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与众不同的智慧和制约
    我儿,你若为朋友作保,替外人击掌,

    你就被口中的话语缠住,被嘴里的言语捉住。

    道路的不同,因为有不同的道和主权在支配着生命的原色。走差了路,意味着不能与真理同行,不能与真理同行的,就是不能与正确的方向上达到目的。在基督徒的身边和周围,全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也曾在其中与他们为舞伴。而如今我们却是神家里的人!智慧书,在旧约以人与耶和华之间的关系,以色列与外邦的关系,由救赎的计划发展到新约历史时期,其实同一作工的,仍旧是一神。我们在新约的阶段,看旧约时期存留的智慧书,能够确立的真理,就是唯一永恒不变的神之爱和神性的长存。

    因此,我们是在看旧约历史存在的真理,在新约历史借鉴而获益。希望人们能够获得救赎和生命,并树立正确的信心之路。

    智慧者呼唤儿子:为朋友作保,或者替外人击掌,都是不合理的事,就是对自己的伤害。这种运用自身能力来达到善意的目的,其实是愚昧的,不聪明。后果,必然而有的就是被口中的话语缠住,被嘴里的言语捉住。人在生命被救赎的环境之下,所体现的生命特征自然会产生属于神性的本质变化,也就极力的会去做到对于约的承诺。而人为朋友所败坏,体现在为朋友作保的事上,就呈现出与世界为伍所产生的败坏现象。这必然是旧约历史中常常被运用的诡诈策略,只有被激动的人才吃这个苦果。而被智慧的君王提出,来作为教诲儿子的话语,那么就已经是十分严重的错误,需要十分的警惕了。

    智慧者为这种被败坏的人作出了总结,你就被口中的话语缠住,被嘴里的言语捉住。人会失败在撒旦的权势之下。人会因自身生命的不完全而不能完全实现所应许的,在哑口无言以对的窘迫下,必然会为别人留下被攻击的把柄。

    我儿,你既落在朋友手中,就当这样行,才可救自己:你要自卑,去恳求你的朋友。

    于是,人往往会因为好心而不得好报,并且有把柄落在朋友的手中,使自身的生命得到亏损,甚至无法医治。那时,只好去恳求你的这位朋友,那时,你只好自卑下来。但是,事实上的主导权已经交付在你朋友手中,就是说你的恳求意志不能成为事态发生的根本意志。改变事态发展的意志中心也同样不会因为你曾经的担保而有你自我意识中的结果。

    不要容你的眼睛睡觉,不要容你的眼皮打盹。

    要救自己,如鹿脱离猎户的手,如鸟脱离捕鸟人的手。

    因此,不要容你的眼睛睡觉,不要容你的眼皮打盹。人生活在世界,时刻应当关注被败坏的诡计,警醒防守。我们处于被救赎的对象,就应当以此来作为我们人生的焦点来关注。撒旦,就像吼叫的狮子遍地**,寻找可吞吃的对象。所以,智慧人希望的时在旧约中的百姓和后来的晚辈,在认识自身被救赎真相之后,确立自我认识的醒悟特征。要救自己,如鹿脱离猎户的手,如鸟脱离捕鸟人的手。鹿和小鸟都是弱者,而猎户和捕鸟人的手,充满了力量和**,也充满了自我意志的需要。在追杀与逃逸这两种相对关系被确定的情形下,我们应当学习的就是鹿和小鸟能够成功脱离灾难的得胜之道。那就是警醒不断!

    懒惰人哪,你去察看蚂蚁的动作,就可得智慧!

    蚂蚁没有元帅,没有官长,没有君王,

    尚且在夏天预备食物,在收割时聚敛粮食。

    在新约阶段的运用依然如故,人需要学习不断,不断寻求真理,从而保持警醒的生命特征,得以成功胜出世界的诱惑和败坏。

    与那些似乎软弱的相比,那些在愚昧中不知道天高地厚,不晓得生死差别的道路,并且在被愚蒙中浑然无知的表现夜郎自大的强壮者来说,他们的强大实在是最最危险。强壮者因有所持,就习惯生活在自我满足当中,因此,道就在无形中被阻隔在门外。他们被称为懒惰人,就是因为他们以为自己得到了满足,而忽略了与真理的同行,已经被真理不断更新而变化的程序。人的自满,酝酿成骄傲的资本,势必形成对于真理浇灌的排斥和抵挡,只有不满的,才是需要不断的,才是没有隔膜的交融。

    智慧者在此以慈悲和仁义,教训后来的儿子,呼吁人,去,察看蚂蚁的动作,就可得智慧!为何?

