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教育家的宗教观 2. 甘培尔校长(Alexander Campbell 1788-1866)
    美国伯大尼大学(BethanyCollegg,Virginia)校长甘培尔氏在一八二九年新西那地(Cincinati)举行的著名的辩论大会结束之时,对于‘怀疑论’及基督教两种思想,加以公允的评论说:

    一、“倘使怀疑主义得胜的话,则人类永生的盼望完全幻灭,那无异为‘死亡’在它永远的宝座上加冕;那无异为坟墓永固它对于人类的胜利;则世人无论其如何伟大,聪明,良善;无论其如何为人敬崇,爱慕,将永远毁灭,不见其永辉。这无异把万物之灵的人类,与最低对的爬行动物等量齐观;使有灵魂的人类与草木同腐。是则人类不仅失去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意义与尊严,抑消灭了其永世的福乐。其最后的归宿只有永远的沉沦与毁灭。诚然如此,则怀疑主义的维护者究竟有何理由可以自夸,这种哲学究竟对人类有何贡献呢?

    怀疑主义者所沾沾自喜者,只是使人类茫然不知从何来,更不知其将何往;只是使人类失了其万物之灵的地位,成为一种普通的动物;根本不知追求道德的生活,更不知有所谓上帝,有属天的盼望。诚然照你们的学说,则不仅叫死对肉体得胜,而且使灵魂也永远消灭。怀疑主义者,难道这便是你们的哲学吗?难道这便是你们胜过圣经的理由吗?”

    二、“倘使基督教得胜的,则基督信徒,既无良心的责备,又无死亡的恐怖;因为上帝爱世人,祂道成肉身,降世为人,作人救主,使一切信祂的,脱离罪恶死亡的权势。而且主耶稣基督已经在十字架上完成了这救世的恩功,祂已废弃死亡,带给我们永生;祂已经把这种征服死亡的权势赋予祂的信徒,所以每一个活着或者临死的信徒,都可信而有证有的恃无恐地说:‘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林前15:35)

    主已征服了死亡与坟墓,基督徒凭着信祂的心,也已征服了死亡与坟墓!这是基督徒空前的最大的胜利。而且这种胜利,在一个真正虔诚的重生得救的基督徒临终的时候,我们都可以亲眼目睹的。……一个真正信徒是常常靠主喜乐的。所以保罗说:‘你们要常常靠主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腓4:4)

    福音一字,照天使的解释,乃是‘大喜的讯息’(路2:10)凡相信福音的,谁能不喜乐呢?超神论者、无神论者,以致怀疑论者,是不会喜乐的,因为他们的理论如此;犯罪的、作恶的、卑劣的,只有恐惧,因为他们的行为如此。但是一个基督徒,认识了救主,相信祂的应许,和祂完成了的恩功,万无怀疑恐惧之理,而只有喜乐与夸胜。感谢上帝,使我借着主耶稣基督得胜,得到征服死亡与坟墓的大胜利。”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