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上帝话语无以伦比的力量与能力
    第十三章、上帝话语无以伦比的力量与能力

    1、圣经与道德

    引言:首先,无神论不能产生真道德。如果人不信上帝,也就不信人在死后要面对上帝审判这回事,那人就只能活在今世了。可这样的推论必然催使人去更多的犯罪。因真如此的话,那为什么不及时行乐呢?既然人只有今世,也就不用为为自己一切所作的担罪责。所以只要自己的私欲得以满足,别人的死活又算得了什么呢?“让我们吃吃喝喝,尽情纵欲享受吧!因为明天我们都会死的。”无神论使人只求今世肉体与物质的满足,更无对上帝的敬畏与对死后审判的恐惧。所以犯罪作恶也更加无所顾忌。因此人心若没有上帝律法的约束,其道德就没有内在的支点或基础。便会溃败于魔鬼和自己的罪性之下,成为罪的奴仆。古人说,人在做,天在看。而一个不敬畏上帝的人,将是难以使人信任的。有人说,首先我怕上帝,其次我怕不怕上帝的人。

    第二、出于人的宗教虽然在可某事某地,产生对道德积极的影响。但却不能产生普遍与根本性的改变。这是因着人类自身的有限和有罪性,使得其所理解与设想的宗教或上帝,受到了人类理性和罪性的限制。结果不可能超越原因,因“凡 好 树 都 结 好 果 子 , 惟 独 坏 树 结 坏 果 子。”(太7:17)出于人理性的神,必定在人之下。而创造护理万有并赐人理性的上帝,一定无限高过人的理性!因此除非上帝主动启示,便无人能够寻求并认识上帝。人本宗教中的神是人类理性的产品,是有限、有罪和虚假的。当人把这样的神绝对化,继而成为宗教信仰时,便产生了许许多多以宗教信仰为理由的罪恶。整个人类历史我们都可见宗教性的败坏,很多性乱、杀人、战争都是打着上帝或宗教的名义。很多时候,持错误与虚假宗教信念的人,往往非常狂热虔诚,以致产生比无神论更大更可怕的罪恶!

    a、唯独圣经真理使人得着道德生活内在力量

    因着上帝把良心放置于每个人里面,所以世人才有着普遍一致的道德观。但人类良心的功用虽然还在,然而因罪的所污染,无人不抵挡和越过良知,以致灵性昏暗。转而以自己有限有罪的理性与知识为标准或权威。由此人类便失去了由独一上帝而来的,在人之上,绝对无缪的道德依据。这正是世界多有争战、矛盾的根本原因。于是上帝向人类赐下了他所默示的圣经,以清晰明确的文字形式,把上帝的绝对标准、真理与原则向人类重申。

    唯独圣经是上帝完全无谬的启示,因此人唯独通过圣经,才能突破自身有限与罪性,真正认识人类思维根本不能测度的上帝。唯有相信《圣经》人才能认识上帝,继而看见自己全然败坏、污秽、无能、软弱的真实光景。如前所述:对上帝的认识,使人知道上帝完全公义,极恨恶与不能容得罪,并且将来必彻底永远的刑罚一切罪。而且人一切所思、所说、所行的哪怕最隐秘的,全知全在的上帝都看见,都知道,都必要审问。(见:传12:14,太12:36)上帝之律法是完全公义的,刑罚也超越今世,乃是永远的。且绝无疏漏错判,更是不能逃脱!以上认识使人对上帝生出真实的敬畏之心,并因着惧怕上帝的刑罚,而在消极意义上不敢随从肉体私欲任意作恶犯罪。这样上帝之律法在人里面,便有了良心和世间法律所没有的,对罪恶约束的内在力量。

    上帝拯救世人是因他完全的慈爱与怜悯。这样上帝藉着人的信,使人透过《圣经》,在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上,真正感受认识到,上帝那无以言表,无法测度,完全与无限的大爱。并由此生出对上帝真实的爱与感恩,而积极的不去犯罪,不做上帝恨恶的事。于是人心便有了两大超越人自身的,胜过罪恶的力量。一方面在消极层面,因着对上帝的敬畏而不敢作恶。另一方面因着对上帝的爱与感恩,而积极的不去作恶。而后者将比前者给人以更大的胜过罪恶的力量,因是主动的,积极的。更重要的是圣灵内住在基督徒里面,以重生的大能赋予他们力量,使他们能以得胜自身罪性,活出圣洁生活。                                                    

    b、唯独圣经是绝对无缪,在人之上的道德依据

    人人都默认且在试图应用那在人之上普遍的绝对标准。当你为自己临到的不公义待遇争辩时;当你争取自己的正当权益时或辩论是非对错时。都无意中承认和试图应用此普遍标准。实际上,所有人在良心深处感知到的绝对权威与标准,显明有一位在人类之上的赐律者。然而如前所述,人类的罪性又使得他自相矛盾的否认了。这就是世人各说各理、自以为义、互相争竞、伤害的深层原因。

