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化学家的宗教观 1. 戴维爵士(Sir Humphrey Davy 1778-1829)
    戴维爵士乃是科学界一位深负时望的杰出人才,二十二岁即被选为英国皇家学院的化学教授,以后即任皇家学会会长。由于戴氏在科学上的发现,艺术上的发明,他的声誉,几乎扬溢全球。戴氏晚年体力衰退,为恢复健康,游历欧陆,著有《旅途的慰藉》(ConsolationsinTravels)一书。此为戴氏一生最后一部著作,其中充满了他崇高优美的宗教思想,兹略引数则如后:

    “我不想奇才异能,亦不要卓识大知;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有一个坚定的宗教信仰,那不仅对人生最为有益,且为人生无上的快慰。因为唯有这种宗教信仰,能使人生蒙恩行善,在世界一切希望幻灭之时,有新的希望;从苦难中得喜乐,死亡中得生命;从败坏中得圣洁,毁灭中得荣美。换言之,唯有这种信仰,才能确保人生享有超越世间一切盼望的永远的福乐,而那些怀疑不信的感觉论者,他们人生的归趋,只是黑暗、死亡和毁灭。”

    戴氏因为研究自然,从自然界的神奇中,益发加强他对于不信者的反感,坚定他对于基督教的信心,戴氏曾说:

    “我从小时觉得唯物主义乃是一种冷酷、枯燥,不能自圆其说的学说;这种主义,其必然的结果便是引人归向无神论。我从物质的能力中,看到上帝的作为;我从卵蛋的孵生,悟到上帝造化的奇妙。我从物质世界中,领悟到一个创造的原理,便是爱;爱便是神的属性。……这些感想,使我得到一个哲学的论据,证明灵魂灭的道理……”

    “宗教对于人心,实有裨益。当年富力强,身体康健,境遇亨通的时候,宗教可以使人感恩,激发爱心,洁净心意,提高人生境界;当疾病痛苦,遭遇不幸,老境凄凉的时候,宗教的效益,弥见真切;倘使真能敬虔归依,谦卑顺服,便能得到无穷的福乐与安慰。因为凡是以为要消逝灭亡的,却要变为复兴的力量,和永生的盼望。一切世界的享乐,终必归于无有;肉体生命,终必归于死亡;唯有宗教信仰,得到的福乐,永无穷尽。在生命的领域中,宗教好像黑夜的明星,在死亡的暗影中,放射其生命的光辉。”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