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文 第三章 希特勒屠杀犹太人隐因
    上章提到,锡安主义运动第二任领导人查姆?魏兹曼博士,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发明无烟炸药,挽救英军败局,奇迹般地促使英国政府发表“贝尔福宣言”,为以色列人回归祖居地巴勒斯坦,初步奠定了国际法律基础。一九一八年十一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一九一九年一月,魏兹曼率领『锡安主义者代表团』列席“巴黎和会”,申明以色列人返回故土复国的政治要求。在一九二O年于伦敦召开的“全世界锡安主义会议”上,魏兹曼被选为主席,名正言顺的指导以色列人的复国运动。自本世纪二十年代至三十年代末了,由于魏氏的威信,他一直是运动的中心人物,首屈一指的领袖,人们称这十年是“魏兹曼时代”(TheWeizmannEra)。本来,领导得人,应是运动蓬勃发展的有利条件。然而历史却完全相反。这个运动在动荡不安的欧洲中,竞被**成左、中、右三派,魏兹曼遂置身于三派的裂缝之间,进展受到严重阻碍。这三派的主张,都是人的主张,人的作为,和圣经上的应许,风马牛不相及。

    “为什么正当形势大好之际,以色列复国运动反而受到干涉、阻碍?”我不断地向冥冥中的“教师”发问。在灵交受教的寂静之中,心中的“电脑”,出现一幕一幕的电影——……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到了第七日,耶和华造了男女,并吩咐他遵神训不得吃禁果。蛇进园引诱被造男女犯罪,触犯天规而败坏。人类自作聪明,信邪而逆道。…基甸以三百精兵破强敌,掌权执政之后,以金子制造偶像以弗得。以色列一拜就行邪淫,成了网罗。所罗门统管诸国,从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边界,荣建圣殿,最后心随嫔妃,被外邦邪神所诱,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国破家亡……上述信息中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尽管形势很好,但人心一经入邪,人就走到逆神的轨道上去。

    〖一、锡安主义运动**成左中右三派〗

    欧洲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是所谓『第二波文明』的激进时期,在政治思想上,人们称之为“多元发展时期”。那位被当代无神论者捧为“先知”的美国人托夫勒(AlvinTofFler),在其畅销书《第三波》中叙述:“第二波文明在欧洲出现后,上千个声音突然唱出同一首哈利路亚的颂歌。莱布尼兹、堵哥、康道塞、莱兴、约翰史都华米尔、黑格尔、马克思、达尔文以及无数的思想家都找出理由来支持宇宙乐观论。……无神论和神职人员、学生和教师、政治家和科学家都一致传播这种新的信仰。”看!欧洲新出现的这种“新文明”,竞使无神论者和有神论者共同携手,而一致地传播那个“新福音”——宇宙乐观论。此论到底是何货色?读者必须综研《第三波》全书,而后才能明白:它是针对圣经“末世论”而提出的一个非常隐晦、似是而非的专有政治哲学名词。这个“新思想”,全盘否定宇宙间有神,强调人定ぬ臁M蟹蚶栈谷衔耸兰淞星炕ハ嗦佣嶂趁竦氐恼秸耸堑诙ㄎ拿髟诜⒄构讨械谋夭豢擅獾氖侄巍I缁岬亩遥牍涞恼罚皇侨诵闹械淖镄运穑恰案锩钡南窒蟆M蟹蚶赵谒橹校岳涑叭确淼目谖切鹗觯分薜笔钡乃枷搿案锩保负跏故ゾ娜空胬砦。∫皇奔洌擞肽Ш孟裾剂松戏纭?br>确实地,欧洲此时的思想变了!天主教变了!马丁?路德的后继者变了!犹太人也变了!犹太人就是在这场思想大变革中,被**成三派:左派:此派的形成,主要来自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是道地道地的犹太人,生长于德国。他的经典著作:《资本论》、《辩证唯物论》、《社会发展史》,形成了共产主义的世界观,把人间的阶级斗争看成社会发展的动力,否定上帝的存在,将圣经嗤之以鼻。这种学说,于一九一七年且在俄国革命中取得了胜利,成立世界上第一个公开敌视上帝的极权主义国家。当时,德国是一个出产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温床,俄国则是为马克思主义革命成功的摇篮,在这两国成长起来的犹太人青年一代,遂受到了深刻的影响。在锡安主义运动内部,这些年轻人跟随俄国社会主义革命的样板,虽然赞同返回巴勒斯坦立国,但却企图把马克思的学说,搬到他们的祖居地上。这就明目张胆地对抗以色列的神了!因为,他们先祖的神曾藉先知以西结预先于二千六白年宣告说:“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要将以色列人从他们所到的各国收取,又从四围聚集他们,引导他们归回本地。……我要将他们安置在本地,使他们的人数增多,又在他们中间设立我的圣所,直到永远。”(结二十七21,26)按上帝的旨意是要回归的子民重新设立圣所,敬拜他,并与他亲近,但社会主义者却把那个否定上帝存在的无神论大师马克思当作偶像,企图把他们列祖所信的神,一脚踢开。左派人士在锡安士义内部野心勃勃,遂和魏兹曼闹分歧,搞对立,并于一九三一年的『锡安主义者会议』上,把魂氏赶下台去。