    我们看到不敬畏上帝的社会,不能建立长久普遍道德的根本原因在于,拒绝接纳在人类之上,上帝启示的圣经为绝对权威与标准。取而代之的是出于人在人类之下的法律、哲学、伦理、主义、传统(如孔孟之道)等等。人类再伟大的理论也必是有限、有错与可变的。也就没有资格成为绝对权威,更无资格要人无条件顺从。所以世人道德的维系与标准,总是那样的软弱与混乱。例如,任何国家都有反对同性恋的声音,但立场的坚定与清晰却有巨大不同。非基督徒的反对,是因着同性恋违背了人类伦理和正常生理。但如前所述,出于人的认知,必在人之下,且是有限和非绝对的。这国那国;这人那人;此时彼时,都有各不同的见解与认知。你认为罪恶事,可能有人却看为正确。如恐怖分子便认为自己杀害无辜有着正当甚至神圣的理由。所以非基督徒反对同性恋的声音,不但说服不了同性恋者,连他自己也说服不了,更没有资格要他人听从顺服。因他并无绝对权威标准为依据,所以他们的反对定会像面条般软弱。而基督徒的立场却异常的坚定和清晰。因他们是以在人类之上的圣经为绝对权威与依据。

    上帝创造、护理、决定万有,所以唯独他拥有至高与绝对主权。唯有他能够且有资格给受造的人设立标准与权威,并要求每一个人无条件顺服。而且上帝全知、全能、全善为真理之本体,因此他启示的圣经也绝对无谬乃完全的真理,值得人完全的尊崇与信靠。而且圣经远超越一切人类作品的圣洁、公义、良善、智慧及整体性,也见证自身为上帝完全的启示。因此唯独圣经超越一切人间的权威。如果人们以圣经为绝对权威与标准,道德便有了清晰、无谬、至善的绝对依据。这样人与人,国与国之间,就少有矛盾与冲突了。

    2、圣经与科学

    引言:现在人们通常所说的科学,并非指500年前的科学。而是指随着宗教改革诞生的现代科学。因为现代科学产生了古代科学远远无法相比影响力。现代科学的影响是真正普世性、持续性与彻底性的。人类物质生活的每一层面,每一细节,几乎都受到与依赖现代科学的影响与改变。否则就不会有你习以为常的牙膏、电灯、手机、电视、汽车、互联网,现代农业、医疗等等。如果现代科学没有诞生,那全人类必和500年前一样,油灯、人力、马车、耕牛、粗布。人们也断不会有今日这样对受造物如此全面深入的了解。现代科学使人类世界天翻地覆的改变与更新了,使得人类物质生活达到了前人更本无法想象高度。问题是,为什么现代科学(或称经典科学)只诞生自宗教改革后的西欧,却没有发生自其它任何时地?

    a、现代科学没有可能诞生自其它时地

    “最早的科学究竟从何而来?大约是始于基督降世之前的六百年,希腊哲学家开始对生命的存在及自然界的安排做一连串非神学性的探索时开始的。他们努力地朝原始科学的方向走,但却未发展出任何像现代科学的盛况,若是有,在公元一百年前我们即可能已处在核子及太空时代了。希腊人的脑子看这个自然界大半是简单地为了显扬伟大的希腊之名而有的,世界是不应该被改变、被利用的,只应该是单纯地被了解,他们做的只是头脑运动的游戏,应用理性的推理系统,而推出了许多很棒而有趣的事实,但从未发展成为「科学时代」。”

    古希腊的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的上帝,是一位用先存于他的理念与质料创造万物的上帝。因此他们的上帝就不是绝对永恒者,是受到先存于他甚至在他之上的理念或质料限制的上帝。那么理念或质料又从哪里来?实际上若没有上帝的创造,一切都没有,包括理念与质料。神论的错误与混乱,必导致对万物理解认识的偏差。于是他们便赋予万物(太阳、星辰、动物等)神性,或当作次等神。他们的上帝如同一个生育者,如母亲生孩子一般。这样上帝与受造物便没有本质的区别了。如此混乱与模乎上帝与受造物的本质差异,不单使人因着不敬畏尊崇独一上帝,而落入道德败坏。也必会阻碍科学的发展。因如果受造物具有神性,那人们便不能也不敢于深入研究了。

