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卷 卷八
    卷八目录——

    前言

    第一章在我们这个时代,发生于逼迫前的事件

    第二章众教会的倾覆

    第三章在逼迫中争斗的本质

    第四章留名千古的殉道者为着信仰赢得许多冠冕,因此到处充满了对他们的记念

    第五章那些在Nicomedia的人

    第六章在王宫里的人

    第七章在Phoenicia的埃及人

    第八章在埃及的殉道者

    第九章在Thebais的殉道者

    第十章殉道者Phileas着作中,关于在Alexandria的事件

    第十一章那些在Phrygia的殉道者

    第十二章还有许多其他的殉道者,无论男的或女的,都受到不同方式的**

    第十三章教会的监督藉着他们的血表明出他们对所传之信仰的真诚

    第十四章宗教敌人的特点

    第十五章对于发生在异**中间的事件

    第十六章事件好转

    第十七章统治者的废除令

    前言——

    我们在前面七册已经描述了从使徒时代以来的事件,为了使后代子孙有可查考的资料,我们在第八册纪录一些这时代所发生最重要的事,这是适当的且有永远价值的。我们的叙述将会从这个点开始。

    第一章在我们这个时代,发生于逼迫前的事件:——

    1

    我们这一代在信仰的**之前,用一种合适的言语来描述,那宇宙之神的荣耀和自由的范围及本质,是过于我们所能的。这位神藉着基督,就是被众人,包括希利尼人和化外人所尊崇的那一位,传扬给世界。

    2

    藉着统治者向我们表达善意,我们就将自己交给地方官员,因着彼此的友谊,他们用友善的态度对待我们的教义,使我们免于牺牲的忧虑。

    3

    为什么我需要对那些在皇宫的人和所有的统治者讲论呢?这些统治者允许他们的管家、妻子、孩子和仆人公开地在他们面前讲说神圣的话语和生命,甚至容许他们夸耀信仰的自由。那些统治者的确很尊敬他们,并且喜爱他们过于其他同作奴仆的人。

    4

    就如有一个叫Dorotheus的人,他在所有的人中是最忠诚、最忠信的,并且在纪录中,他被那些任职于最高职位的人和统治者所尊敬。和他一起的是有名的Gorgonius,他在关于神的话上也受到同样地尊敬。

    5

    并且看见统治者藉着所有的官员对每一个教会给予的最大善意。如何描述那些大**,各个城市中的群众聚集,和家中众人皆知的祷告聚会?简单的说,就是在各个城市里建立大教堂时所建的古老建筑,已经不够使用。

    6

    并没有因妒嫉而阻挠这些事的发展,反而日复一日地扩展。只要神圣和属天的手看顾并保卫神所看为宝贵的子民,就没有任何污鬼可以中伤他们,或藉着人的定意拦阻他们。

    7

    然而因充分的自由,使我们松懈、怠惰,彼此嫉妒、怒骂,并且几乎到了彼此对抗的情形。统治者用带刺的话彼此攻击,人民形成党派彼此对抗,令人惊骇的虚伪和掩饰达到了最恶劣的地步。结党的群众持续的聚集,且以温和和缓的方式骚扰主教,将神圣审判的宽容视为一种消遣。

    8

    这个逼迫开始于军中的弟兄。但是我们好像没有感觉,不渴望使神的神格被人接受和让人感动,而有些无神论者认为我们的事务是疏于注意且缺乏管理,因此我们的恶行又加了一件。而那些尊敬我们牧者的人,把敬虔的束缚摆在一边,被激动起来彼此冲突,他们所作的就是彼此争兢或威胁、嫉妒、敌意和憎恨,像暴君一样,竭力想要巩固他们的权力。正如耶利米所说的话:「主何竟发怒,使黑云遮蔽锡安城,他将以色列的华美,从天扔在地上,在他发怒的日子,并不记念自己的脚凳。主吞灭雅各一切的住处,他发怒倾覆民的保障。」(哀二1-2)

    9

    而根据诗篇所预言的:「你厌恶了与仆人所立的约,将他的冠冕践踏于地。你拆毁了他一切的篱笆,使他的保障变为荒场,凡过路的人,都抢夺他;他成为邻邦的羞辱。你高举了他敌人的右手,你叫他一切的仇敌欢喜。你叫他的刀剑卷刃,叫他在争战之中站立不住。你使他的光辉止息,将他的宝座推倒于地。你减少他青年的日子,又使他蒙羞。」(诗篇八九39-45)

    第二章众教会的倾覆——

    1

    当我们亲眼看到祷告之家被倾覆到原先的光景,圣经在市场中央被焚烧,并且教会的牧者卑微的到处躲藏,甚至有些人屈辱地被捕捉,并被他们的仇敌讥笑,这样经上的话就在我们中间应验了。正如另一位申言者所说的:「他使君王蒙羞被辱,使他们在荒废无路之地漂流。」(诗篇一○七40)

    2

    但是我们并没有资格描述这些临到他们的结局,甚至我们也不合适记录在逼迫前他们彼此**和不合宜的行为。因此我们决定,除了那些证实神圣审判的事之外,不将其他的事牵涉在内。

    3

    因此我们将不提那些因逼迫而摇动及在救恩上被破坏的人。但我们会概括的将那些对我们及后代子孙有正面价值的事件介绍出来。所以我们要继续以简短的描述说明那些神圣话语见证人之间的宗教冲突。

    4

    在Diocletian统治的第十九年Dystrus月,就是在罗马人的三月。当复活节临近时,皇室到处张贴公告,勒令将教堂夷为平地,焚毁圣经,贬低那些位居高位的官职。那些奴仆若坚持他们的信仰就会失去自由。这是第一个反对我们的诏书。不久之后,其余的法令就陆续发出,将各处召会的领头者下在监里,用各种手段迫使他们牺牲。