    因为有例子:蚂蚁没有元帅,没有官长,没有君王,尚且在夏天预备食物,在收割时聚敛粮食。

    旧约中的百姓在与世俗相交之后,产生的后果,在新约也是同样成为败坏圣徒的因素。在旧约中,耶和华就是人,与神共进的元帅,然而人有这位官长和君王的领导,却不能团结合一,借助积聚的力量来成事,真的不如蚂蚁没有元帅,没有官长,没有君王。它们虽然没有领袖象其他种族活物那样被引领着前进,或者去完成事务,但是它们却因为团结和合一的力量而得胜有余。蚂蚁王国的兴盛而长存,同样还出于另一种智慧,就是它们知道顺应时节和时机。在夏天生命旺盛的时节,预备食物,是为了防患于冬季因生命本身而有的软弱。蚂蚁军团,知道以自己有限的强壮精力,来弥补自身的软弱,这样形成周而复始的循环,达到维护生命的永恒,这不能不说是智慧的。懒惰人,从此可以知道这教训,乃是要求人们团结,一致对外,在属灵的装备上预备妥当,好迎接更大的必然降临的挑战。当属灵的战争不断升级到顶峰时,人们是真的需要真理的全面武装来抵御被败坏的诱惑。希望新约中的盟约者不再步以色列民族的后尘。我们应当全心理会,智慧的君王对于后来的儿子们谆谆的教导。也当听耶稣的教导,好叫我们在真道上因真理而成圣。谦卑顺服在圣灵的引导和浇灌之下,是位于在基督里的天下众教会,所共受的恩泽。所以,努力学习不必被称呼成懒惰人。天国,是努力着进入的,就是反映在门徒对于真道的追求之上。

    蚂蚁王国的生存之道,同时还倒出了在时机上的把握。它们是在收割时聚敛粮食。因为它们的团结和合一的精神和力量,所以,在它们的生命之旅上呈现的总是趋向良性的循环模式。蚂蚁王国,同心共志的劳动,并且抓住了收割的时机来获得丰盛的粮食储备,以防备缺乏的时刻,这是它们生命永恒的长存之道,也是顺应天道而形成的。人借着存在事物的生存法则,就应该努力学习这能够长存的,不变的真理。天国,是努力进入的,也反映在门徒积极,并同心共志的预备之上。旧约时代的教训,告诉我们,在收割的好时机下,人们却忽略了救恩的实在与良善,三番四次的叛逆纯正的真理。最后,在审判的时节到来,人们因为没有关于真理的话语的储备,就成了被审判的一群。新约时代不远的将来,也是如此,必将来临的审判大日,会照着个人所说的话,来进行区别和拣选。现在,正是收割的尾声,我们都当预备主的再来。

    懒惰人哪,你要睡到几时呢?你何时睡醒呢?

    再睡片时,打盹片时,抱着手躺卧片时,

    你的贫穷就必如强盗速来,你的缺乏彷佛拿兵器的人来到。

    懒惰人哪,你要睡到几时呢?你何时睡醒呢?智慧的君王意味深长的叹息这个弯曲荒谬的世道。谁是懒惰人哪?翻开启示录,那些必定被审判的,就是了!在旧约历史中,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手下被灭的城中,有其中的百姓、官长、君王;也有不可一世的先知、祭司和律法师。旧约的先知书,对于后来的我们,已经成为历史的教训被镌刻深重。而智慧人超越世界的智慧,也超乎万有的以智慧者的属灵远见,揭露了应当被人们所警惕和重视的潜在规律,正是人类可以向蚂蚁学习的永存法则。而世界不理会智慧者如在街市上的呼喊的声音,在成为亡国之奴\死囚中的亡魂时,后悔的意义已经没有了!人,总是混荤然,有木然矗立在那里,是站着就可以睡觉的灵魂.就是我们现今的世界,就是再次被高悬的智慧的呼喊,总有一些人在厄运来临前,提前醒悟!