    “因为回教这个宗教信仰的缘故,现代科学也不可能存在于阿拉伯人当中。为什么?主要乃由于他们的宗教,因为主宰回教的是一种宿命论,既然各样事情的命运都早已注定了,很明显地,没有必要再试着去驾驭和研究大自然而来改变什么。”宿命论是对上帝预定的误认,宿命论者认为上帝既然预定一切,那人就必如木偶般毫无自由,于是落入消极无生气人生中。如此推论上帝就是罪的源头,人也不用担当罪责了。而唯独圣经清楚启示了上帝的预定:上帝即预定一切,又不消灭人的自由、意志、努力及选择,因此人要为他一切行为与选择担当的责任。另一方面,人一切的思想、意志与行动,甚至在犯罪的进程中,也都是在神的全知与管制之下,都他的预定旨意之内。

    “科学也绝不可能来自于信仰灵魂之说的中南非或世界上其它的地方,因为他们从未在自然界中做过实验,他们相信万物——不管是石头、树或动物或任何其它的东西,都有一个活的不同的神或祖先之灵魂在其中。

    科学也不会起源于印度的印度教或中国的佛教,因为印度教及佛教都教导肉体的世界是不真实的,只有世上的灵魂才是真实的。任何人必须学到的最大一件事就是肉体的世界并不真实,因此,没有理由要穷其一生探索这个不真实的世界。”——引号中摘自:《如果没有圣经》一书

    科学甚至不可能诞生自今日流行的理性主义或非理性主义(后现代主义)。理性主义以人的理性为终极参照与标尺。这样他们就必须假定人的理性可以评断与知晓一切。因此理性主义本质上是非理性的。他们在明知人类理性是有限、有罪、可变、不绝对的情况下,仍然自相矛盾的以人类理性为终极参照。如此科学便不能突破人类自身的限制,而大受阻碍。因科学工作本质上还是以超越人类自身的一些基本信念为前提的。

    而非理性主义否定了理性的绝对性,承认人类理性的有限性,根本不具能力测度与透知一切事物。可他们却没有归正以上帝与圣经为终极参照与绝对权威。于是走向了更大的混乱与败坏。最后非理性主义还是不得不与理性主义一样,刚硬矛盾的仍以人类理性和喜好,为终极参照与依据。

    正如傅瑞姆在其著作《上帝话语的教义》中所言“他们毫无根据地将自己的思想作为真理的终极标准来坚守。同样,他们也在用理性主义的方式来高举非理性主义,将自己的思想作为终极权威来假设。因此,在不信的思想中,理性主义与非理性主义恰如一枚银币的两面,然而这两者却是彼此矛盾的。这种矛盾实际上就是来自不信思想里的非理性。非理性渗透进入了人类知识所有的领域。从此我们可以看到理性自主的假定破坏了所有的知识。罗马书第一章明确地告诉我们,撒旦和他的追随者对上帝有着明明的认识,可他们却阻挡这知识。他们对上帝有明确的知识不是因为他们选择了自主,自主的理性永远不能让我们认识上帝。如果他们始终如一地坚持自主性,他们将一无所知。”

    科学也不可能起源自无神和唯物主义观念。如果上帝、天国、灵魂、意义、真理、美善和其他一切属灵事物都不实际存在或必须以物质为载体与前提。那么求今世满足便是一个人最高的生活目的。把今生或物质生活(性、食物、肉体满足)当做生命的全部。这样人对属灵与永恒事物的关注与追求,必会大受阻碍。因为一切属灵事物在他们看来都是以物质为前提或并不实际存在的,所以是无用的,不现实的、无意义的。于是他们就会把这一切从自己的思想中剔除。这样便失去了探索与追求真理的动机和理由。

    b、圣经赋予科学核心动力与神圣理由

    圣经启示上帝赋予人无比尊贵荣耀的命令和责任。就是要人管理治理其他受造物。(创1:28。2:15)因此人类的地位必高于其他受造物。上帝也必赐人以治理管理的能力与智慧,去了解认识万物。这样人就不会担心对受造物的研究,可能会得罪其他它们。反观很多异教常赋予受造物神性,而不敢去研究了解。圣经启示上帝赐人的本分与最高的人生目的,就是要人完全顺服上帝并荣耀他的圣名。如此科学工作才有了远超于世俗功利目的核心动力与神圣理由,从而促成一系列科学发现与突破。科学工作是实践和达到人生首要目的的途径和方式,及顺服并荣耀上帝之名!这一点尤为重要。