    第三章在逼迫中争斗的本质——

    1

    当时的确有许多教会的领头者在这可怕的苦难中忍耐着,在这强大的冲突中建立了榜样。但大多数的人因着害怕而灵里麻木,很容易在第一次的遭遇中就软弱了;其余的忍受着不同的折磨,有的被鞭笞,有的被严厉的处以无法忍受的拷问和剥削,以致悲惨的死去。

    2

    其他的人也经历了不同的遭遇。有一位被周围的人强拉去献可憎不洁的祭。虽然他没有作,但却被认为已经献祭了,而被开除。另一位,虽然他一点也没有靠近并接触污秽之物,但当别人说他已经献祭,他也只有默默忍受控告而离去在教会中的职位。

    3

    一位被打得半死丢在一边,另一位躺在地上,他的腿被人拉着拖行了一段很长的距离。这些都是殉道者。其中一位大声吶喊地见证他拒绝那样的献祭,另一位在救赎主的名里勇敢地表明他是基督徒,还有一位宣示他不会向偶像屈服,将来也绝不会。

    4

    但他们被逼迫的士兵掌嘴,只好安静下来,他们脸颊被打并被施以暴力。对这些士兵而言,只要能够**这些信仰上的敌人,只要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但以这样的方式对待神圣的殉道者是没有用的。然而,关于这些殉道者实际的描绘,怎是我们能言尽的呢?

    第四章殉道者在他们的书信中推荐Irenaeus——

    1

    那些殉道者也将时任Lyons教会监督的Irenaeus,推荐给前文提过的罗马监督,用以下我们所摘录的话称赞他:

    2

    「我父Eleutherus,我们祷告并渴望,您常能于一切事上在主里喜乐,我们请求我们的弟兄,也是我们的同伴Irenaeus带这封信给您,并竭力推荐这位基督新约的热心跟随者给您。若有任何人足以被称为是公义的,我们的确可以首先推荐这人作教会的监督,这是他应有的地位。」

    3

    为何我们在此要将那些殉道者的名字,列入以上所提的书信中?这些人当中,有些因着被斩首而得着成全,有些被丢给野兽吞吃,还有些在狱中沉睡。为何我们要重复那些表白自己信仰而仍存活的人?若有人想知道这些,他们只要查查书信本身,就可得到完整的报导,因我们已将此列入《殉道史汇编》中。这一切都是发生在Antoninus掌权之时。

    第五章那些在Nicomedia的人——

    1

    在Nicomedia立刻有反对教会的法令颁布。一个拥有高尚品格、向神热心的人,当诏书被公布时,在信心里光明正大的夺下它,并在该城市的两个掌权者前,其中一个是最资深的,另一个是在政府中高居第四位的,把这亵渎、邪恶的诏书撕碎。

    2

    这个人因着他大胆的行径,受人注目。他到死为止都维持他灵里的喜乐和平静。

    第六章在王宫里的人——

    1

    这段时期产生了一些神圣且着名的殉道者,有希腊人、也有化外人。,Dorotheus这个人,及他在宫殿的臣仆,都歌颂赞美这些因勇气而出名殉道者。虽然殉道者从他们的主人得着了最高的尊重,且被对待如同主人自己的孩子,但他们认为为宗教受的责难和试炼,以及忍受许多为反对他们而发明的刑罚,是比今生的荣耀更尊贵、更丰盛。我们将描述他们其中一位的殉道,从他的例子读者可推论出其他人的遭遇。

    2

    有一个人被带到上述的那城里,在我们所说过的那些统治者面前。因他拒绝献祭,统治者就下令将他挂在高处,用杖击打,直到他屈服,违背他的意愿,作所要求他的事为止。

    3

    但他不为这些苦难所动摇,仅管他已经皮开肉绽了,他们还用盐调着醋,泼洒在他的伤处。他轻看这些痛苦,**者接着拿烙铁和火来折磨他。他残余的身体,就像是要供人食用的肉放在火上,不是让他马上断气,而是一点一点的折磨他。他被放在焚尸的柴堆上,他们持续这残酷的工作,为使他吃尽苦头,同意他们所命令的事。

    4

    但他坚守意志,b折磨中得胜地牺牲他的生命。这是王宫中一位殉道侍从的事例,他实在是配得他的名字-彼得。

    5

    其余殉道者的事迹虽然不比他差,但为着简洁的缘故我们将略过,只记载Dorotheus,Gorgonius和其他在王宫里的人,他们经过不同的苦难后被处以绞刑结束他们的生命,而得着神所赐给得胜者的赏赐。

    6

    那时,在Nicomedia治理教会的Anthimus,因着为基督作的见证而被斩首。在那些日子中,Nicomedia的宫中爆发了大火,错误的怀疑加到我们的身上,以致殉道者大批地增加。王宫中许多虔诚的家庭在王室的命令下全部处死,有些是被剌杀,还有些是被火烧死。据说有些人带着神圣及难以形容的热诚冲向火中。除此之外,刽子手捆绑了一大群其他的人,把他们带到船上并丢入深海中。

    7

    至于那些被尊崇之人的主人认为必须把被埋葬奴仆的尸体挖出来丢入海中,免得这些被埋葬者被人看作是神且受人敬拜。

    8

    在逼迫的初期,这些事在Nicomedia发生。在Melitene和其他在Syria各地的人试图侵占政府,有一份王室的诏书勒令将各处教会的领头者捆锁并监禁。

    9

    在这之后,我们所看到事实远胜过所有的描述。有大批的人被监禁,在各处的监狱,就是以前预备囚禁杀人犯和盗墓者的监狱,现在住满了主教、长老、牧人、和学者,因此没有剩余的空间给那些犯罪的人使用。