    右派:此派的形成,主要来自犹太教的拉比。和早日的法利赛人一样,这批人以绝对死硬的态度,企图把那个带罪的宗教传统塞给锡安主义运动,其代表人物麦斯拉希(MizraHi)当时也曾蠢蠢欲动,企图夺取运动的领导权。这一派的主张是“ThebasicaimofTheorganizationistocapturetheZionistinstitutionsandcreateareligionsmajorityamongtheJewsofPalestine.”(本派的基本目标是夺得锡安主义法制,从而在巴勒斯坦犹太人中间,形成一个宗教性的多数党)。经上分明指出:“看哪!犹太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书卷,揭开那七印。……这羔羊前来,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他既拿了书卷,四活物和二十四长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着琴和盛满了香的金炉,这香就是众圣徒的祈祷。他们唱新歌说,你是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国各民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启五5-10)在这段启示中,天国早已钦定主耶稣基督,是世界末了的审判之王,他要再来,在地上执掌王权。但是,这些犹太教的右派分子,却抵制耶稣基督是弥赛亚。那么,他们之所以要在巴勒斯坦犹太人中培植的那个“ReligionsMajority”(宗教多数党),则显然仍是一群革不认识救主的瞎子,是与上帝的旨意完全违背的。中派:此派主要由西欧当有犹太人和白领阶级所形成,人数众多。财力雄厚,在锡安主义运动中颇有影响力,这一派,代表那些在各国中拥有固定财产和事业的犹太人,在政治上他们认同西方的民主制度,不愿回巴勒斯坦祖居地上复国。他们虽同情犹太人,但却主张去东非或巴勒斯坦立足都可以,只要不得罪欧洲的反闪族主义者,免得他们自己的既得利益受损害。他们的主张极其温和,抑求西欧政治强人的保护。在锡安主义运动中,他们既不赞成左派的主张,也不认同犹太拉比们那种陈旧的宗教理念。他们虽会捐赠一笔钱给那些回归的人买土地,但自己却丝毫没有兴趣离开西欧的安乐窝,而回到那个『荒凉的不毛之地』的祖居地去。这一派的撑腰人物,就是罗斯查尔德(Rothschild)家族。此族是传说中的“富神”,早在拿破仑时期,因暗中经营“离谱”生意而发了横财。一八七五年这个家族的第三代传人,因贷给英国政府一笔四百万英磅的巨款,作为购买苏伊士运河权益而被封为英皇室的勋爵,从而成为欧洲最富的家族,控制了大批银行、石油、化学、钢铁、航空、广播、矿山等事业。在政治上,罗斯查尔德是中派的典型代表,他赞同犹太人应到东非去立足,但却对魂兹曼返回巴勒斯坦立国的坚决主张,反应极其冷淡,认为那是危险的过激思想。英国政府为要授予罗斯查尔德以“下议院议员”的殊荣,按规定理应依基督教仪式宣誓,但却遭到这位傲慢的金融巨子所反对。以基督的名义为什么不好呢?这是近二千年来犹太人遭祸而又不懂为什么的悲剧所在!面对欧洲犹太人左、中、右三派的严重干扰,本来可以蓬勃发展的以色列复国运动,反而停滞不前。