    那些在科学方面,取得重大成就或世界性影响力的人物,都不是以追求地位、尊荣、钱权等目的而达成的。他们都是热爱自己所从事的领域,并以单纯的存心去追求发现,上帝彰显在受造界中的真理与美善才达成的。无神或唯物主义必导致的世俗生活态度,可当人以世俗目的去追求知识,就是说,他的工作与研究,不过是他们获得属世目地的途径或手段。那么他将难有重大发现与突破。因为他们寻求的动机与目的是错误与偏离的。就如以物质利益为目的的恋爱或交友,不能得享与明白真正甘美的爱情友情一样。同样若无对上帝和圣经的信仰与尊崇,人类便难以超越世俗与私欲,而以一颗单纯之心与神圣动机去研究了解万事万物。

    c、圣经把人从人间传统与权威中释放出来

    如前所述,上帝全知、全能、全善为真理之本体,因此他启示的圣经也绝对无谬乃完全的真理。当然无限超越人间最高的权威。无可否认,人类个体的认知,很多都是从各种传统或世间权威(如老师、书籍或媒体)学习而来。然而因着人类乃受造物并非绝对者,且有限有罪。这就使得人间最坚固的传统与权威,也必是不完全、非绝对和有错谬的。然而堕落的人性总是易于盲从与高举世间的传统和权威,确忽略忘记人的有罪有限。因此人对自身与宇宙的认知,就必须以超越自身的圣经为绝对权威和标准。否则便不能突破自身的限制,产生对事实真相深入且完全的认识。

    如此上帝启示的圣经,便成为人类可完全放心依据和跟随的指路灯。使人类不受自身与环境的限制,产生对事物完全正确的解释并持守在正途之上。上帝绝对真理的话带着至高的权威,每个人都当完全服从!因此一个敬畏上帝的基督徒,敢于反对人间最高的权威。纵然是他一个人与整个世界反对,他也有足够的力量与勇气。因为哪怕全世界人所说的都与圣经不符,还是圣经说的对。纵然全世界都不信圣经,他也要信圣经!所以当我们发现人的理论或观点与圣经不合时,便有责任指出并坚持圣经真理。哪怕最卑微的人,面对人间最高权威(如教皇)亦当如此。我看到马丁.路德就是依据圣经启示,人称义唯独是因着信的真理,勇敢反对当时世界最高,且持续千年之久天主教的权威。他真的可说是一个人于整个世界对抗。

    同样伽利略、哥白尼等科学家,因着独尊圣经。而敢于发出与天主教对世界描述不同的意见。他们都在一个基础或大前提之下,即以圣经而不是人间观点与理学为绝对权威与标准。被称为现代实验科学真正开创者的弗朗西斯.培根认为:科学中的一切不幸,在于人过于高举自己的理性。他说:我们继承了始祖的罪孽,想与上帝同等,其子孙甚至想超过上帝。人总想万事万物以自身愚昧的意志为转移,而不是最大限度的符合上帝启示。于是人便会失去对自然的控制。因人奢望与上帝一样,奢望按自己理性行事。培根还恳求他的读者,抛弃这些荒谬的哲学。他认为这些哲学导致了对经验的禁锢。他一再批评希腊人的唯理智论,指责他们是在过于狭窄的基础之上。人的理性在面对造物时,是十分有限的。因此科学的重建需要收集更多事实为依据,而上帝启示的圣经给了人足够多且绝对正确无谬的解释、指引与原则。

    圣经启示不单给人类一切信仰、生活的原则与标准,也启示了一切受造物的来源、本质、意义与目的。不单启示了上帝是怎样一位上帝,也启示了人类堕落犯罪的真实光景,更启示了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的唯一救赎之恩。这就是说,唯独圣经给人以全面的、绝对的、深入的真知识。人的权威常常出错,也必然会出错。因人是始终是被造的、有限的、有罪的。在科学层面尤其明显。实际上,现代科学一直在前人的基础上,不断改正前进。处在这样光景中的人,如果没有以超越人间一切权威的圣经,为绝对权威与终极参照。就失去了正确的信念、原则与指引,而落入黑暗中。这样其罪性就必使他落入两个错谬极端,一、高举并以自己的理性为终极参照与权威。二、又因着自身理性的无知与有限,而落入对人间权威的盲从中。如此人类的认知,包括科学的脚步,必大受阻碍,以致不可能产生现代科学。

