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基督教的信仰标记
    第十四章、基督教的信仰标记

    1、基督教是救赎性的信仰

    其他宗教可能有教主或创始人,但就是没有一位能够担当人罪恶的救主。惟有基督教有一位担当人一切罪恶,代替人一切刑罚的救主。当然其他宗教也谈救赎,但本质上却是自我救赎。即通过人的善功和恪守宗教律例,弥补自己的罪恶,以期得到自我救赎。而圣经却启示无人能靠善功得救,因每个人都是当受地狱永刑的罪人。一个好法官尚且不能因一个杀人者真心懊悔罪行,而不判他死刑。公义的上帝又岂能因人的善功悔罪,不刑罚人的罪恶呢?而且因着原罪对人的浸透,人的一切行为都为罪所污。根本不能行出真正的善,因而在上帝看来依然为罪,当受永刑。异教都认为人必须透过自己的努力与行为,从他们的上帝那里来换得拯救与赦罪。异教可能也宣称上帝是绝对公义的,但实际上他们的上帝都违背了公义原则,因他们的上帝居然会因人的悔罪、善行与努力,忽略人的罪恶,而无需一位救赎主。

    所以我看到惟独圣经的上帝是绝对圣洁公义。因此他不能不刑罚罪。所以上帝若要救人脱离地狱永刑,就必须有一位自愿代替他们受死,担当罪责的救赎主,来满足上帝的公义。这正是基督教与一切宗教最本质的不同之一!惟有基督徒信仰圣洁公义的上帝,与他们所宣称上帝是圣洁公义的前后一致毫无矛盾。

    事实上惟有基督教的核心是救赎,其他宗教都不是。他们要么专注于自我救赎,要么专注与今世利益。例如,很多宗教人士也称上天堂得永生,但他们信仰生活的核心无不是眼见或外在好处(利益)。如,他人的尊重高举、名誉、地位、富足、消灾免祸、随心所欲等等。此为人类堕落后之共有欲求,每个人里面对有着对上述无法抑制的盼望。所以他们本质上依然与世俗生活的人无异,都在追求虚空与暂时的今世利益。甚至他们所描述的天堂也不过是人类地上世俗生活的延伸,如,随意吃喝享受、玩乐。

    正统基督信仰与上述完全不同,首先圣经命令基督徒,不追求眼见与外在利益。反要以自己已有的为满足,甚至要逃避一切世俗利益和私欲的诱惑。跟随主耶稣被称为十字架的道路,不但不会风平浪尽,消灾免祸。反而会失去今世利益,并经历苦难、逼迫甚至死亡。上帝在圣经中应许给基督徒的没有一样是世俗的福分。而都是属灵的、非物质的永恒属天福分。是因着基督救赎而来的,罪得赦免、与上帝和好并永生,及随之而来的内心安息、满足与盼望。圣经中的天堂也绝不是地上世俗生活的延伸,而是没有罪恶、伤害、死亡、眼泪,人人圣洁美好、自由相爱往来,不娶不嫁,没有属物质生活需求,人与人,与上帝,亲密无间,直到永远的至美至善之境!

    2、基督教是恩典性的信仰

    请不要误会,我在此说的上帝恩典并非某些人以为,可见外在或今世的好处。而是特指救赎的恩典。首先父上帝把他的独生子赐给世人,第二、三位一体上帝的第二位格主耶稣基督,甘愿为他们降生、受死,成就救赎。完全是上帝白白的恩典。第三、三位一体上帝的第三位格圣灵,又以他的大能使人重生得救并信主耶稣,成为圣洁,直至见主面,亦完全都是上帝的恩典。上帝的救赎临到人,人是一点价值和功劳都没有,是完全不配得的。上帝救赎人的原因不在人这里,而在上帝那里,是上帝以自己的慈爱怜悯,并依据他的主权和永恒的计划(预定旨意),因此称为上帝恩典。

    耶稣基督的救赎,是圣经启示的最高峰,上帝在《圣经》中给基督徒的应许有很多,但最大最终的应许就是永生。(见:约3:16,20:30-31,启21:1-4)而永生惟在耶稣基督里面。若没有耶稣基督的死而复活的救赎。地狱永刑便是唯一可满足上帝完全与永恒公义的刑罚。所以我们看到,惟独基督教的上帝是完全的公义圣洁,断不能容的一丝罪,必须彻底永远的刑罚。也惟有基督教的上帝是完全的慈爱良善。上帝断不能背乎自己的公义,但因着上帝完全的慈爱,他又不愿人临到永刑,于是上帝为要拯救世人。居然将他的独生爱子,赐给世人,甚至使他舍命十架,来代替罪人的刑罚,满足自己的公义。并由此赐下赦罪与永生的大恩!因此也唯独基督徒宣告的上帝公义慈爱,与他们所信仰上帝的公义慈爱,前后一致,毫无矛盾!