    〖二、犹太人不给耶和华面子〗

    据人口统计,自一九二O年至一九二九年。十年中,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人口,只增加到九万九千八百零六人,仅占全巴勒斯坦总人口(七十五万二千)的百分之八左右。这区区之数,怎能立国,怎能满足至高神『在以色列山上成为一国』(结三十七22)的心意?本世纪三十年代期间,全世界的犹太人总人口中已达一千万人以上,绝大多数集中居住在西欧各国。可是回归故土的人,这时却还不到全族的百分之一。他们为何裹足不前呢?一方面,他们在西欧的“第二波文明”之中名利全收;另一方面他们向来对先知预言不感兴趣。至高的神曾清楚地向他们说:“以色列山哪!你必发枝条,为我的民以色列结果子,因为他们快要来到。看哪!我是帮助你的,也必向你转意,使你得以耕种。我必使以色列全家的人数,在你上面增多,城邑有人居住,荒场再被建造。”(结三十六8-10)以西结传达至高神这个慈悲的应许,时值主前六百年左右。你看!直至主后一九三O年,已有二干五百余年之久,可是犹太人这时,仍然听不进去。原因是,那个“第二波文明”使他们“心蒙了油”。面对一个返回故土复国的大好时机,他们再一次的拒遵神训,鬼迷心窍,终于被魔鬼引到邪路上去,左派要抬着马克思的巨像回国建设社会主义,右派要继续法利赛人那个反对耶稣作为人类救赎主的顽固传统,中派则沉迷在“埃及”的肉锅之旁,守着财产,不愿离去。

    神曾说:“你是我的仆人以色列,我必因你得荣耀。”(赛四十九3)然而,此时的以色列人却不给耶和华面子,在欧洲所谓“第二波文明”的冲击下,朝着与圣经相违背的方向走去……。

    〖三、刀剑之灾临到神的选民们〗

    至本世纪三十年代,历史终于发生了巨变!刀剑一时之间就临到左、中、右三派的犹太人头上,同时,也使生活在“第二波文明”的欧洲人倒在血泊之中。犹太人自己的史书,——《AHistoryofZionism》(锡安主义史实)称这一『巨变』为:“EuropeanCatastrophe”(欧洲巨祸)。这本书上记着说:①“DuringthefirstfiveyearsofNasipower,JewshadmerelylosttheirlivelihoodAndreducedtosecond-classcitizenship.”(纳粹上台的头五年,犹太人全然失去他们的生存保障,并降为二等公民)。②“Fascistandantisemiticmovementsmushroomedoverthecontinent……Jewswereonlongertohadanypositioninthestateorthemunicipalities,inthetradeunionoronpublicbodies,andalltradelicensesweretobewithdrawn.”(法西斯主义与反闪族运动笼罩全欧……犹太人再也不能在国家机构、市镇当局、工会和公共团体中就业,贸易执照也被吊销了。)③“ThetragicsituationofEuropeanJewrycontinuedtodeterioratethroughoutthe1930.TheNurembergLawscodifiedandextendedanti-JewishlegislationinGermany.”(欧洲犹太人的悲剧处境连续恶化,贯穿于整个三十年代。德国纽伦堡法律变本加厉地延续反犹条例。)一夜之间,犹太人走投无路,四面楚歌,历史好像又重演了三干五百年前的一场旧戏——有不认识约瑟的新王起来,治理埃及。王对他的百姓说……我们不如用巧计待他们,恐怕他们多起来,日后若遇什么争战的事,就连合我们的仇敌攻击我们,离开这地去了。于是埃及人派督工的辖制他们,加重担苦害他们。……埃及王对他们(收生婆)说,你们为希伯来妇人收生,看他们临盆的时候,若是男孩,就把他杀了……)(出一8-16)本世纪三十年代,他们又面临类似早日在埃及时的处境。欧洲又出现一位残暴的新“法老王”,在短短的年代里,就将他们的数百万人置诸血泊。这个『新法老王』,就是希特勒。