    望远镜与显微镜使人突破了肉眼的限制,看到远方与微观的事物。同样人有罪有限的理性,也必需一绝对可靠的真理依据为指引,才能突破自身,从而得以正确、深入、全面的认知事实真相。圣经不是一部百科全书,但圣经启示了宇宙万物及人类的来源、本质、意义、目的与终局的事实真相。告诉了人类一切信仰、生活(包括科学工作)真理的总原则。同时圣经谈及一切科学知识层面亦都完全真确。因圣经是上帝无谬的启示。因此当人类以圣经,而不是自身为终极参照与依据时,便犹如科学家有了望远镜和显微镜。从而得以走在自己本来根本不能找到与持守的真理道路上。

    3、圣经赋予科学工作稳固、清晰、正确的基本信念

    a、相信宇宙是规律有序的

    此为科学工作的大前提,若宇宙本身是混乱无序,那科学工作将不能进行。因科学工作就是透过可重复的观察与实验,发现与了解宇宙间的秩序与定律。不单如此,如果宇宙是无序混乱的,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生物,更不要说人类了。甚至连宇宙本身都不可能存留!宇宙及其中万有的存留和秩序,必须建立在两大前提之上。一、必须伏在恒常不变的定律与法则之下。二、必须为一个超越宇宙的力量所托住并供给它能量。因宇宙不单有序且充满规律的运动与能量释放。以上事实使我不得不承认一个真理:宇宙必须有一位创造护理,并赐下定律与秩序的上帝,才能存在。因盲目或非理性的力量,产生的必是混乱无序。就如美善和真理不可能出自污秽与谎言一样,秩序与定律绝不可能出自盲目与非理性的力量。因此不信上帝,便否定或混乱了科学工作大前提或基本信念。

    圣经开篇第一句话就清楚启示:“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创1:1)也不断启示:上帝设立了宇宙定律,并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耶31:35-36,来:2)如前所述,上帝的话是完全的真理,是绝对权威与依据。因此当圣经真正打开在人心中时,就无以伦比的坚固了科学工作正确的信念。

    b、宇宙是可知的

    如前所述:【上帝造的宇宙极其广阔、复杂、精妙和有序,远远超出了科学家和普通人的想象。是一切人类智慧永远不能测透的。但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宇宙定律却是极其优美简洁。有人说宇宙间的主要定律,用一张纸就能全部写下来。也就是说,这个在人看来几乎无限广阔复杂宇宙,却因着其中定律的优美简洁,而变得可以被人类所认知。事实上,按着人有限微小的生命,应该是无法认识与了解宇宙的。这也正是很多科学家所惊奇和无法理解的!爱因斯坦就表达了科学家们不解和惊叹:“最不可思议的就是,这宇宙是可思议的。”

    这让我想到了,虽然这世界有无数种色彩,但却都是红、黄、兰这三原色构成的,唯如此人类才可以分辨种种色彩。人之所以能认识宇宙、感知色彩并研究发现,是因为上帝有意要人知道,要人认识。是因为上帝要藉着受造之物向人类启示自己,要叫人因看到受造物的奇妙及可知性,而知道背后造物主的伟大和智慧。定律的可知性与宇宙的可发现性,是我们生存所不需要的,是额外加添的。而这正是唯物主义信条所不可解释的。

    宇宙是智慧的作品,它之所以可以被我们所认知,就因其是智慧的作品。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相信,他们在研究上帝的作品,作为被造者的人类竟然能理解上帝的作品,感知上帝的智慧!可是《圣经》早就告诉人类,上帝已把这世界交给人类去管理治理。而既然上帝把这世界交给人类去治理,那他也必定会使我们认识了解它。上帝要人通过了解世界,更多看到上帝在宇宙万有中彰显之荣耀!这正是人们从事科学工作的神圣理由。

    事实上现代科学的先辈们如哥白尼、开普勒、牛顿、爱迪生都是本着这条神学原则去从事科学工作的。也正是这条神学原则给了科学家们无比的力量,并开拓了他们的想象,使他们获得了超越性的智慧和更高远的视野,从而促成了一系列的科学发现。这也正是现代科学诞生与存在的真正原因。可是当人在探究上帝的作品时忘记了上帝或把上帝排除的话,就会陷入混乱与迷惑,使科学的脚步停滞不前。】

    c、宇宙是优美的

    依然如前所述:【宇宙万物为什么这么美?这一切的美又是从何而来呢?偶然、盲目和混乱的力量,怎么可能产生如此美丽和谐的宇宙?对此无神思维是不能给出清晰陈述的。而《圣经》早已启示,宇宙万物及一切的优美和谐,都源自上帝的创造。圣经称上帝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而且是甚好的。(见:创1:31)为什么这么美?因创造万有的上帝是那绝对完全者、至善者和至圣者!