    10

    第一个法令之后,紧接着的另一项法令指示那些在监狱里的人,倘若他们愿意献祭,就允许他们自由的离开,若是拒绝,就必承受许多折磨、困扰。有谁能数算在各个国家中有多少殉道者,尤其是在非洲,茅利塔尼亚,Thebais和埃及呢?有许多人从埃及迁到别的省分和城市,至终因殉道而闻名。

    第七章在Phoenicia的埃及人——

    1

    那些在巴勒斯坦着名的殉道者,就好像在Phoenicia的Tyre,那些着名的殉道者一样,被难以计数的鞭打所惊吓,但这些真实杰出的勇者,在众目之下展示出他们的坚定。在兢技场中,他们受了鞭笞之后,立即被丢在杀人的野兽面前,就是那些被烧过火红的铁刺所刺激的豹、熊、野猪、或公牛的面前。这些伟人以令人惊讶的恒忍,面对各种野兽。

    2

    当这些事发生的时候,我们也在场,并且记录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神圣能力,这能力不但在殉道者里面,也强烈的显现在殉道者身上。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这些吃人的野兽不敢伤害或接近那些神所爱的人,反而冲向那些在外面刺激和驱策他们往前的人。当殉道者独自站立、赤身挥手,示意野兽来就近他们,这些野兽却一点也不伤害这些神圣的勇者。每当这些野兽冲向他们,牠们就好像被某种神圣力量所控制而一再退却。

    3

    这种情形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观众一点也不惊讶。当第一只野兽没有采取行动,第二、三只野兽就被放进来对付同一位殉道者。

    4

    只要是人,都会被这些圣人那不可征服的坚定和不可动摇的忠诚所震撼。你会看见一个年轻人不到二十岁,站在那边,将他的手伸出来好像一个十字架,用不畏惧、不战兢的心思,专心一致的向神祷告,当那些呼出愤怒与死亡气息的熊与豹几乎伤害到他的身躯时,他一点也没有从他所站的地方回头或退缩。我不知这事如何发生,这些野兽的口被一股神圣无法理解的能力所抑制,牠们再次跑回牠们原来的地方。何等的一位殉道者!

    5

    你也可能见过其他几位,因为他们总共有五位,被丢弃在竞技场上野牛的面前,野牛用牠的角将这些人顶到空中,撕裂他们的皮肉,直到他们半死不活的被带走。但是当牠以愤怒与威吓冲向独自站立的神圣殉道者时,牠无法靠近他们;虽然牠跺着脚,带着被烧过的铁所激怒而发出盛怒与威吓,并用牠的角冲向各个方向,但至终还是被神所拦阻。牠无法伤害殉道者,所以那些逼迫者就释放其他的野兽攻击他们。

    6

    最后,历经许多可怕的攻击之后,这些殉道者全被刺死,他们的尸体没有被埋在土里,而是被扔到海里。

    第八章在埃及的殉道者——

    1

    这就是在Tyre为着宗教而英勇抵抗之埃及人所面临的争战。但是我们也要欣赏那些在他们本地为着信仰的者殉道者。在那里,数以千计的男人、女人、孩子们为着我们救主的教训的缘故,不顾今生的性命,而忍受各种不同的杀害。

    2

    他们当中有些人,受到削刑、折磨、最严厉的鞭打,以及其他无数的拷打,甚至是听来就可怕的刑罚。他们被火烧,被淹死。有些殉道者勇敢的将自己的头献给那些刽子手,有些是在折磨中死去,其他的则死于饥饿。还有些照一般罪犯的方式被钉在十字架上,但有些更残酷,被倒钉十字架,且活生生的让他们在十字架上饿死。

    第九章在Thebais的殉道者——

    1

    在Thebais的殉道者所忍受的暴行和折磨是无法形容的。他们全身都被利器(而非勾子)所刮,直到死为止。女人被绑住一脚,并且用机器吊高悬在空中,她们赤身的呈现在所有观看者眼前,这是最大耻辱、最残酷、且最不人道的景象。

    2

    其余的殉道者被绑在树枝及树干上死去。**者用机器拉住许多粗的树枝,将殉道者的四肢绑在上面。然后,让这些树枝弹回它们原来的位置。**者所图谋的就是使殉道者的四肢在树枝回复其位时立刻被撕散。

    3

    这些事不是只发生几天而已,而是持续了好几年。有时候,超过十个,有时超过二十个殉道者死去。有时甚至不下于三十人,六十人,一百位,其中包括男人、孩子、妇女,在一天之内被处以不同的酷刑,并被杀害。

    4

    我们自己也在场,在一天之内亲眼目睹一大群殉道者:有些被斩首,有些被火刑烧烤。那些用来杀人的剑都变钝了、不牢了、损坏了,那些刽子手杀人杀到累了,还需要换班执行任务。

    5

    我们看见了那些信入神的基督的人那不可思议的热情,真实神圣的能力和热心。只要有一位被宣判刑罚,就会有一位接着一位地跑到审判座前,承认他们自己是基督徒。他们勇敢且大无畏的为着这宇宙之神的信仰,声明自己的身分,完全不理会可怕的事或各种不同形式的刑罚。他们用喜乐,欢笑与欢欣来接受最终的死刑,所以他们唱诗,感谢宇宙的神,直到最后一口气。