    也总有一些人会因为来不及及时醒觉,而在睡梦中被杀戮,或者忽然从梦乡里惊醒,原来是鞭打\和刀剑瞬间杀到.智慧的君王,以简短的描述,写下了被仇敌突然袭击的场景.就那样,再睡片时,打盹片时,抱着手躺卧片时.你的贫穷就必如强盗速来,你的缺乏彷佛拿兵器的人来到。我们在前边的约伯记的解经中,已经全然目睹了约泊一家是怎样的遭受撒旦的手段袭击.在一切看似平静的广博宇宙中,存在着的不仅只是有形物质,主宰世界变幻的在罪恶的世界里,有两种属灵的交战.对立的双方,各自维护着自己的主权,一个是高出万有的更新计划,一个是岌岌败退不肯善罢甘休的诡计.

    智慧者所说到的贫穷和缺乏,对于属灵的资产,就是他们从神而有的生命被强夺。对于有形的外在资产,就是被**者所占有的,并且是按照神的样式被造就的身体,以及一切丰盛的物质遗产。在旧约的约伯记中,已经为此进行过探讨和领教。那时,良心被打破、穿透,世界就会呈现极度的道德沦丧,那样的世界最终属于黑暗,也试图长存。但审判日会终结一切!

    无赖的恶徒,行动就用乖僻的口,

    用眼传神,用脚示意,用指点划,

    我们见识过无赖的嘴脸,也领教过无赖的形象,这里说他们行动就用怪癖的口,好吃懒惰的罪人,就是那些必定被强夺一切的,且必定被审判可怜虫。无赖的口中吐出乖僻的话,是他们对于真理的回应,意思是说只停留在言语之上,就算是他们的行动方式。

    这种只将真理实现在嘴边而没有实际的行动,后来的约翰在他的书信中再次灌注了诚实和爱心,用来教训那些在教会中的腐化现象。

    无赖的恶徒却因为灵魂的污秽,而反映真实的叛逆的生命,用乖僻的口说乖僻的话,不仅在言语上抵挡救恩,而且根本上已经没可能实践于行动。

    无赖与懒汉一样可恶,因为心中的诡诈,传达于眼神的,就流露出罪恶的本来面目;传达于脚的信息,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机密;用指头点划,教唆指引不归的路,朝向陷阱和犯罪。

    心中乖僻,常设恶谋,布散纷争。

    所以灾难必忽然临到他身;他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

    无赖与懒汉,在行为上表露他一切内在的生命,体现出犯罪者最原始的面貌特征。魔鬼从起初就犯罪,原罪的缔造者贯穿于人类生命之中,就是借着这些不爱真理,喜欢作弄诡诈的人身而彰显。透露出无知和肮脏的灵魂内幕,正是被败坏了的心。

    所以,藐视真理,无视真理存在的灵魂,就在罪人的心中运行罪恶的主权。他们属于被污秽的,属于魔鬼的儿女。心中常有的就是乖僻,自私与专横;常设计恶谋用以达到维护自尊的灵魂;布散纷争善于从混乱中谋得利益。

    因此,罪不可恕的那些败类,必然要被更新的完美所取代,这是照着属天的至高者的超乎万有的意志所预定的。灾难,意味的不仅是神对世界的震怒,也意味着神对于世界的救赎,不再以宽容而反映出世界所以为的耽延。灾难同时,也是对于不肖真理者,最有力的回答。灾难也常以忽然临到的迅猛,来报应必定被审判的败类,只有在灾难面前,骄傲和自尊的头颅才会垂下。有常常以无辜和后悔的心态,表露出对于灾难的敬畏。然而,在蒙恩的时节和时机,在需要人们去把握的时候,人们却以自尊来替代天尊,以满足自我的罪性来朝拜魔鬼和偶像,那里还存留什么对于上天的敬畏。

    所以灾难必忽然临到他身;他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这话是智慧者从神领会的天道,是可以长存并被实现的预言。当人们在灾难面前再次低下骄傲的头颅时,有那么一天你会发现朝向悔改的天路已经断绝,那属天的门已经关闭。没有门路时,你待怎样?在医生伸出援手施行医治的时候,病人说我没有病,你离我远点;在病入膏肓的时刻,再求医生,同样的顶撞就如一面墙壁,你自己知道,也必亲自品尝碰头的滋味。

    因为神没有时间的制约,所有临到世界的时间观念,也都是为了实现救赎和再造的目的,意味着要恢复属灵的秩序和宇宙空间的圣洁和光明。临到时间的救赎,就是饶恕;临到世界的灾难,就是审判,总在突然间,发生在人有限的时间观念里;总在饶恕之后,施行审判和刑法;总在怜悯和体恤之后,拯救无数蒙恩的灵魂。神的震怒常发生在那样的人群,与其说是报应,倒不如说那是一种必然形成的规律罢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而我们基督徒的一切忧虑,都将随着生命的更新,而随风飘散,并且要获得永生与永恒之中的幸福。这也是真理,也是必然成型的规律。

