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阅读 归宿(六)
    (六)

    人在真正混沌未开,而自以为清醒时,人所拥有的实质是可怜与悲哀的。这不仅取决于人的自然属性,更取决与上帝对你所有生命过程的关注和作为,只是这种关注和作为会被人自己的无知和悖逆而视而不见,甚至被人的自我感觉和意识而替代、否定或抹杀,所以决定了人可怜与悲哀的实质,而人会不自觉这种实质的存在。

    对于紫瑞来说,当时她不明白身边的一切经过和发生,在她生命中的必然,对于她生命的改变和生命实质的发现,是在所当然的。

    紫瑞被送回到病房后,大概有半小时左右,曹主任手里端了一个带盖的白色搪瓷盘子,他来到紫瑞的病床前,把手里的盘子放得很低,打开盖子,给她说:“这就是取出来的东西,你看一下,我们要拿它去做病理分析”。

    一块比鹅蛋还要大的青紫色的肉。入院时可以摸得到,还只有蚕豆那么大小,7天,短短的7天它竟疯长了这么大。

    她知道,医院受技术条件的制约和影响,做手术是要排队等候的,有时候是要找关系或采取其他手段的。

    紫瑞怎么会明白呢。直到多年以后,她和曹主任成为朋友和弟兄时,她才知道事情的经过,才真正明白事物的偶然发生与必然存在的意义与产生的关系,不是她和所有的先哲们以人的理性思考的那些结论。

    阿坤每天来给紫瑞送饭,单位知道紫瑞做手术的消息后,就派阿坤照顾紫瑞。

    “阿坤,你做了什么?”紫瑞向正在给她盛饭的阿坤问道。

    “什么我做了什么,你要说什么?”阿坤不明白紫瑞在说什么。边说着,把盛好的饭递给了紫瑞。

    紫瑞:“那我问你,听小丽说,那天是曹主任把给别人安排的手术撤了,换成了我。”

    阿坤急了:“姐姐啊,我还想问你那。我还不知道你阿,我就是想怎么着,我敢吗?你知道了,还不得吃了我!”

    是的,紫瑞在这方面是有点似乎不近人情。在一次论文鉴定过程中,阿坤给当评委的同学赵岩打招呼,想要他关照紫瑞,可当紫瑞知道后,不仅撤消了论文鉴定申请,还当着那么多同事的面说:“这种行为太恶心”,给阿坤一点情面都没留。可也正因为这些,阿坤也更加敬重她这个朋友和姐姐。可更多的人不理解她,认为她是傻子或疯子。

    阿坤边给紫瑞碗里夹菜,一边嘟囔着:“都什么时候了,还死较真”。

    紫瑞等把嘴里的饭咽下去后,对阿坤说:“你以为我会死呀?我还没活够呢,告诉你,我不会死的。”

    是宣告吗?对谁的?对这世界,对自己?

    送来的病理分析报告:

    乳腺腺病,

    结论:乳腺癌

    阿坤拿着这个报告,眼睛盯着紫瑞,她不想给紫瑞看,可又不能不给她看,站在那里迟疑着。紫瑞早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对阿坤说:

    “你给我看不看都一样,不就是癌嘛,何况已经做了手术呢,没什么事的了”。她反而安慰着阿坤。

    由于大面积的肌肉被刮去,紫瑞伤口的缝线虽然还没拆,但已经基本愈合了,可是里面有什么东西,会随着她的动作,发出唧咕唧咕的声音。

    曹主任一行查病房时,紫瑞对他讲了这些症状,曹主任对助手说:“这是最担心的状况,大面积的肌肉,如果不及时和表皮生长、粘合,会产生淤血,如果淤血不及时被吸收,就会引起感染。”

    他吩咐助手取来一些器械,对已经基本长好的伤口,每间隔一个缝线处把缝线剪拆掉,然后拿起好多敷料,垫在伤口外围,把里面的淤血,从外围向伤口处挤压。发紫的淤血从伤口处向外涌。

    “太瘦了”挤完淤血曹主任边说着,边叫人去拿来许多消毒毛巾,压垫在紫瑞的伤口上,然后用绷带紧紧缠裹住紫瑞的胸,紫瑞觉得有点喘不过气。

    就这么着,紫瑞从死神的怀抱里,一步一步挣脱了出来。

    我自出母胎就被交在你手里。从我母亲生我,你就是我的神。

    我在母腹中,你早已看见,我在母腹中,你早已拣选。上帝啊,你的奇妙,谁人能明白,谁人能知晓”?紫瑞想起这些时间深处的生命,和她一起在与死神拥抱时的那些生命,都一个个离开这世界,她感恩于上帝的拣选与救恩临到她。

    想起小楠楠的眼睛,想起赵根梅的歌声,紫瑞想对她们说,你们的灵魂在哪里,你们要找的不死的生命我已经摸着了,我好想带你们一起去那应许之地。她在心底里呼唤她们的名字。

    她明白了世界间一切的必然,明白了自己硬是在与死神的拥抱中,能够得救的必然和奇妙。她要把这必然告知天下,好使所有的人都来把自己的生命,交与生命的主宰与生命的创造者。虽然,每个生命的肉体都会死去。

    她所寻求和探知的理想光景,似乎在她面前开始明朗起来,她感觉到她才真正要开始上路。

    (未完待续)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