    6

    不可思议,更奇妙的,是那些在财富上,是贵族出身,有名誉,在学识等方面有卓越成就的人,把这一切都看作次要,而将向着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真实信仰摆在前头。

    7

    Piloromus就是这样的一位,他在Alexandria的皇室中有高的职务,他每天掌管司法行政,根据他的职位和罗马贵族身分,他是在军队的护卫下来执行职务。Phileas也是这样的一位,他是Thmuis教堂的主教,是一个以爱国心和对国家的贡献,以及在哲学上的成就而闻名的人。

    8

    尽管许多亲戚和朋友劝他们,还有许多在上位者,甚至法官自己也恳求他们,要他们顾及自己及怜悯妻儿的性命,且爱惜自己的性命,而轻视关于我们救主的教训。但他们不被这些事所说服,藉着他们勇敢的和意念,其实是他们虔诚、爱神的心,他们忍受法官一切的威胁和羞辱,这两位的结局是被斩首处死。

    第十章殉道者Phileas着作中,关于在Alexandria的事件——

    1

    因为我们提到过Phileas在教僧区的学识有很高的名望,让他自己在以下的摘录中作见证。在摘录中他也告诉我们他是谁,同时比我们更准确的描述在Alexandria所发生的殉道事件:

    2

    「有圣经中所给我们的榜样与高贵的事迹摆在他们面前,这些与我们同蒙福的殉道者毫不犹豫,将他们的心,真诚且完全地对准这位超乎万人之上的神,决心要为信仰而死,坚守着所蒙的呼召。因为他们认识我们主耶稣基督已经为我们成为人,所以祂可以除去所有的罪,并赐给我们进入永远生命的路。因为:『他本有神的形状,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之珍,紧持不放,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仆的形状,成为人的样式,既显为人的样子,就降卑自己,顺从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3

    所以这些有基督的殉道者,为了更高的奖赏而热心,不只一次,有些更是二次的,忍受一切的试炼和各种折磨人的手段。虽然御林军彼此竞赛以各种方法威吓殉道者,不仅在言语上,更是采取行动,然而殉道者并不放弃向着主的奉献:因为『完全的爱把惧怕驱除』」

    4

    「用什么文字可以形容他们在各样折磨之下的勇气,男子气概?所有想**他们的人都有权去虐待殉道者。有些用棍棒、有些用鞭、有些用笞、还有些用皮带、有些用绳来击打他们。

    5

    这些暴行的景观种类繁多,展示出极大的恶性。有些殉道者,双手被捆绑,悬挂在台上,然后用某种特定的机器拉紧他们的四肢。然后那些**者,按着命令用器具将他们的身体撕裂;不是因着关节与四肢的肿大,好像一般的杀人犯一样,而是撕裂他们的胃、膝、脸颊。有些被单手吊在门廊的桅杆上,承受最痛苦的折磨。其他人被脸对脸的绑在柱子上,脚无法着地,身体的重量拉扯使他们更紧靠在一起。

    6

    殉道者整天承受这样的折磨,不仅是在官员与他们谈话时,就是官员休息的时候,他们也要承受折磨。当官员把任务交给他手下的官员时,而自己继续到其他惩治殉道者的地方去视察时,他命令手下看守他们,并观察他们是否能被凌虐到屈服。然后下令将殉道者拷上锁链,还等不及他们喘息就将他们丢在地上,任意拖行。

    7

    因为官员表示一点都不需要在乎殉道者,这种想法和行动就好像殉道者不存在一样。除了鞭打他们,这些仇敌试图发明第二种方法来虐待他们。

    8

    有些殉道者经过这些暴行之后,被放在台上,他们的双脚被拉扯放在四个洞上面…(一种酷刑)。他们被逼躺在台上,对于全身被鞭打之后所产生的新伤痕毫无能力去理会。有些被扔在地上,躺在那里,承受一连串的暴行虐待,他们身上带着各种惩罚的痕迹,这观众展示出一种更可怕且严厉的对待,

    9

    当这**一直继续,有些殉道者在折磨下死去,殉道者的坚定持续羞辱了仇敌,有些被折磨的半死,被关在监狱,在痛苦中忍受痛苦,过几天就死去,但是其余的在他们所受的照顾下得着康复,在长期的拘禁下,得着信心。

    10

    所以当他们被命令,选择是否愿意藉着接触污秽的祭物而得着释放,或是拒绝要求而面临死刑。他们毫不犹豫并且欢欢喜喜地选择受死。因为他们知道在圣经里所表明的,因为经上记着「祭祀别神,不单单祭祀耶和华的,那人必要灭绝。」(出二二24)以及:「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二二3)

    11

    这些就是真正有哲理且爱神之殉道者的话,在他临终,也就是最后死刑之前,在狱中对他教区的弟兄们所说的话,将他的情形表明出来,即使他面临死亡,仍然鼓励他们持守对基督的信仰。

    12

    但是我们为什么要驻留在这些事上,而继续加上这些全地神圣殉道者奋斗的新例证。尤其当他们已经不是面对一般的律法,而是像战争时受敌人的攻击。

    第十一章那些在Phrygia的殉道者——

    1

    在Phrygia的一个小镇,全部都住着基督徒,他们被士兵包围。士兵把火丢入镇内。用火烧着正在呼求基督的居民同着妇女及小孩,他们这样做是因为在那城市的居民,总督,所有有地位者和全体民众都承认自己是基督徒,并且一点也不听从那些命令他们拜偶像的人。

