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卷 三.好居高位(下)
    工人容易犯的罪(三)(下)

    谢迦勒

    工人容易犯的罪(共四点)之三——好居高位(下)[align=center][/align]

    骄傲带来败坏。箴16:18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11:2骄傲来,羞耻也来。谦逊人却有智慧。

    工人如果骄傲不去对付的话,就会破坏同工的和睦,就会败坏信徒的生命,也会给撒但留地步,使自己的灵性受亏损。

    &尼布甲尼撒:但4:30-31他说,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吗?31这话在王口中尚未说完,有声音从天降下,说,尼布甲尼撒王阿,有话对你说,你的国位离开你了。

    &希律:徒12:21希律在所定的日子,穿上朝服,坐在位上,对他们讲论一番。:22百姓喊着说,这是神的声音,不是人的声音。:23希律不归荣耀给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他被虫所咬,气就绝了。

    我们不要希望被人称赞,因此不要自己夸口,将自己为主所付出的代价以及属灵经历,要尽可能的隐藏起来。免得被人高看了。但是,有时候别人会主动称赞你。这个时候要尽量躲避、要归荣耀与神。在哥林多有一部分信徒,非常喜爱亚波罗的讲道,甚至要专听他的道,很是高举他。而亚波罗在那个时候,就决定不去哥林多讲道了,别人怎么劝他也不去。我们作为工人,有这样谦卑的心吗?

    在路司得城里,众人都人误以为巴拿巴、保罗就是他们最大的神下凡了,于是向他们献花圈、祭物时,二使徒立刻跳进众人中间,撕裂衣服,不敢有片刻工夫享受别人对他们的高举。因为他们知道,骄傲可以令人以最快的速度堕落。

    &罗波安:王上12:11我父亲使你们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

    罗波安没有用老年人给他出的主意,而是用了与他在宫中一同长大的少年人给他出的主意回复百姓。其实,现在也没有那么多的工程要去做了。百姓也没有不顺服,以至于非得需要用更严厉的蝎子鞭责打他们。罗波安只是要把话说大一点,好让百姓怕他、服他。

    其实,那些老年人出的主意才是符合属灵原则的。这些老年人说了一句非常宝贵的话,我们要在神家中一生运用:“如果你(罗波安)服事他们如仆人,他们就必给你做仆人。”

    而少年人出的主意,也很有道理。世界上的君王哪位不是那么做的?单位的领导也都是那么做的。国家、企业被治理的不也是井井有条吗?

    区别就在于,老年人引导他的路是让百姓对他因“敬”而服,少年人教他让百姓因“惧”而服。二者相比,因敬而服的路,需要自己能谦卑下来,并且要付出很多很多的代价。因惧而服就简单多了,反正手中有这个权利,谁敢不服。

    现在,各处教会中工人管理教会的方式,也仍然不外乎是这两种路。确实有些教会领袖由于错误的选择了罗波安这种方法。辖制群羊,令自己成了教会中的土皇帝。往往这种管理的结果,要么是众人唯唯诺诺、惟命是从,要么是百姓‘率众起义’,另起炉灶。都会羞辱神的名。

    ②.好居高位的表现

    a.不服

    民16:1-4利未的曾孙,哥辖的孙子,以斯哈的儿子可拉,和流便子孙中以利押的儿子大坍,亚比兰,与比勒的儿子安,2并以色列会中的二百五十个首领,就是有名望选入会中的人,在摩西面前一同起来,3聚集攻击摩西,亚伦,说,你们擅自专权。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耶和华也在他们中间,你们为什么自高,超过耶和华的会众呢?4摩西听见这话就俯伏在地。

    这些反抗摩西、亚伦的人,都是有些来头的,都是有一些反抗的资本的人。利未有三个儿子哥辖、革顺、米拉利,都是在会幕中服事的,神分别交给他们不同的工作,最重要的扛抬重要圣物的工作,就是交给了哥辖的子孙。摩西是哥辖的孙子,可拉也是哥辖的孙子。为什么你摩西却要比我高这么多?大坍、亚比兰是以色列长子流便的后代,长子在以色列人的观念中有着特殊重要的地位,只是由于当初流便犯错了,以至于祝福旁落他支派了,可是流便的后代还是想有所作为的。那250为首领,也都是“有名望”的人。只有比勒的儿子安不详,此人其他圣经未见记载。全当是选出的群众代表吧!这样的一个组合不服摩西,他们看似同心合意、团结一致,其实是为了共同利益而结合在一起。

    他们打着民/主的旗号,似乎是在为全会众争取利益。其实,他们是以全会众作为反叛摩西的筹码。不能说出来的动机是他们想坐高位。如果这次事件成功了,摩西、亚伦下台了,让他们坐上了领袖的位置,他们绝不会象摩西那样在神的全家诚然尽忠,一定会迫不及待的享受做王的待遇。

    今日也是一样,好居高位的人不服管理,今天批评这个领袖,明天论断那个同工,自己好像怀才不遇。批评的话也都是满了属灵辞藻。

    b.霸占约三1:9-10我曾略略地写信给教会。但那在教会中好为首的丢特腓不接待我们。10所以我若去,必要提说他所行的事。就是他用恶言妄论我们。还不以此为足,他自己不接待弟兄,有人愿意接待,他也禁止,并且将接待弟兄的人赶出教会。

    好居高位的人,若是没能做教会领袖的时候,他会不顺服管理;一旦做了教会领袖的时候,他又会霸占教会。丢特腓就是这样的人,他当上了教会的领袖,什么都要他说了算。他连老约翰也不接待,还用恶言妄论他们。其他弟兄看见他做的不对,要接待约翰,他就利用手中的权力,将这些弟兄赶出教会。将教会看成他的私有财产。

    这些好为首的人或许也很热心,或许也能付代价,可是他们的骄傲始终没有受过对付。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