    耶和华所恨恶的有六样,连他心所憎恶的共有七样:

    为神所憎恶的,都是与那将来的世界无份,因为神定义美好的世界里,将充满着爱的精华,已经璀璨的生命原色。众光之父必然要因为永恒同在的缘故造就光之子,乃是出离黑暗入光明之境的君尊族类。

    就是高傲的眼,撒谎的舌,流无辜人血的手,

    神的恩典,在一切相对而立的世界中,要为一切在刑罚中的罪人预备悔改的道路,这样可以因着他们的求告而将怜恤人的恩典赐予他们,那些因着信而跟随,与神同行的人,必然会因着神对世人的怜悯而获得从神而来的饶恕和恩惠。一切自尊的人,都是罪人的生命样式,以之所以被定罪的眼目,在那里惺惺作态。呈现在外的流露,有本能于生命色泽的反映,以撒谎的舌头,在世界中显露自己的智慧和聪明,且不知那是真实的愚昧!高傲的眼,无视于自身的凶险,更无视于临到世界的拯救大手。撒谎的舌头,正是他们自我生命的展示,成为被审判者的标志。那流无辜人血的手,不仅是满手的罪恶,而且灵魂已经被邪恶装满。他们的手,被神憎恶,不仅是因为他们自身,而且同时因为他们曾拒绝被洁净的机会。不蒙怜恤的族类,因为无药可救,所以神定义为审判的内容,也就是决意割舍的部分。因为人的手流下了无辜之人的血,所以,侵犯别人生命权利的,神必要讨伐,也因此意味着是对于自己的残忍,说起来这也是愚昧无知。这也是为这个世界的救赎而设立的权益和保护法,每个生命都是从神而来,都是从完全的那一本而来,都是义人的后代。所以,神的话发出,就成了不会变更的约定和法律,

    图谋恶计的心,飞跑行恶的脚,

    无知的罪人,心里埋藏着诡诈和自以为聪明的计谋,从心里发出邪僻的意念,预谋计划和获得利益。为着心里存着的那份聪明和计划,为着满心的利欲,灌注在脚上的力量就充满了罪恶的色彩。害人的心,飞跑的脚都是神所憎恶的。人因为罪恶,就献出无知和愚昧,残害别人获得自己的益处。因为心里没有神,就胆大包天;因为要维护这卑微的生命,所以就不择手段的作恶,以此行为方式运行的世界,就是注定要被审判的世道。

    吐谎言的假见证,并弟兄中布散纷争的人。

    罪恶的世道里,有为自己的私欲而不顾别人死活的,他们口吐谎言,正是魔鬼的儿女,为一切虚晃的作见证也必进入虚晃的行列。这是生命的悲哀,是十足的愚昧和败坏。那些在弟兄中布散纷争的人,也具有同样的污秽之灵,在极端时刻挑起极端纷争,积蓄极端的伤害和风险。魔鬼从起初就犯罪,与他同类的都是他的儿女,都已经是被审判的对象,必将在审判之中,随着审判和更新的进程而归于无有。王权交错,在末日要上演惊天的对决,正是消除一切对立面的存在,正是福音相对论应当完结的时刻。当世界再没有相对存在的对立局势,一切就归于和平了!那正是和谐的世界,因着对于灵魂体的全面降临更新而使世界焕然一新。

    我儿,要谨守你父亲的诫命,不可离弃你母亲的法则(注:或作“指教”),要常系在你心上,挂在你项上。

    智慧者,所罗门君王在呼应自己的儿女,希望在世界中行走的罪人,可以因为谨守耶和华的诫命,不离奇圣灵的感动和劝慰而获得平安以及生命的改变。常系在你心上,挂在你项上,因为这些话语就是生命,等同于生命的价值,是要保佑被护庇的信徒。

    你行走,它必引导你;你躺卧,它必保守你;你睡醒,它必与你谈论。

    神是个灵,是今在、昔在、永远的与人同在的主宰,从根本上没有放弃与人,照着自身生命的形象和样式而造就的人类脱离实在生命的交融关系。人所能理解的层次,以父母的慈爱为最大和最无私,但这些本性的流露出于神性的本质内涵。当神再次以这种人能领会的层次来作人类的父母时,就感动万千,使生命之光在相互的交相辉映中产生共鸣。无论是旧约还是新约时代,都有因着这层相交的感动而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

