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阅读 归宿(二)
    (二)

    初夏的早晨,阳光格外明媚。

    紫瑞沐浴后,换上自己最喜欢的一套裙装。紫色的小花,星星点点的撒在雪白的底色上,又被她亲手裁剪缝制的即合体又简单大方,恰倒好处地勾勒出她窈窕的身材。一副金边近视眼睛,架在小巧的鼻梁上,衬托出她那幽雅的气质和聪睿。

    “阳子,吃完早饭就去宋老师那里,不要迟到。”紫瑞给正在吃饭的儿子说道。

    “妈妈,知道了”儿子答应着。

    给妈妈打完电话,告诉她在教会门口等她,紫瑞就出门了。

    太阳,顽皮地将耀眼的光直刺到紫瑞的脸上、眼上。

    说真的,紫瑞除了上、下班、买菜,很少在街上这么走过。

    从家属院出来,大约200米左右,便是西门口的街心花园。花园呈三角形,花园的四周用镂花栏杆围起。在花园的三个角上,各有一棵高大的雪松。茂密的草坪上,有被修剪的很好的树木的各种造型。还有更多的花,在阳光下舒展着自己的身姿,吐露着迷人的芬芳。

    紫瑞看到它们,不由地放慢脚步,心里有点淡淡地幸福感和自豪感。她喜欢花,从小在花丛里长大,看到花,就有一种进入群体的感觉和融入其中的感受。在她的潜意识里,自己就象是那花的神聚所在,时常有一种花的使命感在心底蕴藏。

    紫瑞边走着,在心里默声地哼唱着,脚步也随和着歌的节奏,轻快地疾走着。

    正像紫瑞妈妈描述的那样,教会里不仅自然风景使你目不能移,而教会的那种神圣、庄严、肃穆,更使你的心灵为之受震撼。

    未进门,两旁侍立的迎宾接待就以亲切热诚的目光送上暖暖的祝福和欢迎:“耶稣爱你”,

    “欢迎你来教会”。

    看到紫瑞是生面孔,一个小妹妹拉住紫瑞的手:“姐姐,你是第一次来吧?我带你进去”说着就要带紫瑞进去。

    早已站在教会门前等候紫瑞的妈妈,看到女儿那种庄重的神情,心里在默默地祈祷,她有点激动,为紫瑞能来到教会,她感谢上帝的垂听和拣选。在几个孩子当中,紫瑞是最听话也是最有思想的一个孩子。她认准的理,谁也不可以使她改变什么。

    紫瑞的妈妈对那个小妹妹点点头说:“我带她进去吧”。

    迎进门侧面的白色墙壁上,鲜红的大字“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一种呼招和警戒在抓你的心。

    走过罩在前院那茂密的树叶和挂有小果实的大核桃树,穿过花园中的走廊,看到花园里盛开的各种花,像张张笑脸,在阳光下微微点头示意,紫瑞的心里升起一种感恩的情愫。

    坐在教堂里的椅子上,一种无可名状的感觉,使得紫瑞不敢抬头张望或盼顾,把头低垂着,静心地悉听着。

    一首首的赞美诗,在管风琴的伴奏下,象清泉,又象火,又象风,在洗刷着荒芜的心,更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情感,使眼泪从低垂的眼睑中流出;一种语言,只有灵魂里才有的语言,穿透心扉、骨髓摇撼着、震颤着紫瑞的心。

    奇妙,上帝是奇妙!一个僵死的心此时正在复苏,从里向外涌流出一种感动。

    起搏了,那颗冰冻的心。上帝的大能,在此刻将那心变为土壤,将一颗永生的种子埋入其中。主题为《完全的救恩》的证道,深深地扎入紫瑞的心底。

    原来,我是个罪人;

    圣洁,惟有圣洁才可以与主相接;惟有圣洁才可以与主同在;这种圣洁,不止是灵魂里对上帝的态度,而是一种完全的崇拜与信赖,一种完全的交付与依靠;

    原来,我是个罪人!在自以为比别人高尚、纯洁的自我陶醉中,骄傲了多少年,矜持了多少年;

    原来,人们一直寻找的不死,在这里轻易地被赐给你,并且有人为之献上生命。

    记得还小的时候,紫瑞总有问不完的问题。有一个晚上,她突然问爸爸:“人长大了之后会怎么样呢?”

    爸爸说:“工作、学习啊”!

    “像爸爸这样吗?”紫瑞问,爸爸点点头。

    她又问:“然后呢?”

    爸爸说:“会变老啊”

    紫瑞又问:“再然后呢?”

    爸爸说:“最后就会死掉了啊”

    紫瑞不明白死是什么,又问:“死了是什么啊?”

    爸爸对她说:“死了就是没有了”

    她说:“怎么就会没有了呢?这么大一个人”说着边比划着,把两只胳膊伸得好长。

    爸爸走到桌子前,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来紫瑞喜欢看的连环画,把包在连环画书上的纸拆开来,用打火机点着了,等纸在砖地上燃烧完了,爸爸把纸灰指给紫瑞说:“那张纸是不是没有了?”紫瑞点点头。

    爸爸把纸灰用扫帚扫在一张硬纸贝上,拉着紫瑞的手,来到门前的花园里,用手扒拉开一些土,然后把那些纸灰用土埋了。

    站起身来,爸爸两手一拍又向外一平摊,看着紫瑞。聪明的紫瑞马上对爸爸说:“人死了,也会这样被埋掉,是吗?”爸爸点点头。

    等进了屋,紫瑞转过身来,对跟在身后的爸爸说:“我不要死!”边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爸爸蹲下身来,把紫瑞抱在怀里,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说:“紫瑞不死,我们的紫瑞不会死!”

    是爸爸这句安慰的祝福,还是本来就有的生命注定,紫瑞真的找到了永生的路,找到人生最终的归宿。

    幼小的紫瑞,那时只知道想要自己不死,可在不久的几年后,爸爸就死了,死在文革的批斗会上。

    今天,牧师讲的不死,是怎样的不死,紫瑞的心在问。

    紫瑞从那些抢救出来的书中,读过《新旧约全书》。那时,幼小的她只知道那是一本记录。今天,牧师将一个陌生而又向往的圣洁境地描述给她,将一个期盼而又未曾知晓的启示,深深地敲响在她的心上。她被敲醒,她被唤醒,她在一个被自己长期拒绝的意识形态里,看到了真的希望,听到了真爱的呼唤。

    是的,自己在不断地寻求人生的意义,为此,她读过多少世界知名哲学家的书籍,可她不明白,就是这些哲学家,在用一生的时间证明了自己的生命定律后,又自杀在自己的作品前,用生命否定了那些伟大的定律。

    而在红色革命教育的背后,她亲眼目睹了红旗下的阴影。

    所有的茫然,交织着、撕咬过紫瑞的心。今天,她虽然不是很明白基督救恩的全部,但她感觉到了一种释放,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和一种向往已久的盼望。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