    3、纯粹的独神论与三位一体上帝的信仰

    惟有《圣经》所启示的上帝是真正独一与完全的!从人的客观方面来说,是达于最高点的、纯粹或绝对的有神论。既如此在上帝的一切所作之工上,就不需任何受造者的帮助。无论是创造、救赎、启示,都完全也唯独是上帝自己的作成的。受造的人一丁点功劳都没有,在得蒙救恩上尤为如此。这样上帝就是拥有绝对主权的上帝。他按自己的意志,以他的完全的知识、能力和良善行作万事。这也显明《圣经》的真理性与超越性。因异教也可能称上帝是独一与完全的,但实际上却根本不是这样相信。因他们不断地想在上帝所作之工上,添上人的成分和功劳。所以他们的上帝实质上就不是独一与完全的,也就是属多神的。惟独《圣经》把独一上帝,必然是那完全与无限者的真理启示了出来。

    没有任何宗教的上帝是三位一体的独一上帝,一切异教的上帝要么只是独一的,如犹太教、回教。要么是多个的,如佛教、印度教。没有任何异教

    能够认识三位一体的真理。他们说圣父是上帝,圣子是上帝,圣灵也是上帝,那是不错的。而他们因此就以为基督信仰的是多神,就大错了。他们说上帝是独一的,也是不错的。然而他们因此就以为上帝只是孤单寂寞的一位,而没有三个不同位格便又大错了。惟有《圣经》启示上帝既是独一的,又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父、子、圣灵都是完全的上帝,都是自有永有者。而且每一位格又都是独立的,亦都与其他两个位格清楚分别。但他们又是合一的,三个位格又是同一位上帝。

    4、唯一拥有绝对根基与依据的信仰

    人们总是在说,‘这是对的,那是错的;这是好的,那是坏的;这是正义的,那是邪恶的’可你要问他“你凭什么这样区分,这样区分的依据又是什么时”他便含糊其辞了。是人的理性吗?可有限且被罪所污的人类,却常常以善为恶,以罪为荣。是科学与哲学吗?可它们就出自有限有罪的人,且天天在变化和纠错。实际上他心中知道,世间根本没有人类可以完全依靠的,藉以分辨事物的方法、标尺与权威。处在这样景况中的人类,如何能够正确深入看待分辨事物呢?又如何知道或靠什么走正确的道路呢?所以人必须要以超越世界之上的眼光,依靠超越人类之上的力量才可能看得清楚。这样的眼光惟有敬畏和认识上帝,才会得着,惟有以上帝启示的《圣经》为藉以分辨衡量事物的依据和标尺,才可能真的看得清楚。上帝是绝对者、完全者,所以他所启示的圣经就绝不包含任何错误,是绝对与完全的真理。而且上帝既然赐下他的特殊启示,而上帝又是全知全能的,所以他也就必会保守《圣经》纯洁无损,且使全地的人都能看到。

    其他宗教的信,都是出人的自信,建基于人自己对信心的持守,是对自己信心的信心。也就是说,我相信我所信的,是因我认为我所信的是正确的。所以此信心的依据或支点,便是人自己的理性。可问题是人的理性被罪所污且是有限的,这一点是连很多非基督徒也都承认的。这样出于人的自信就必然不可靠,不稳固。我们看到宗教的数目远较国家和民族数众多。而且永远争执不休,谁也无法说服谁。人们总认为自己所信的是真理,他人都是错误甚至是愚蠢的。可实际上,只有一个正确答案,只有一个信仰是真理。

    所以我们看到,人所信的是否正确,是否为真理,本身是超越人理性的,是不能以人类理性为依据和标尺的。人们都说自己信的才是真理,可谁能百分百确知自己信的一定对呢?另外,谁又能够确定,到了明年此时,自己是否会改变,甚至离弃原有信仰?请问你信的是真理吗?你说当然是。那我再问,你依据或凭着什么,确定自己信的绝对真确呢?你说是我的经验、理性,或某权威专家这样说。可你依据的无不是非绝对,有限有罪,且必会出错的人。你的信仰依据是非绝对,又怎能给你带来自己所信的是绝对的结论呢?所以其他宗教都没有绝对稳固的根基。

    圣经启示,基督徒的信心乃是上帝所赐。是上帝放在人里面,并建基于上帝自己的保守和恩典之上。也就是说,我知道我所信的是真理,并非建立在我理性之上。而是建立在上帝启示的话语与应许(圣经)之上,所以是绝对稳固和可靠的。前面我们谈到人是有限、善变、有罪、软弱的,所以建基于人理性的自信(宗教性的信)当然也是必会走错与不可靠的。可上帝赐的真信心却不是如此。基督徒知道自己所信是绝对正确的,知道基督信仰是真理。是因上帝是绝对正确的,上帝就是真理的本体。基督徒是以绝对无谬的圣经为至高权威、依据、标准。此时非绝对的人,便有了绝对的信仰!