    因为诫命是灯,法则(注:或作“指教”)是光,训诲的责备是生命的道,能保你远离恶妇,远离外女谄媚的舌头。你心中不要恋慕她的美色,也不要被她眼皮勾引。

    神的道化成生命与人同在,这是在新约时代建立的道路,因着耶稣基督的舍己而完成。在旧约时代,神的灵也同样以仁慈的生命之光光照着被感动的生命,并且与他们同在,与他们同行,指引人们前进的方向。道在人的心中,必定成为光明的形象,就是人心中的信念,人心中的灯,生命之光。人们将因着这种同在关系的确立,而获得独一神的保佑,那些如**般试图败坏圣徒的魔鬼,就在外邦女子的身上显露的美色,你已经有了抵御被勾引迷惑的力量,可以得胜有余。谄媚的舌头,无论吐出怎样诱惑之词,在你的心中却已经有了相爱的亲人。人心中的爱,因为有了相交共融的喜乐,所以,就不愿意放弃这最美的享受和满足而另寻新欢。生命只有因真爱的牵引,才能最终归回。

    因为**能使人只剩一块饼,**猎取人宝贵的生命。

    人若怀里搋火,衣服岂能不烧呢?

    与此相反,与**联合的,就是与撒旦相交,你得到了属于肉体的欢快,而出卖的却是自己的灵魂。人会因为生命的匮乏而显著于肉体上,就成了一块干巴巴的饼,是被榨取和收刮妥当了的。人若怀里搋火,衣服岂能不烧呢?同样,心里焉能整夜被欲火点燃,岂有不被烧烤干瘪的?!

    人若在火炭上走,脚岂能不烫呢?

    亲近邻舍之妻的,也是如此。凡挨近她的,不免受罚。

    智慧的君王把魔鬼撒旦的道路,比喻成火炭之路,与邪恶相交的**,岂有不伤害脚的。正如人在火炭上走,脚岂能不烫呢?这样的比喻之下,再看亲近邻舍之妻的罪行,岂不正是魔鬼的勾当?任意妄为,颠倒属灵的秩序,抵挡神管理世界的主权。败坏世界的力量,正是通过被败坏者而传播开来,所以必定有审判降临终结被败坏的和败坏世界的势力。

    贼因饥饿偷窃充饥,人不藐视他,

    若被找着,他必赔还七倍,必将家中所有的尽都偿还。

    有一种情形,就是贼因饥饿偷窃充饥,人不藐视他,因为每个人都有本能的需求需要活着的生命供应。不愿面对死亡,这是所有生命的共同本能愿望。但是,如果被找着,他必赔还七倍,必将家中所有的尽都偿还。恐怕也是枉然,因为一贫如洗的他,去作了偷食的贼,来满足来自身体、肚腹的空缺。你叫他吐出来,更是无意。

    与妇人行淫的,便是无知,行这事的,必丧掉生命。

    他必受伤损,必被凌辱,他的羞耻不得涂抹。

    人类除了身体的本能需求,还有另外的属灵需求,往往试图通过肉体的相交而从旁门左道获得供应。岂不知这已经是久已朽坏的道,是已经被审判和刑罚布满的荆棘之路,乃是通向死地。与**行淫的本能愿望,正是源于灵性的匮乏,而造成的慌乱、饥不择食的罪行。岂不知,那里原来更是无底的坑,有魔鬼永远无法满足的索取和吞噬。与妇人行淫的,是将自身的性命交给了外人,彼此的交融,获得彼此的供应,正好被收刮一空,必丧失掉属于自己的生命。所以,思想与现实产生冲突后,就显出这是愚昧和无知。他必受伤损,必被凌辱,他的羞耻不得涂抹。与偷食的贼不同,这种对于灵性的伤害,是被记录永恒的,因为属灵生命本身是永恒的。这种印记,也是可怕的,将被审判的对象。在新约时代,行淫的就被视为是对圣灵的亵渎,并且不可饶恕。

    抵挡属灵生命的成长,并败坏属灵生命的,正是仇敌撒旦。败坏世界的诱惑,正是魔鬼的诡计。当世界真的完全被这样的诱惑侵蚀,成为有着魔鬼印记的族类,那么,为着教会的安危和圣徒的营,必有最后的日子临到。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