    2

    有一位尊贵的罗马人名叫Adauctus,出身于义大利贵族,他极受皇帝的礼遇而晋升高位,甚至能完美无瑕地担任行政长官一般的职位及财政部长的职位。除此之外,在敬虔和宣告神的基督的行为上极其杰出,以致赢得殉道者的冠冕为其装饰。在他担任财政部长的职位期任,他为宗教忍受冲突。

    第十二章还有许多其他的殉道者,无论男的或女的,都受到不同方式的**——

    1

    我们为何要提其他人的名,或数算无以数计的人,或描绘这些令人景仰的基督的殉道者所受各样不同方式的**?在阿拉伯他们有一些是被斧头砍死的,在Cappadocia有些人的四肢被折断。在美索波大米亚,有些人双脚被绑倒吊,头下用微火熏他们,他们因着烧木头的烟而窒息。在Aleandria,他们的鼻子、耳朵、手,及身体上其他部分的肢体被割掉而致残废。

    2

    我们为何要重题那些在安提阿在火炉上被烤,不是为了要杀死他们而是要他们受迟缓而持续性的处罚?或者提到有些人情愿将他们的右手插入火中,也不愿接触邪恶的祭牲?有些人承受不住试验便退缩,不愿落入敌人手中,而从房子的高处跳下,他们宁可选择死亡也不愿落在恶人的残酷的手中。

    3

    某一位圣者是一位女子,有令人钦佩的美德,她出身显赫,在财富上、家族上、名望上都远超一切在安提阿的人。她在宗教的原则里将她二个女儿抚养长大,当时她们正值青春年华之时。因着她们引起的大的妒忌,他们用尽各种方法要找出她们的隐匿处。当他们确定她们不在时,就以欺骗的方式把她们请到安提阿。因此她们就被士兵所设下的陷阱所逮住。当那女人看到她自己和她女儿是如此无助,同时也知道那些人想要向她们作的可怕的事,尤其是威胁侵犯她们的贞节,-她就劝戒她自己和她的女儿,她们甚至不应当屈服于所听见的事。因为她说将她们的魂降服于魔鬼的奴役是比所有的死和毁坏更严重。于是她告诉她们惟一的解脱-就是逃避到基督里。

    4

    她的女儿就听从了她的劝告。所以她们适当地整理她们的衣服之后,就从马路的中间走到旁边,要求那些卫兵给她们一点休息时间,然后她们就跳河自尽。

    5

    在安提阿城中有两位**绝对地事奉神,他们是真正的姊妹(信徒),有显赫的家世,与众不同的生命,年轻而且充满了青春活力,有周密的心思,虔诚的行为,并且极为热心。就好像地上不容有这样完美超越的人,撒旦的敬拜者就命令把他们丢到海里,这样的事就发生在他们身上了。

    6

    在Pontus另外有些人也忍受了骇人听闻的苦难。他们的手指被尖锐的芦苇从他们指甲下刺穿。还有人从人的背后倒下滚烫沸腾融化的铅,并且他们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被灼伤。

    7

    有些人在他们的内脏及隐密部位忍受了不道德、野蛮残酷、难以启齿的折磨。这些折磨乃是那些高尚守法的法官为了显示他们的严厉所发明的,这些折磨人的方法好像是一种更崇高的智慧显示。同时新的酷刑不断地发明,彷佛他们正努力超越着别人,为了要在竞赛中得着奖赏。

    8

    但是在这些灾难结束时,当他们无法再发明出更重的酷刑,厌烦了将人处死,也被过多的流血事件充满甚至饱和,他们便以他们所认为仁慈人道的方式对待他们,所以他们看来似乎不再向我们发动一些可怕的事。

    9

    因为他们说这些城市不应该被他们自己子民的血所污染。已往以仁慈温和统治人民的政府,竟因着这些过份残忍的事而遭毁谤;人道皇家当权者的善行应该延及众人,我们不该再被处死。加诸在我们身上的刑罚应该藉着统治者的人道而停止。

    10

    因此他们命令挖出我们的眼睛,而且截断我们的肢体。这在他们的眼中是仁慈的而且可算是最轻的刑罚。所以现在由于亵渎者所加给我们这种仁慈的待遇,我们无法计算有多少人的右眼先被剑挖出,然后再被火烧灼;或是有的人因着关节被烧伤而左脚残废,之后还被判处去挖省内的铜矿,与其说是服役,还不如说是一种精神上或肉体的痛苦和艰苦。除此之外,另有一些人面对其它无法重新计算的试验,他们男子气概的忍耐超过我们所能形容的。

    11

    这些基督尊贵的殉道者面对争斗时,他们向着全世界发出光芒,在每一处看见他们勇敢气魄的人都非常惊讶,从他们身上的确看见我们救主神圣且无法言喻的力量被彰显出来。要一一地提起这些人的名字将会是一个很费时的工作,但并非不可能。

    第十三章教会的监督藉着他们的血表明出他们对所传之信仰的真诚——

    1

    至于那些大城市内遭受殉道的教会首领,在这些虔诚人的纪念碑中,我们将会提到第一位在基督的国里成为殉道者的人,他的名字叫做Anthimus,他是Nicomedia城中的主教。

    2

    在安提阿城中有一位殉道者的名字叫做Lucian,他是教区的牧师,他的一生都非常出色。在Nicomedia,在皇帝的面前,他先是用口头的辩护,再来就是以行动传扬基督属天的国度。

    3

    在Phonicia最杰出的殉道者就是那些把自己献给神的人,他们都是基督属灵羊群的牧师:Tyrannion,是Tyre召会的监督;Zenobius,是Sidon教会的长老;Silvanus,是Emesa教会的监督。