    “我们看到科学所发现的物质世界就是如此,伟大科学家都被他们要试图理解的自然界的精巧和优美所感动,在构筑他们的理论过程中,科学家们频频遵从超乎理性的优美观念的引导,相信宇宙具有内在的美,且一次又一次地被证明是富有成果的指导性原理,常常能直接导致新的发现,甚至乍看之下与事实相悖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保罗.狄拉克曾写道:“让方程式优美比方程式符合实验更为重要假如一个人在进行研究时,着眼于他的方程式优美。假如他有正常的洞察力,那么他就肯定会获得进步”。爱因斯坦也说:“一切科学工作都基于这种信念,即万有应该具有一个完全和谐的结构。”

    “科学家玻姆说:“物理学其实也是艺术的一种形式。”哥白尼说“当人类看见上帝管理下宇宙的庄严秩序时,必定会感受到一种力量,催迫自己趋向规律的生活,去履行各种道德,并可以从万物中认出造物主上帝确是真善之源。”他认为:宇宙的机制,就是那极其美善的上帝所赐的。他称这一切的秩序与精巧又是上帝为人类所设计的。并说上帝才是最伟大的艺术家。”

    原来科学的重大突破,并不是以理性与验证而是以发现或建立优美为基本原则。是超越理性和浪漫活泼的。我想这也是持无神论观点科学家,难以产生重大突破重要原因,因为他们的思维总是建立在对外在事物与人有限理性的信赖之上,而落入了一个狭隘封闭的范围。他们不相信上帝,不知道上帝的美善,更不知道上帝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

    4、圣经与文化艺术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志向、好恶、选择,而人一切思想与行为的背后,都建基于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与道德观,而这一切的背后,就是他的信仰。简言之,一个人的信仰是什么,他就是怎样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真实信仰,什么是信仰?答:使一个人成为怎样的人,并最终左右他一切思想行为的生命核心。一个人信仰,通常与他的生活环境、所受教育、传统观念相连或所限。少有人能够超越地域或族群的限制,所谓‘近墨者黑,近朱者赤’‘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同样每个国家、族群或社会都有各自不同的文化。‘文化’就是不同族群或社会普遍认同接纳的世界观、道德观、价值观的外在表现。

    仔细观察对比东西方文化与艺术,我看到了巨大的不同。1、东方文化关注物质层面,即一切眼所见、耳能听和可摸可触的事物,例如:利益得失、强弱、权谋、尊荣等等;西方文化关注精神或心灵层面,即永恒与超越性的真理,包括事物的来源、目的、意义、归宿等等。2、东方文化整体上消极悲观,充满对世界与人生的失望、迷茫、无奈。虽也憧憬美好,但同时又流露出对现状与时光流逝的无奈与悲凉。我看到中国传统文学在描述欢乐与幸福场景时,也会流露出隐隐的无奈与哀伤。‘人生难得几回醉,不欢更何待’;‘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而西方传统文学却大大不同,他们在黑暗与绝境时,仍会流漏出盼望与光明。

    东西方文化如此不同的根源是什么?为什么西方人关注精神与真理,而东方人关注物质与今世?根本原因是东方人只求今世满足,不思永恒的生活态度。之所以只求今生,乃是因他们不信上帝,不信人死后要进入永恒,且面对上帝绝对公义的审判。他们一方面否认,人有死后要进入永恒的灵魂,一方面又因着良心中知晓此事实而渴望永生。一方面逃避和忽略死亡问题,另一方面死亡又是他们的终极与最大的恐惧。对死亡与永恒归宿问题的逃避,必使人只求今生满足,如此不但激发诸多罪恶,而且也使得文化无可避免的受到限制与影响,变得肤浅、世俗与功利。

    “人心里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他的心如何思量,他为人就是怎样。”(太12:34,箴23:7)个人如此,族群亦是如此。因国家或族群是人类个体组成的。文化艺术反映了人们心中普遍的关注、追求与渴望的事物。对上帝、永恒、灵魂永存与死后审判的否认,必使人追逐眼见与今生。反之则会关注死亡、灵魂、最后审判,及生命的目的、来源、意义与归宿。这恰恰是西方文化的根基,是他们区别与东方文化核心因素。