    〖四、战神——希特勒在刀光剑影中兴起〗

    一九一八年十一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隔年一月,分脏“巴黎会议”开场。经过长达五个多月的争吵,讨价还价,终于签定了“凡尔塞和约”。这和约,使德国丧失了八分之一的国土,赔款一千三百二十亿马克。英、法、俄等战胜国瓜分了德国全部殖民地和势力范围,但是,和约却一点也没有触及德国人的帝国主义本性。战后的德国经济,一片混乱。工业生产总值下降,谷物减产,工人大批失业,货币贬值,国内发生恶性的通货膨胀。犹太人的铁算盘和工于心计的经营技巧,使他们大发横财,进而左右物价,控制金融活动。这时的犹太人不管锡安主义运动,是处于低潮抑或是高潮,有钱可赚才是他们用武之地,回到那个荒凉的祖居地上干什么!战后的欧洲各国,百废俱兴,犹太人大做生意,放高利贷,如鱼得水,发国难财者众。他们财力雄厚,在金融上,竟然君临多邦,他们此时,确实赚得了全世界,那知一场大浩劫正在等待他们。一九三二年,德国经济危机终于爆发了。以希特勒为头子的法西斯组织——国社党,在乱世中抬起头来。国社党的全称本是“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由于“国家社会主义”一词的德文缩写是“纳粹”(NASI),故又名“纳粹党”。希特勒生于一八八九年四月二十日,早年曾当过德军密探,出身于兵痞流氓之列。他的处世哲学是:“为了实现大日耳曼帝国的种族统治,不惜采用一切暴力,灭绝所有敌人。”

    在危机重重的日子里,他到处搜罗党羽,拼凑力量,建立了令人为之丧胆的法西斯组织——“冲锋队”和“党卫军”。德国垄断寡头容克集团和钢铁大王蒂森看在眼里,为了转嫁国家危机,终于出手三百万马克资助希特勒,利用他出来收拾局面。一九三三年一月三十日,且将这个法西斯魔王,捧上德国总理的宝座。他一上台,就大力鼓吹:“民主政治是无聊的玩意儿”、“元首独裁才是统治的原则”、“日耳曼民族是独一无二的优等民族”、“群众要对强人服从到底”、“必须对劣等民族实行精神上和肉体上恐怖手段”、“阿理安民族使人类的树上开放了美丽的花朵,犹太人则是必须铲除的毒草”。

    〖五、希特勒把矛头直指犹太人〗

    一柄无情的利剑,终于横架在犹太人的脖子上。希特勒遂力竭声嘶地对全国下令说:“手要辣!心要狠!要心如铁石,不要有丝毫怜悯。谁若是仔细想过这个世界的道理,谁要懂得它的意义就在于优胜劣败,弱肉强食!”一九三三年一月,希特勒纵火国会,立即发布“紧急命令”,废掉一切民主制度。一九三四年八月二日,原总统与登堡突然死去,希特勒兼任德国总统,独揽大权。至此,在德国的所有犹太人,不久就进入白色恐怖;集体枪杀,服苦役,被囚集中营。不管是贫富老少,一律滥施酷刑,原来他们精心经营起来的一切事业,收藏起来的金银财宝,储蓄在跟行的巨额资金,转眼成空,舒适的住所、名贵的别墅,尽都归于无有。股票、地契、商业合约、银行存折此时竟成了通往鬼门关的人场券。那此昨日还是金融巨子、社会名流的犹太人,一刹那间就被行刑枪决了,陈尸遍野。他们的家眷,有的同归于尽,有的弃身荒野。此时他们像过街老鼠,处处挨打,毫无保障。当作者读史至此,于心甚为恻隐!

    摩西不是在旷野早就告诉你们吗?他说:“因为耶和华你的神乃是烈火,是忌邪的神,你们在那地住久了,生于生孙,就雕刻偶像彷佛什么形象,败坏自己,行耶和华你神眼中看为恶的事,惹他发怒。我今日呼天唤地向你们作见证,你们必在过约旦河得为业的地上,速速灭尽,你们不能在那地上长久,必尽行除灭。耶和华必使你们分散在万民中,在他所领你们到的万国里,你们剩下的人数稀少。”(申四24-27)历史千真万确,以色列人屡历灾祸,原因就是雕刻偶像,触犯神怒。几千年来,悲剧一再重复,终不悔改。古时尼布甲尼撒围城、罗马提多将军的血腥屠杀,也皆因:“主吞灭雅各一切的住处,并不顾惜,他发怒倾覆犹大民的保障,使这保障坍倒在地……”(哀二2)在德国,在东欧的德占区里,犹太人此时毫无保障,一切的住处刹那间就被吞灭,走投无路。《第二波》文明,为他们带来了死路一条!

