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世界所遗忘的
    第二十一章世界所遗忘的

    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样。那时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洪水就来,把他们全都灭了。又好像罗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买又卖,又耕种又盖造。到罗得出所多玛的那日,就有火与硫磺从天上降下来,把他们全都灭了。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这样。(路加福音十七26-30)

    这段经文和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马可福音第十三章的对观记载,可以让我们认识主耶稣的历史观。当时祂在世上的服事已接受尾声,十字架的阴影正逐渐迫近,祂不仅让门徒一瞥将临到祂的事,和他们将面临的景况,并且让他们洞悉人类最终的历史和万物的结局。一般学者都同意,在这段记载中,祂将主后七十年耶路撒冷被罗马人毁灭的画面,和世界末了的景象混合在一起,以显示耶路撒冷的被毁不仅是历史的事实,而且预表了将来世界的结局。

    这个主题实在又艰难,又吸引人,自然引起不少争议,更别提由此所衍生的各种错误了。这是因为人很容易忽略主耶稣和门徒所提出的警告——当慎防过分注重[时间表];每个人都想把历史事件的时间填入圣经的画面中。我绝对无意加入争议之列,所以我只打算指出,这些事实——耶稣使用的字汇只具有一般的含义,祂故意避免设定确切的时间或日期,并且拒绝回答摆在祂面前的问题,只偶而用寓言的词句回答他们——足以说明祂最关切的是奠定一些概括的原则,而非详细而具体的计划。祂无意让人挖空心思去发掘末日究竟那一天会临到。祂乃是盼望历世历代的人都能未雨绸缪,随时预备妥当,并让这种心态成为指引他们生活的准则。

    虽然耶稣对未来历史的世界观是由一些概括的字汇表达出来的,但它非常确定而具体,足以使我们分辨其主要的原则,并将这些原则与其它观点作对比。这一类观点通常都很确定,我们甚至可以说,要测验一个人的信心,最佳之计就是观察他对这些事物的态度。我经常想,与其直接问一个人他对基督的观感,以至于给他亵渎的机会,或容让他对自己所不知的事大放厥词,倒不如问他下列几个问题:[你如何看世界局势?你如何根据你的人类观来解释现今世界的光景?你的历史观如何解释世界现况?依你所见,世界未来的远景是什么?]任何人在回答这一类问题时,都无可避免地会显露他究竟是不是新约所谓的基督徒。我不知道大家对这些问题会提出什么答案。让我用一个问题来总其成:现今世界的景况如何影响你?它使你心灰意冷吗?或者它印证了你的生活观和世界观?它使你悲观丧气?或者你不顾四周所见,依然充满乐观?世界局势使你大吃一惊,或者正如你所料?你对这些问题的答案,正好说明你对基督徒福音的立场。我提出的二选一答案,你只能选择其一,因为没有第三种观点存在。追根究底说来,历史观只有两种——黑格尔(Hegel)所代表的历史观,和新约代表的历史观。至于那些缺乏系统、只模糊相信宿命论的悲观立场,我就不予讨论了。

    我们若明白这两种观点对有关进化的问题说了什么,就能对二者的区别一目了然。在讨论这段经文时,我们应该把自己限定在问题的三方面上。第一方面是论到历史的成因,从某方面说,这是纯技术性的立场。非基督徒的观点相信渐进而稳定的进化过程。它有时候解释进化过程是行动和反应互动的结果,或者是正与反互动的结果。它同时相信,这世界有一个原则,正缓慢而稳定地引导着世界迈向最终的完美之境,因此每一世纪都比前一世纪进步,从某种意义上说,过往的每一件事都多多少少对整体的进步有所贡献。这个趋势是朝上的,其最终的命运和目标就是臻于完美。但此处我们看见的新约教训却截然不同。新约教导的一套系统,强调危机和审判,而非[必然的渐进性]。世界及历史的趋势显然是每下愈况,所以才会为人类带来洪水、所多玛和蛾摩拉二城的毁灭、耶路撒冷的败亡,以及最终世界的毁灭。这一切都在表达神对罪和过犯的审判。从较积极的角度说,若没有外力积极介入和干涉,世界历史早就终止了。这是第一个区别所在。