    西方人认为死亡是人生的首要问题。此问题不解决,就无法享受和拥有真幸福。他们认为人的一生就是学习面对死亡的过程,认为一个不懂的重视与面对死亡的人,就不懂得怎样生活。西方人对死亡的态度,恰恰源自圣经或基督教。“往 遭 丧 的 家 去,强 如 往 宴 乐 的 家 去,因 为 死 是 众 人 的 结 局 。活 人 也 必 将 这 事 放 在 心 上。忧 愁 强 如 喜 笑,因 为 面 带 愁 容,终 必 使 心 喜 乐。智 慧 人 的 心,在 遭 丧 之 家。愚 昧 人 的 心,在 快 乐 之 家。”(传7:2-4)  

    当人思考关注死亡时,就必然与永恒、非眼见、与超越性的事物相连。从而促使人的思想去飞翔,追求属灵真理。就是说,会使人超越世俗与物质利益的捆绑,看到很多事实真相。此时文化、艺术与科学的突破才有了核心动力!反之对死亡问题的忽略,必使人坠入世俗的人生态度。继而便会禁锢人的思想,使人缺乏想象力与浪漫情怀,从而严重阻碍人类对真理的探索与认知。

    当我观察中国哲学、戏曲、绘画、文学时,看到的多是对今世眼见利益(福份)无限的欲求与渴望。充满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的利益纷争。被社会、政治、传统、环境捆绑重压下人的无奈,及扭曲、疲累的生活与情感。他们始终都没有关注永恒、意义与超越性的属灵真理。我看到发财、长寿、升官、如意、儿孙满堂等世俗好处,毫不掩饰的弥漫于整个东方文化当中。中国传统节日无不与吃有关,春节时贴的春联,更充分反映体现了他们文化的肤浅、功利与世俗。中国称为四大名著的三国、水浒、红楼梦,就充分表现了以上所说的,连神怪小说西游记亦是如此。当然这些名著也真实刻画了,人性的黑暗、诡诈、贪欲及为个体的软弱、无奈与悲凉,的确引人深思并撼动人心灵。但他们都不能产生对世界更深入的影响。因着他们仅仅关注今世事物,而无可避免的使他们落入狭隘与限制。终究还是转头空、过眼烟云,一场梦,始于虚空也归于虚空。并未给人永恒价值与盼望的启发、指引与思考。因人生、世界、甚至宇宙都是暂时性的。而意义、永恒、真理必然超越物质与今生事物,只能从世界之外去找寻。

    反观西方传统文学、戏剧、绘画、音乐,我发现巨大的不同。我看到对永恒、宇宙与生命意义的关注与追寻。对受造界的优美、和谐、秩序与世间爱、诚实、同情心等美好情感的刻画与尊重。他们的东西总是把人引向永恒价值与属灵真理。这无不与他们信仰与文化的根基《圣经》紧密相连。如果你本着一个诚实客观态度,你定会承认一件事实。这世上最伟大,最经久不衰的作品,无不是以圣经背景,为着上帝,为着耶稣基督而创作。奇妙的是这也正是西方文明的顶峰。有人说:如果把绘画、音乐、文学中以圣经为主题的部分拿掉,就等于从人类天才桂冠上去掉了最明亮的宝石。如果从法令中取消每条基于圣经原则的法律条例,就除去了现代文明的最大要素。在那些没有圣经的国家周边画条线,你就划分了文明与野蛮、节俭和穷困、仁慈和自私、自由与压迫、生命与死亡阴影。又有人说:如果你手臂一挥把文学中有关基督的部份——关于他的生平、他的事迹、他的精神、他所坚守的原则——全部除去,那么你会使世界——文字的世界——在一夕之间失去色彩,因为耶稣基督正是那色彩所在。

    我把建基于圣经信仰之上的世界名著,如:忏悔录、上帝之城、天路历程、荒漠甘泉,与上述中国名著做一对比,马上就发现了本质的不同。如上所述,这些著作关注的都是上帝、永恒、真理、罪与死亡、最后审判。透过<忏悔录>我们看到一个人怎样从虚空、绝望,从被情欲罪恶捆绑的恐惧、痛苦中,向主耶稣悔改归正而得蒙赦罪与释放,得着永恒安慰、幸福、喜乐与盼望。

    在<上帝之城>中我看到地上最伟大、最繁华的帝国或城市,都是暂时的,都会灭亡,定要消失在历史中。唯独上帝的国是永恒的,不变的,至美的,上帝要把所有基督徒都迁入他自己的国中。因此当我为着时光变迁,物是人非怅然时,必得满满的安慰。因我终必与他们在上帝之城中永远相聚。