    当大批犹太难民从德国、波兰、捷克、奥地利、南斯拉夫、罗马尼亚、匈牙利等国境内逃难出来时,英、法等国并不欢迎他们,相反地抵制、刁难他们,限制他们入境的人数。你看!当犹太人意气风发地大赚钞票时,他们从“不思量自己的结局”以致遭此人间巨祸。到底他们是聪明?还是愚拙?生意经重要?还是圣经重要?计多人惨罹灾祸,其实只是一念之差而已。一九三八年九月,纳粹党代表大会通过扩军备战的“四年计划”,希特勒着其心腹戈林将军负责总体规划。同年十月二十四日,德意两个法西斯国家结成“柏林——罗马轴心”;十一月二十五日,德、日两国又缔结军事协定。德、意、日开始在全世界野心勃勃,组成一个令人为之震惊的法西斯军事集团。这个集团的军事理论,是所谓“总体战”和“闪电战”。一言以蔽之,就是集体实行先发制人的战略,使当时的人,闻之色变。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五日,全世界的灾难日子终于到来。希特勒召见了海陆空三军总司令,要求迅速占领东欧各国,另一次的欧洲战争一触即发。希魔的军威和残暴政策,顿时使欧陆上最强的英国也为之胆丧,英首相张伯伦遂登门拜访希特勒,进行肮脏的慕尼黑秘密交易,默许德国对其邻国进行侵略。至此,欧洲遂又投入了另一次规模更大的浴血之中。

    在纳粹威协下的九百万犹太人,于希特勒的屠刀之下,仅仅在数年之内,就被杀害了六百万人之众。自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五年希特勒死亡时为止,犹太人在现代历史中,经历了另一次的大屠教,作者阅读史册,目不忍睹,其**之强烈,刑罚之残酷,思之令人心悸。本文若重现那些可怖的场面,确实没有必要,因那些悲惨的画面,并非人间可歌可泣的壮举,而是神的子民们因罪致过的下场。这种下场,先知们曾经一而再、再而三地警告过他们,但都被此族的宗教领袖们所隔绝,以致人们瞎了灵眼,拒绝神的应许。一九一七年“贝尔福宣言”发表之后,本来是此族可以大规模回归故土的良机,可是,他们却错过了。犹太教的拉比们一贯对先知书抱有偏见,自己不读,又禁止信徒们读,以致酿成又一次的血流成渠、尸积如山的人间惨剧。对此,他们应负历史责任!摩西曾说:“日后你遭遇一切患难的时候,你必归回耶和华你的神,听从他的话。耶和华你神原是怜悯的神,他总不撇下你,不灭绝你,也不忘记他起誓与你列祖所立的约。”(申四30-31)可惜,时至本世纪的三十年代,欧洲的犹太人在遭遇大难之后,仍然不听从耶和华的话。他们**成左、中、右三派,每一派的主张,都与圣经的教训,背道而驰。在大灾祸尚未临到之前,当时每个犹太人本来尚有选择余地,遵神回归故土。但他们最后却留欧守住钱财,以致灾祸临门。实际上,这是人心的共性:金钱万能,得过且过,几千年前的预言,渺茫得很。恰恰是这一念之差:遂身没血泊,惨遭灭顶之灾。当希特勒的盖世太保以机关枪集体持射犹太人的妇孺老幼的时候,当左、中、右三派不分青红皂白地被活埋的时候,已经悔之晚矣!再也无法返回巴勒斯坦祖居地上了!

    面对眼前一大堆白纸黑字的悲惨史料,作为一个中国人,笔者此时心痛神伤,惋惜之极:为什么先圣们连续不断的警告,数千年来始终未使你们动心?为何你们的心竟然变成了如此坚硬的石头,以致上帝最后付上血的代价,差遣他的独生子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殉道,你们也还是听不进“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这句话?最后,终于尸横遍野,惨死在一个兵痞流氓的手下!……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