    第二点则涉及到神和人在历史过程中的地位。根据非信徒的观点,真正活跃的是人,神不过是一个被动的旁观者,祂只关心如何鼓励、指导我们,如何对我们施以援手。真正重要的是人。即使他们谈到[人里面的神圣火花],其真正强调的还是人自己拥有的神圣火花,而不是神将自己的火花放在人里面。他们相信人本身、人的力量、人的能力,认为历史就是人所成就和将要成就的事之总合。另一方面,圣经主要是记载神的所作所为,和祂将来要作的事;圣经并未将人彻底地搁置一旁,毕竟神的行动不仅是针对人而发,而且经常是透过人来完成的。但重点是在神身上,神是创造者,是审判官,是救主。神照祂自己无上的旨意掌管着历史。根据圣经,历史并非人的作为,而是神关于人、针对人的作为。正如主耶稣所说,最重要的是祂的来临,祂的死,和祂的再来。这才是惟一重要的历史。人可以作许许多多的事,但只有一件事攸关重大,就是人子在神国度的荣耀中降临,带来历史的终点。

    第三点是,这些对人的观点受到历史过程的影响。对非基督徒而言,他们最引以为荣、津津乐道之处,就是人一直在稳定地进步。他们把原始人和现代人一比,不禁沾沾自喜。其整个论据是:随着时代推移,人类必然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各种缺点会一一淘汰,逐渐趋向完美。物换星移,这个世界只会变得越来越美好、高贵,从前各种使人类蒙羞的事物终将冰消瓦解,无影无踪。根据这论点,人类的光景必定蒸蒸日上,渐入佳境。

    主耶稣在本段经文中,完全**了这种立场。让我们再来看一次。[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样。]以及[又好象罗得的日子……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这样]。你是否看出其中的意义?主耶稣回到历史的黎明,不是几百年之前,而是人类最初的历史。祂的论述最叫人惊讶的地方是,到了末日,人类的光景基本上与最初无分轩轾。我们竟然还在为过去一百年的进步自吹自擂!根据主耶稣的看法,人类与四、五千年前相较,并无多大差别,甚至在原地踏步。此处让我们清楚看见,这两种历史观之差别,就是肤浅和深刻的观点之差。一切改变和差异都可以在人类生活的表面显露出来。人类过去、现在、将来都可以在世俗的知识和科学领域中突飞猛进,在文化上日新月异。尽管如此,人类的本性和灵魂最深之处其实毫无异样。早晚这个事实会以不同形式暴露出来。那些只看到生命和世界表面的人,总是对人类信心十足,充满乐观,然而一旦面临现今这种景况,就会变得大惑不解,提不出任何解释。另一方面,基督徒的观点较深刻,知道没有什么好期待的,只要人类的本性不变,早晚都会引起同样的反应。此处耶稣是在强调导致人类各种反应的基本原则,这个基本原则必须对人类一切恶行负责。用[属世界]或[世俗心态]来描述是最恰当不过的了。这是人类从一开始就有的心态,迄今依然不变,而且会一直持续下去,引起无穷祸患和悲剧。它带来世界最终的毁灭——万物的结局。

    你知道这不仅是神学问题,而且与你攸戚相关?根据主耶稣的意思。世上只有两种人——存着世界心态的人,和未存这种心态的人。他们最终的命运完全由此事实来决定。属世界的人将与洪水之前的人,以及所多玛、蛾摩拉人分享同样的命运。另一种人则与挪亚、他的家人、罗得同列,是蒙拯救的人,你属于那一种呢?