    唐崇荣说得好:“信仰的对象决定信仰的价值。”第一、我们信仰的对象是绝对可靠的上帝。第二、我们的藉以得救的信心,不是出于我们,乃是绝无失败错误,绝对信实的上帝所赐。第三、真正使我们信心持守并长进的不是我们,而是上帝。所以唯独基督徒信心的本身,与信仰的对象是绝对真确的,无谬的。上帝赐他们真信心,又使他们信仰绝对真理就是《圣经》,并信仰正确的对象,就是上帝自己。所以唯独基督信仰才能在关键时刻,在死亡迫近时,给人带来理性、清楚、稳固的安慰。

    另外其他宗教都一方面依据他们信仰的经典,另一方面有极为强调和高举,在他们经典之外人的权威、感觉、理解和行为。而唯独基督徒坚信,圣经因是上帝的特殊启示,所以是全备的,足够的。圣经直接间接的给了基督徒,一切信仰生活的原则、指引与方向。也就是说唯有基督徒拥有信仰生活惟一至高的权威与依据。一切的行为、感觉、理解,必须以圣经为依据或从圣经出发。因出于人理性与感觉的,是不可靠常出错的。这就是说,唯独正统基督教不迷信,且与一切迷信为敌。

    5、真正解决人类根本问题的信仰

    如前所述【在全人类的意识中,都觉得人类现在这般罪恶败坏的样子,是人类自身出了问题,是不应当的。全人类都深深渴望从罪中解脱而达到圣洁美好的境况。这就是说,全人类都在渴望,重回伊甸园,回到上帝原初造人时的无罪与美好当中。人类用尽了各种办法,包括宗教、科学、法律等等,试图遏制或消灭罪恶,并解决人类最根本的问题——罪,及因罪所致的苦难与死亡。然而历史与现实都在不断的表明,人类发明的一切方法都失败了,且失败的很大!

    这是因为任何异教都否认或看不到,人类一切问题的本质与根源,乃是因始祖堕落而来的原罪。所以若不承认与面对并解决,人性里面催使人犯罪的原罪。而仅通过人的理学或方法进行劝化、督责、禁止,是不能解决人类罪恶问题的。就如若不熄灭或挪去使水烧开的炭火,又怎能使水不滚沸呢?然而人类的问题就出在这里。因为世上一切的宗教和理学,都是直接或间接否认人的原罪。就像一个人不能通过清洁、加油、给轮胎充气等方法,使一个发动机损坏的汽车行走一样。人也不能通过外在罪行的刑罚、宗教律例、劝化或教导,来解决人类的最根本问题。因人类根本问题的根由在于原罪。先找到机械故障的根由,才能谈得到排除故障;先找到了病人的病原,才能谈得到治疗。同样先明白了人类罪与死的问题的真正所在,才能谈得到解决问题。人的堕落和有限,使其失去了真确认识上帝和自身的能力。人类仅仅看见自身出了问题,却看不到自身问题的核心与根源。

    原罪使人与上帝隔绝,使人变的心灵黑暗,以致看不见自己有罪有限的真实光景,反认为自己是良善、正确、无辜和聪慧的。这正是世间一切宗教,都不承认人有原罪的原因。既然不承认一切罪恶都是因着原罪在人里面发动所致,那就谈不到解决罪恶问题了。原罪催使人越过良心、道德与法律,落入各样的罪念罪行。原罪使人看不见自己原罪及所致的本罪,早已无限量的触犯了上帝完全的公义。落入必归入地狱永刑的悲惨中,仍然刚硬无知的以为自己可以拯救自己。世间理学包括宗教既谈不到在今世解决罪恶问题,因着不承认一切罪恶的根由——原罪。更不能改变罪所致的结局——地狱,因它们都没有一位能够担当人的罪,满足上帝无限公义的救赎主。

    罪导致了人一切的重担、恐惧、伤痛,及战争、饥荒、瘟疫等灾难。罪更导致了人类终极的恐惧与结局——死亡与地狱的永刑。因此人若得不到上帝的赦罪之恩,也就是说,从根本上解决罪与罪所致后果的问题。那人无论多么圣洁,多么远避罪恶的生活,也依然是毫无意义。因堕落后人的最好行为,也远达不到上帝那完全的标准,在他看来依然为罪。也就不能改变人至终归入地狱的结局。

    所以满有慈爱的上帝才把他的独生爱子,赐给世人,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见:约3:16)上帝使耶稣基督舍命在十字架上,来担当世人的罪,代替本应临到人类的刑罚。使上帝那完全的公义得以满足,向人所发的永远忿怒,得以挽回。并赐给一切信主耶稣的人,那无限宝贵的赦罪与永生。人类最需要与迫切的就是得着上帝的赦罪之恩,永远地挪去或解决罪及所致的后果与结局。

    另外,上帝藉着人对《圣经》的相信与接纳,使人产生内在的因敬畏与爱上帝而出的,远超于良心和一切外在法律的,约束与得胜罪恶的力量。而对上帝的敬畏与爱的意义和根基,就是上帝在基督里赐下的赦罪之恩。在上帝的赦罪之恩里面,我们不但得胜了罪恶,真正有效的遏制了外在的罪行。也得着了因罪得赦而来的真平安与满足。更一次性,永远地解决了人类最根本、最关键的罪与死问题。以上正是人类通过自身努力,用尽了一切方法,发明了无数宗教、哲学、科学都不能解决和办到的。】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