵蔯」,它使全世界「众水的三分之一的水都变为茵蔯。因水变苦,就死了许多人。」(启8:11)「茵蔯」在原文是”wormwood“,直译是「如同虫一样的木」。笔者所理解的,这是指「病毒」,因为许多「病毒」其实都是「菇类」的植物,如同「一些酵母」是这类植物一样。这样,圣经预言这世界的「病毒」必定会越来越多,毒死许多人。启示录又预言,因为环境污染的缘故,许多人都生「毒疮」(启16:2,11),那就是最可怕的「癌肿」了。人人都知道,这是指地球的嗅氧层穿了一个大洞,像整个欧洲那么大,导致紫外光照射地球,叫大量人生癌病。根据圣经形容,更可怕的,是他们「因所受的疼痛,和生的疮,就亵渎天上的神,并不悔改所行的。」(启16:11)人类不肯悔改,不但使这些灾祸越来越加剧,最后他们还要面对「全能神的大怒」,以致他们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罢!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启6:16)。这才是最值得我们关心、恐惧、和焦急的。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