    为了帮助你回答这个问题,我打算探讨此段经文所揭示的这种光景之特色。主耶稣选择洪水以前的人和住在平原城市里的人为例。创世纪对他们有很详细的记载,我们也很熟悉。或许你会感到奇怪,为什么主耶稣对他们的恶行只字未提?祂其实知道得很清楚,但祂决定只强调他们的属世和属世的心态,而未提到这些人所犯下的一连串罪行。理由何在?显然祂别有用意。

    答案是,耶稣关心的是原因,而非结果。洪水以前的人和所多玛人固然罪大恶极,但关键在,他们为什么会恶贯满盈?导致他们沦落的原因是什么?答案是,这一切都是由属世的心态所引起。至于它以何种方式表现出来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心态。可惜我们经常忘记这种重要的区别,其实我们对此耳熟能详,因为我们经常在不同领域中与其照面。让我举例说明。有些人高兴起来就手舞足蹈,有些人则默默地欢喜。有些人喝醉时又吵又闹,有些人则闷声不响,甚至笑容可掬,但两人都在醉酒状态。有些人表达情感相当直率,爱恨分明,但其内心的爱与感情并不一定比那些较保守、木讷的人丰富。此处的经文也是如此教导。我们对人和对历史的观点错误,因为我们只从表面来观察,而且只对行动感兴趣。主耶稣教导说,神看的是内心。有人属世界到一个极端,甚至变得暴力。但这只是他们表达的方式有误,它也可以用完全相反的方式,以备受尊敬的方式来表达。

    所以我们要反省自己是否陷入属世的光景,但必须根据主耶稣对罪的定义,而非我们自己的定义来思考。根据祂所说的,这种光景是用以下几种方式表现出来:

    第一,世界的心态忽视人类本性最崇高的部分,只活在最卑下的层次。

    在洪水之前,[那时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罗得的时代也一样,[人又吃又喝,又买又卖,又耕种又盖造]。这些活动在现今不仅合理,而且成了日常生活不可少的一部分。它们本身没有错,这些活动是无辜、无害的。为什么耶稣特别提出来呢?因为从某一方面说,整个圣经故事、人类的事故,以及人的祸患都包含在其中了。神依照祂特定的计划和模式造人。祂照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赐给他们恩赐和能力。祂给人灵、魂、体。好叫人本性的每一部分都能充分发展,各尽其功能。人的吃、喝也是神自己计划的,祂给人身体,就是我们所谓动物性的部分。神又供应食物和水,以满足人身体的需要。神愿意人过群体生活,与其他人一起享受创造的福气和喜乐。因此神制定法规,设立婚姻、家庭以及生活中其它活动。祂也供应人灵魂的需要。[人又吃又喝,又买又卖,又耕重又盖造。]是的,这些绝对合法,若随意加以谴责,都是错误的,不合乎基督徒的行径。那么主耶稣为何在此提出来,似乎认为它们会导致灾难?这些事物固然有其地位,然而一旦成了生活惟一的内容和目标,就难免本末倒置。神给人灵、魂、体,祂也一一供应人每一部分所需。人若只为身体和魂而活,却完全忽视自己的灵,就错过了神给人最高、最大的礼物,而自甘居于最低下的层次。这是古人最大的问题所在。他们只热衷耶稣列出的这些事,对其它事物则毫无兴趣。这就是他们生活的全貌——吃、喝、婚姻、家庭、工作、享乐。他们丝毫不顾自己的灵,未想到人类本性中较高的层次,更无暇去培养神给人最高的恩赐。

    我在本讲开头提到一个概括的原则,就是圣经教导说,历世历代以来,人类主要的本性并没有什么改变。这番话岂不得到了极佳证明?洪水时代的人,和平原诸城里的人,其光景与今天的男女有何差异?确实,我发现这是对现代人最佳的描述。还有什么比这更生动传神呢?吃喝显然在这些人生活中扮演了比前人更重要的角色。吃喝成了他们生活的目标,和茶余饭后的主要话题。嫁娶?是的,安定下来,把追求安逸生活当作最重要的目标。买、卖、工作、赚钱,以换取更多的舒适和享乐?耕种、盖造?不错!现代人就是这样过活——舒适、安逸、财富、享乐——这些历历如绘地展现了现代都市、城郊、乡下生活的全貌。人们岂不就是为这些东西——家庭、房子、无线电话、旅行车、报纸、俱乐部、享受、游戏、娱乐——而活?再加上工作或职业,就占据了一般人的大半生活。特别是工作,被视为无可逃避的责任,往往夺去人许多时间。[吃喝]五千年前如此,今天依然如此。