    4

    最后的这些人同着一些其他的人,成为Emesa野兽的食物,所以也因此被列在殉道者的行列中。另外两位藉着坚忍至死而在安提阿荣耀了神的话。一位监督被扔至深海里。但是Zenobius,这位非常熟练的医生,在他的肋旁遭受了严重的酷刑而死亡。

    5

    在巴勒斯坦的殉道者中,Silvanus,Gaza教会的监督,同着其余三十九位在Phano的铜矿井中被斩首。也有一些埃及的监督,Peleus和Nilus同着一些其他的人被火烧死。

    6

    在这些人中,我们必须提到Pamphilus,他是该撒教区的一位长老,也是众人的荣耀,是我们这时代中最令我们钦佩的人。他英勇事迹的德行已经纪录在其他地方。

    7

    那些在Alexandria和埃及,Thebais经历辉煌之死的人中,有一位彼得,他是Alexandria的一位长老,他也是基督信仰中最杰出的一位,因此我们应该先提起他。与他一起的长老Faustus,Dius和Ammonius,他们都是基督完美的殉道者;此外在埃及教会的长老Phileas,Hesychius,Pachymius和Thcodorus,除了他们以外,许多其他着名的人也一直被他们国家或区域的教区人民纪念。我们无法描述那些在全世界为了神圣宗教而受苦之人所遭遇的冲突,也无法正确地叙述他们每一位所发生的事。这项重要的工作该是由那些事件的见证人来从事。我将会为了后世子孙在另一部着作中描述我所亲眼目睹的。

    8

    但在这本书中我会在所有我已写的之外加上逼迫者所发布有关废止逼迫的法令,那些发生在逼迫初期的事件,对于后世读者将会是最有益的。

    9

    我们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充分描述罗马政府在向我们发动战争前的兴盛之伟大丰富,以及那时首领向着我们的友善及和平呢?那些在政府中居高位的,以及在位十年或二十年的,他们的日子在宁静和平中度过,并且把时间花费在节期、竞赛、宴乐及最欢愉的消遣上。

    10

    当他们的权力不受阻碍的发展并且与日遽增时,忽然间他们转变了对我们和平的态度,并且开始了一场无法和解的战争。但在这个运动第二年还未过去之时,整个政府内发生了一场革命,并且**了所有的事。

    11

    因为一个严重的疾病临到我们前面所提过那些人的首领,他的领悟力涣散了;也因此他列居第二,退休并进入私人的生活。当整个帝国**时,他没有作出这件事:一件从未记载发生过的事。

    12

    不久之后,Constantius皇帝,由始至终他的整个人生是非常仁慈且善意的对待他的人民,并且非常支持神圣的话。他是在平常自然的过程,结束他的生命。并且留下他的儿子,康士坦丁成为皇帝,且Augustus接替他。他是第一位被列为神的皇帝,在他死后受到如君王般的尊崇。

    13

    他是最仁慈且最和善的君王,也是我们的年代里唯一以称职的方式传让他的政权。此外,他为人非常友善且慈善的。他对我们没有任何一点攻击,并且在他的保护下,这些虔诚的人没有受伤害,也没有被虐待。他既没有拆毁教会建筑物,也没有任何其他计画来攻击我们。他人生的末了是被尊崇且有多倍的祝福。只有他在死时是快乐且荣耀的,留下他的王权给他的儿子就是他的继承人,-他是备受尊崇,最谨慎且虔诚的。

    14

    他的儿子康士坦丁马上开始治理,被士兵们称为最伟大的皇帝及Augustus,甚至神这位万王之王在许久以前就设立他为皇帝。他对我们的教导显示出超越他父亲的虔诚,他也的确就是这样的人。但是在这之后,Licinius由统治者共同投票,被宣称为皇帝和Augustus。

    15

    这些事伤害Maximinus很大,因为直到那个时间,他被众人称为唯一的该撒。所以,他变的极端的专横,成了自取尊贵的人,且自称为Augustus。同时,我们之前所提的那位,他在退位之后,又取回他的权位,被查出要谋杀康士坦丁的性命,最后他是羞辱而死,因为他的邪恶及不虔诚,他所颁布之法令、雕像及公共的纪念碑是第一个被破坏的皇帝。

    第十四章宗教敌人的特点——

    1

    Maxentius的儿子获得罗马的治理权,他起先假装接受我们的信仰并对罗马人显得谦恭有礼且大献殷勤。因这缘故,他命令他的臣民停止**基督徒,并且假装敬畏神好使他可以显得比他前面的诸王更仁慈且温和。

    2

    但实际上,他的行为非但没有达到人民所期望的,反而犯了各种恶事。并且他没有戒除不洁或淫荡的事,却犯**且沉溺于各种伤天败理之事。他把一些人的妻子与他们的配偶分开,然后蹂躏、摧残她们,并且以羞辱的方式送她们回她们的丈夫那里。他不只对卑贱无名的人做那些事,他还特别冒犯罗马元老院最杰出且高贵的人。

    3

    所有他的臣民、人民和统治者,尊高或卑下的人,都被难以忍受的**弄得筋疲力尽。虽然他们保持缄默并且忍受很苦的劳役,也没有减轻暴君严酷的残忍。曾经在一个小小的遮掩之下,他就让他的士兵屠杀一些群众,许多罗马平民,既不是西古提人也不是化外人,而是他同族的人,就在城中被矛和一些武器所杀。

    4

    我们无法数算那些为了他们财富而被杀的议员。许多人都在不同的掩═坐U被杀。

    5

    为了称义他的所有的恶行,这暴君诉诸于魔法,在他的占卜之下,他把怀孕妇女的肚子割开,审视这些新生孩子的内脏。他杀了狮子又行了许多可憎恶的事,并且求问魔鬼以避开争战。因为他期望藉这些方法,使胜利永属于他。

