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尾声
    梦岚回家以后,又过了一段日子。一天,吃过晚饭,明杰正看电视,梦岚在厨房收拾完毕,来到客厅。在明杰身边坐下,还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对明杰说:想跟你谈谈。

    明杰往旁边让了让,露出不解的眼神,说:“你想跟我谈谈?――好吧,你说,我听。”显然,他不明白今天她是怎么了?过于亲热的表示,使他产生一肚子狐疑,心里已作好了应战的准备。

    “你曾经说我:你这个人,无论信什么,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因为你的心坏了。”

    “是啊,我说过,不赖。”

    “我现在向你承认,我是不好。”

    “不不,是我听错了?你说什么?”明杰更加惊讶,眼睛瞪得老大。这是从未听过的话,从她嘴里出来。

    “老娘死了已有多年,我还记着她对我的伤害,不肯饶恕,这是我的第一个错。”

    明杰把眼睛瞪得更大,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你处于老娘与妻子的中间当三夹板,我却不理解你的难处。我总觉得自己委屈,却不懂得你更委屈,还一味地责怪你,这是我的第二个错。”梦岚诚恳地说,声音已有些哽咽,一颗豆大的泪珠滚了下来。

    明杰这下相信她是动了真格了,也许是为她的真诚所打动,一把将她搂过来,说“好了好了,我也是说说气话。真要是认为你的心坏了,我还能跟你过吗?许多事是我的不对,责任在我。女人嫁老公,是要找个依靠。我偏向娘,没有照顾好你,使你受委屈,我心里明白。但要男子汉在老婆面前低头认错,这个架子放不下。在你父亲这件事上,我将亏欠你一辈子,以前我也说过。至于你腰疼没有照顾你,那是我存心跟你闹别扭。让你吃苦了,说声对不起。我当初的意思是,不能要了耶稣不要老公,口口声声说我依靠耶稣。耶稣要依靠,老公也要依靠;一个是死后的依靠,一个是活着的依靠。你们说话太绝对了,我就不爱听。好了,一切都过去了。”

    梦岚想要解释,耶稣是永远的依靠。但想想他一个从未听过道的人,能知道“耶稣要依靠”就不错了,何必还去纠正。心里的话说了出来,第一次看到丈夫脸上有灿烂的笑容,心里舒畅极了。

    静场了片刻,各自还在回味刚发生的事。突然,明杰又开口说话:

    “我知道,你是教会给你谈了话,你才有如此变化。这教会还真有难耐呀。”

    “不是教会有能耐,是耶稣改变了我,耶稣是教会的头。”

    “耶稣?教会的头?”他有点搞糊涂了,“耶稣不是神吗,看不见摸不着的,不过是个信仰,怎么又成了你们教会的头了?”

    梦岚见他对耶稣有兴趣,开始上劲了。接着说:“耶稣是神,神的话都记载在圣经里。信耶稣的人集合在一起,就组成了教会。教会带领信徒学习神的话语,执行神的命令,所以耶稣是教会的头。神将他的灵放在我们心里,要我执行神的旨意,要改变自己,要有爱心。我就顺服圣灵的带领,努力改变自己。”

    “这样看来,信耶稣还真有道理。说不定以后我也会信耶稣,让神来带领我。”

    “这才是一家人说的话,太好啦!”

    严冬终于过去,望天河的坚冰融化,一江春水滚滚东流。望天山上景色如画,望天山下奇花飘香。蜂蝶轻舞,百鸟婉转,望天教堂迎来了又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完)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