    朋友,你的光景又如何?你花多少时间来思想你的灵,就是你较高层次的本性?你花多少时间来培养灵命?这种只追求满足身体和魂需要的生活能使你满意吗?你对自己的生活是否有所不满?你是否苦苦挣扎,想要得着更好、更高尚的生活,甚至不惜牺牲食物、金钱、享受?你是否越来越渴望属世的生活,而对得到的人羡慕不已?或者你渴望更大、更广,具有属灵和永恒价值的东西?你是否看穿了属世生活的渺小,狭窄和低劣?你是否知道神对你有更伟大的计划,你若忽视祂给你的恩赐,就是在侮辱祂?我们若为现今世界文明的昌盛进步而吹嘘,岂不愚昧?因为人类不论贫富,受教育高低,其野心仍然与古人毫无两样,他们寻求的依然是吃喝、嫁娶,买卖,耕种,盖造。

    这种生活观的第二个特质是忽略来世,只活在今世。

    主耶稣用生动的字句清晰地指出了这一点。他们照常作乐,[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洪水就来,把他们全都灭了];世人寻欢作乐,一直到罗得离开所多玛的那日。此处说,[又吃又喝,又娶又嫁。]这种生活不仅低下,而且懒散、狭隘。但我不打算过分强调这一点,因为这里面还包括一种自鸣得意的心态。我们只要略读古代典籍,就能知道从古至今世界在这方面改变甚微。那些人轻易就显露了他们对生活的自豪。所多玛的生活是多么逍遥愉悦阿!它有独特的风情,时装和娱乐,正如今日一样,大多数人都喜欢往城市跑,去体会都市生活。牧羊人的生涯一向受人轻视,每个人都想[进城],在大街上游荡闲逛,谈笑作乐,享受大都会生活的情趣。这看来多么有趣,轻松!多么吸引人!他们从不想别的,从未考虑结局。只是混口饭吃,过一天算一天。

    但我们必须谨慎,因为骄傲在这里又现身了。人们以为那种生活会永远持续下去。于是他们不断耕种,买卖,建造。他们安顿下来,享受人生,并作长期定居的打算。除此之外,他们从未想过今生以外的生命,或这个世界以外的地方。他们惟一注意到的未来,就是现今生活的延续。生意、享受、工作、玩耍、房子、车子以及其它一切东西,这种生活为何不能永远继续下去?何必停止分期付款制度、健保计划和现代一切发明科技?何必为将来烦恼?今生既然如此美妙,何必费神去想结局,以及另一个世界的事呢?何必经常从整个游戏退出,去伤脑筋思想未来的结果呢?既然花心力去思想只会使我们忧愁不乐,那么何必去想呢?继续作乐吧!于是他们依然故我,[洪水就来,把他们全都灭了]。

    今天人类依然故我。我们认为既然世界突飞猛进,就再也不会有战争了……[直到]战争实际爆发的一日。我们以为现代医药发达,不会再有瘟疫或时疫爆发……[直到]伤寒症一发不可收拾。我们坚持没有神,死后也没有生命和审判,[直到]我们发现自己实际站在祂面前,或者根本站立不住而俯伏在祂脚前。朋友,你呢?你如何生活?你可曾想过世上生命结束时的情景?你思想过那超越坟墓的永恒吗?你可曾试着未雨绸缪,预作准备?不,我不是说你应该退隐山林,在陋室或山洞中过着隐秘、艰苦的生活。你大可吃喝、嫁娶、耕种、买卖、盖造,享受神以祂无限恩典所赐的一切美善之物。是的,你可以这样作,但却不可为此而活;切莫被它吸引、控制、主宰。你里面有一个不朽的灵,你在世不过是客旅。不久你就会到另一个世界,与神面对面相聚。凡是对此浑然不觉的人,有一天毁灭骤然临到,就要大惊失色。不要被世界的繁华误导,那些不过是[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早晚[都要过去],你也要随之而去。[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你是否能为此而感谢神呢?