    6

    我们无法数算这位罗马暴君如何欺压他的臣民,以致百姓的日常用品陷入前所未有极度的缺乏,就是我们同时代,不管是罗马或是其他地方也未曾有过如此。

    7

    但是Maximinus这位在东方的暴君,他秘密的与罗马暴君结为联盟,彼此狼狈为奸,他想长久隐藏这件事。但是最终被发现时,他受了应得的惩罚。

    8

    他与罗马暴君的恶行是那样的相近,实在令人讶异,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魔法师和术士的首领都被赐以最高等级的礼遇。因他变得极度胆小且迷信,他就非常重视偶像和鬼魔的错误。的确,若没有占卜师以及神谕,他甚至连一根手指也不敢动。

    9

    因此他比他前任首长更激烈,且持续地**我们。他下令在各城盖建神殿,并快速恢复那些因时间流逝而毁坏的神圣树丛。他在每个地方和城市任命那些拜偶像的祭司,并且在各省任命他们为大祭司,有些在职务上特别杰出的政府官员,就给予一队士兵和贴身待卫。至于那些骗子,看起来好像既虔诚又为诸神所钟爱者,他就授予官职和最高特权。

    10

    之后,他过度榨取金银财富,以及进行种种逼迫和索取各样罚款,不仅是一个城市或一个国家,只要是在他掌权之下的省分都深受其害。他将他们从先袓继承的所有财产夺过来,并把大量的财富给奉承他的人。

    11

    他甚至因着过度愚昧及酗酒,以致他的思想因狂饮而混乱并颠狂;当他酒醉时,他下命令;当他清醒时,他就后悔所下的命令。他在放荡及纵情酒色这两件事上驾临任何人之上,他甚至还教那些在他身旁的官吏或百姓如何作恶。他极力唆使军队狂欢纵饮,毫无节制地生活,并鼓励那些总督和将军以贪婪的手段来虐待下属,如同他一样。

    12

    为什么我们需要说到这人放荡、无耻的行为,或列举与他通奸的人?因为他每经过一个城市,就必**妇女及强诱**。

    13

    除了对基督徒以外,他几乎是为所欲为。因为基督徒轻看死亡,甚至也不在乎他的权势。这些人忍受火刑、刀剑、钉十架、与野兽搏斗,被扔到深海中,被截肢、焚烧、被刺及挖去眼珠,以及将他们整个身体切断。除此之外,还得忍受饥饿,挖坑及被囚。在这一些事中,他们因信仰显出忍耐,不去转向敬拜偶像。

    14

    因神圣话语的教导,女人在忍受与男人冲突中显出的气概也不逊于男人。当他们被迫拖去作伤天害理之事时,他们宁可把性命交于死地,也不愿使身体受到**。

    15

    在许多因着暴君不法意图而被抓的人中,Alexandria只有一位最特出及着名的女基督徒,藉着超凡的坚定意志,征服了Maximinus热烈及不节制的思想。因为她有可观的财富和显赫家庭与教育程度而受尊敬,但这些还不如她的贞洁那样受人尊敬。他力劝她非常多次,但因他想得到她的欲望胜过他的怒气,尽管她准备好去死,他也不能把她置于死。

    16

    因此他放逐她以作为处罚,并夺走她所有的财产。还有其余的许多人,因着他们不屈服于异教统治者对他们施以暴力的威胁,而忍受任何形式的酷刑,就如上刑台和死刑。这些实在令人钦佩。但最值得敬佩的,乃是那位在罗马的女人,她才是真正最尊贵、最谦虚的一位。她被暴君Maxentius竭尽所能的虐待,暴君的一举一动完全效法Maximinus。

    17

    因为当她得知那些服事暴君的人在房子里(她也是基督徒),也知道她的丈夫,虽然是个罗马提督,却容许他们将她带走,她便要求给与短暂时间以装饰她的身体,然后她就独自进入她的寝室,用刀刺死自己。她立刻死亡,留下了她的尸体给那些来到她面前的人。她的行为,比任何文字更有力量的向所有的人,无论是现在或将来的,指出基督徒中间优越的美德是唯一得胜且不可消灭的资产。

    18

    这就是那两位统治东方与西方的暴君几乎在同一时间所犯的恶行。经过谨慎的调查后,有谁会对宣告这种逼迫我们的恶行之原由感到踌躇呢?特别是因为这种极其混乱的事态一直到基督徒获得自由才停止。

    第十五章关于在罗马Blastus的派系——

    1

    Florinus是其他活跃于罗马的派系领导人,他在担任罗马教会监督时堕落了。Blastus也与这样的堕落有密切的关系。这些事拖走许多教会中的人,诱骗他们进入那些观点,这些人个个都在努力要将他们自己对真理的新看法介绍给人。

    第十六章事件好转——

    1

    这就是整个逼迫事件的叙述。但在第十年藉着神的恩典逼迫事件完全停止,其实第八年后逼迫事件就已开始减少。当神圣和属天的恩典向着我们显示祂恩慈的眷顾时,我们的统治者也就是那些逼迫我们的人,很明显地改变了他们的想法,他们发布了废除令,这乃是对我们怜悯的声明及条令,同时也熄灭了被煽动之逼迫的大火。

    2

    但这一切并非因着人为的力量,也不是如人所说,是出于我们统治者的同情或仁慈;绝不是如此,因为从起头直到那个时候,他们每天想出更多酷刑来虐待我们,并且藉着各种不同的刑具,持续发明种种暴行酷刑-这很显然的是因着神圣的眷顾,一面神与祂的人民和好,另一面,祂攻击这位唆使一切邪恶之事的人,以及向整个逼迫事件之肇事者发怒。