    在<天路历程>中我看到人性极端的败坏、黑暗、软弱,看到人在面对死亡与地狱时的恐惧、挣扎与全然的无力软弱。又看到人因这根本无力面对这一切,而逃向基督奔行天路,直到得着真安息。

    在<荒漠甘泉>中我看到一个人在最大的患难、病痛,甚至在死亡面前,依然满有安息、盼望、喜乐与力量,甚至越发的赞美感恩上帝!因她知道自己在基督的怀抱里,上帝永远与她同在,永不丢弃她。因在苦难中她更经历上帝的同在与爱顾,因死亡之后不是消失,不是进入永远的黑暗,不是进入地狱,而是进入上帝的国。因此死亡对他来说是通向生命、荣美与至善之门!

    你的心到底被什么吸引与感动?唯独圣经信仰中才能得着的至善至美,难道真的没有吸引与触动你心吗?你是否常常感到生命虚空无意义?是否常有莫名的恐惧与哀伤?是否在罪恶与死亡的阴影下绝望挣扎?可知你之所以感到生命虚空无意义,乃是因上帝早已把永生安置在每个人心中。而人生的拥有与意义只能在得着永生的前提之下。可知你常感到莫名的恐惧与哀伤,乃是因着你良知的最深处知道有上帝,知道自己是罪人且应当灭亡。你绝无其他路可走,唯有完全接受圣经信仰,接受耶稣基督为你独一救主,你才能得蒙上帝赦罪,不至灭亡,反得永生。那么,期待与你相见在上帝之城!

    结语:

    看了我上一段文字你可能会误会,认为我崇尚西方文化或认为西方人强于东方。实际上,我深知西方人并不强与东方人。是对圣经的尊崇与信仰,使得他们走在了世界的最前面。你可能不知道,在基督信仰影响欧洲以先,现在法、德、英及北欧诸国的先民,都是落后野蛮的民族。而且历史上当东方文明已经相当发达时,他们还是野蛮残暴的原始部族,根本谈不到成型的文化。如果没有圣经,就不可能有今日西方文明。你最多只能听到关于北欧海盗的传说。上帝藉着圣经使归信基督后的欧洲人逐渐从蛮族部落,变的在科学艺术等各个方面走在了全人类的前面。当我们思想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居然产生了一个走在全人类前面的伟大文明,必然感到讶异。然而上帝只是借此显出他的荣耀来,使我们知道这是上帝自己的作为。

    同样,人们公认犹太人是世界上最聪明智慧的民族。然而你可能不知道,犹太人当年是寄居在埃及地为奴的,而且后来上帝命令他们征服迦南诸族,无论社会、经济还是军事、技艺,都比他们先进很多。实际上,上帝拣选的以色列(犹太)民族,是落后,为人轻视,且刚硬败坏,人数稀少的游牧民族。然而上帝就是藉着这个民族,赐下并保守他的圣经,更赐下他的独生子耶稣基督。最终实现他对世人的拯救计划。不言而喻,犹太人的优秀与聪慧源自他们对圣经的信仰。

    最后我要问为什么?为什么人类世界一切最伟大的成就,无不源自圣经影响?为什么在圣经影响人类以后,有着正面、积极、美善世界性影响力的人,多数自称是基督徒。至少是自称相信上帝或深受圣经影响的人。包括绝大多数现代科学的先辈们?每个人都会向往世间一切的美好的事物,都会为诚挚而充满爱的情感所感动、渴慕和向往。都会因受造物的力量、优美、壮丽而深深震撼与感叹。这样人心对各样美善事物的追求与渴慕,便激发人们研究、发现和创作。然而每个真相信耶稣基督的人,都会认识惟有上帝才是世间一切美善、真理与爱的真正本体与源头。更会因着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他所成就的宝贵救恩,向上帝发出无限的感恩与敬拜!

    因此基督徒对上帝的爱与感情,就远远超越了人对其他事物所可能发出的。而这种对上帝的爱与感情,是非基督徒所没有的。为着上帝之荣耀而活,这是上帝赋予人无比宝贵的恩典,也是人生命的意义与价值。这样人从事一切科学艺术工作,也都有了永恒的意义与价值,最大的动力与热情。唯如此人才会有工作与追求的神圣理由与动机。由此才从他们中间产生诸多伟大科学发现、伟大的文学与艺术作品!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