    这种属世的生活观最后一个盲目之处是,它忽视了神,对祂恩慈的警告和应许的救恩充耳不闻。我要再重复一次说,人类的本性并未改变。可悲的是,现代人依然无知地认为,在文明昌盛的二十世纪,不信神和拒绝信仰乃是时髦而光彩之举。其实这种态度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它不断导致人类的堕落,并带来神严厉的审判——洪水泛滥,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毁灭,旧约时代以及主后七十年耶路撒冷的毁灭等。到人子在祂荣耀中显现的那日,就是历史的终结之日,它必为人类带来最后的审判。基督徒不必因人的不信和不敬畏神而感到悲观,甚至怀疑起福音的真实性,因为这一切早已预言出来了。主耶稣在另一个地方,岂不也用问题的形式,说到同样的话吗?[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路十八8)。不信的人非但故步自封,一成不变,而且他们实际应验了主耶稣自己的预言。

    我不打算对此多说,但我要你们留意这一切的可悲。人类拒绝神,是在自取灭亡。他们罔顾神的警告和应许,结果为自己招致祸患和咒诅。虽然如此,神从未转身遗弃人。如果人类的历史只是记载人的故事和人类的努力,那么它早就退化为一部沉沦和腐败史了。但感谢神,事实并非如此。虽然人频频犯罪,自高自大,但神从未停止对人的爱,从未停止祂的行动。祂俯首观看世人,看见世界悲惨、愁苦和无可避免的结局。祂已经警告过人类。祂差遣挪亚向百姓传讲悔改的信息,呼召他们离弃罪,回转向神,免得大难临头。神指示挪亚建造方舟,以此警告人。后来祂又在平原城市使用彼得所谓的[义人罗得]去向百姓传道,呼吁他们及时悔改归向神。祂继续在旧约时代透过律法、先知和其它方式这样作。祂不断警告百姓转向祂,以逃避将来的震怒。最后神甚至差遣祂的独生子,拿撒勒人耶稣,就是我们一直在研讨祂话语的那一位。耶稣不仅提出警告,传讲称义的信息,呼召人悔改,祂所成就的事简直无以计数。挪亚不过建造方舟,呼吁人悔改;罗得能作的也仅限于此。但主耶稣带来了救赎之法。祂不单单揭露罪,而且代人受刑罚,替人类赎罪。此处说到祂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这正是祂的遭遇。祂被弃绝,受人轻看,又被钉在十字架上,遭到杀害。但藉着祂的死,祂传讲了一个信息;凡相信祂的人必能罪得赦免。挪亚只传讲义,他以建造方舟来显示他的信心。但此处这位人子是凭着祂自己的血说话,祂不是说[救你自己吧!],而是说,[我已经为救赎你而舍命。]

    我们都得罪了神,理当受刑罚。我们遗忘祂,忽略祂,轻看祂的生命之道,只想取悦自己。所有当受刑罚的人早晚必被刑罚。有一天基督将回来,审判这世界和世上所有的人。祂已亲自提出警告。但祂也提供了一条逃脱之路,一个救法。祂提供白白的赦免,不论你罪孽如何深重,都能有一个新开始,享有新生命。凡忽略和拒绝这一切恩典,只为今生今世而活的人,前面只有灭亡一途。凡接受祂的人就能翘首期待祂来临的日子。因为祂来的时候,他们就能看见祂,并且要像祂,将永远与祂同住,一同作王。你是属于那一类呢?不妨现在就作出抉择,听祂的声音,把自己献给祂。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