    3

    根据神圣的审判,尽管这些事必须发生,但神的话说:「那绊跌人的有祸了。」因此有神圣的审判临到他,开始于他的身体,扩展到他的魂。

    4

    在他身体隐密部分中突然长出一个穿孔极深的脓疮,无法抑制的扩散到他的内脏,无以计数的小虫从他的内脏跳出来,并且发出一股致死的臭味。在他生病前,因着他的暴饮暴食,他身体的大部分已经变为一大团腐败的肥肉,也因此让那些前来的人觉得可怕及无法忍受。

    5

    一些不能忍受剧臭的医生被处死,其他的医生,因着无法帮助抑制他身体的肿胀,并且无法帮助他痊愈,而被判死刑。

    第十七章统治者的废除令——

    1

    与这么多的邪恶事件摔跤之后,他想到他在那些敬虔的人身上所施的酷刑。因此,他的想法转变了。他首先公开向宇宙的神认罪,然后召集他的随从,命令他们,应当立即停止对基督徒的逼迫。并且藉法律和皇室的命令,催促他们盖造教堂,有例行的敬拜,为他们的皇帝祷告。立刻这话就带进了行动。

    2

    皇室的命令在各城中颁布,其中包括废止逼迫我们的法令,如下:

    3

    GaleriusValeriusMaximinus,Invictus,Augustus,PontifexMaximus皇帝陛下,德国的征服者,埃及的征服者,Thebans的征服者,五次Sarmatians的征服者,波斯的征服者,两次Carpathians的征服者,六次亚美尼亚的征服者,地中海的征服者,Adiabeni征服者,第二十位罗马人民军团的指挥官,第十九位皇帝,第八位执政官,国家之父,地方总督;

    4

    FlaviusValeriusConstantinus,Pius,Felix,Invictus,Augustus,Pontifex,Maximus皇帝陛下,人民的护民官,第五位皇帝,执政官,国家之父,地方总督;

    5

    ValeriusLicinius,Pius,Felix,Invictus,Augustus,Pontifex,Maximus皇帝陛下,第四位的人民护民官,第三任统治者,执政官,国家之父,地方总督,在此问候他们的省民:

    6

    「我们为着人民的福祉所定的法令之外,我们从前巴望将一切事恢复遵照古代的法律和罗马公共的纪律,并且规定基督徒应该回归原来的信仰,虽然他们曾放弃祖先的信仰。

    7

    因着在某些方面他们的傲慢和愚蠢,导致他们没有跟随他们的祖先所建立的制度。反而照着他们自己的欲望、目的,为自己制定了法律并遵守它,因此在不同地方有不同的团体**。

    8

    我们发出这个法令,要他们回到他们祖先所建立的机构下。许多人冒着危险听从,但许多人却受到搅扰,忍受各样的死法。

    9

    之后,既然有许多人继续这样愚蠢的行为,我们发觉他们既不敬拜那些天上的诸神,也不尊重基督徒的神。由于我们所秉持的博爱和不变的惯例,我们习惯宽恕所有的人。我们已决定在这事上也欣然的赦免他们。因此他们可以再度成为基督徒,且只要他们不违反纪律,可在他们习惯聚集的地方重新建立秘密聚会的场所。在另一封信中,我们将会向那些行政首长指出哪些是他们必须遵行的。

    10

    所以,因着我们的赦免,他们应该向他们的神恳求保守我们以及人民和他们自己的安全和公共的福祉,并使他们可以在家中安然居住。」

    11

    这就是这个公告的大意,尽可能的从罗马文翻译成希腊文。现在让我们来看这些事件之后发生了甚么事——

    以下所发生的事迹可在第八册某些的抄本中看到

    1

    敕令的作者在他告白后不久就从他的痛苦中得释放而去世。据说他是这些**的始作俑者。在其他皇帝行动之前,他曾迫使在军队中的基督徒改变信仰。首先,他使这些在他家中的人,有些人的军阶被贬低。而且他用最羞辱的方式来虐待其他人,甚至用死来威胁。最后煽动他在这帝国里的同伙一同来逼迫。我们不该对这些皇帝下场保守缄默。

    2

    正如他们当中的四个握有至上权力,而且年高尊大,在**持续不到两年后下野,正如我们已经说过的。

    3

    他们的结局如下:其中最年高且尊大的一位罹患了漫长而痛苦的疾病而死,而位居第二的以勒死的方式结束他的生命,这是因着他为非作歹、无恶不作,而致遭受某种恶魔预言的报应。

    4

    那些在他们之后的人,最后一位也就是我们已经提及整个**的始作俑者,他所遭受的事,已如我们已经讲过的。但他之前的Constantius皇帝,却是非常仁慈且亲切,他正直度过他在位的期间,此外他待所有的人是非常善意且多有善行。他从不发起任何对我们的战争,却保护在他治理下的敬虔者使他们不受伤害及虐待,他没有拆毁教堂,也没有策划任何反对我们的事,他人生的终了是快乐和非常蒙福的。只有他是在死后欢喜且光荣地将他的帝国传给他的儿子来继承,而他的继承者各方面都是非常精明且敬虔的。他马上任职并被士兵宣告为最高的皇帝奥古斯督;

    5

    而在对我们教义上他显然是与他父亲的敬虔并驾齐驱。这就是我们所描写过发生在不同时间中四个人的死亡之情形。

    6

    在这四个当中,只有稍早我们提到的那一位,同着在他后面任职的皇帝向众人公开发布上面所提的认罪书。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