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的祈祷生活对基督徒的捆绑
    世人为什么不用祈祷,就能把黄赌毒传播到每个角落?魔鬼岂不更棋高一著?他们难道能超越属灵的律吗?市场推广的律,是否与传福音的律是截然不同的范筹?为什么有许多产品仅仅短短几年推出市场,用不着祈祷,却比我们百多年历史的基督教有更惊人的业绩呢?这岂不是对我们的神,我们的祈祷极大的讽刺?

    什么是祷告?

    要想知道我们的祈祷为什么被嘲弄,倒要先看看我们是怎样祈祷的。

    从前我的祈祷,是学来的,象是别人祈祷的录音;我又听听后来者的祈祷,也几乎是一样,象是一脉师承的。这几乎是普遍的现象,这是一种传统式的祈祷。初学祷告,无疑会拾人牙慧,象一个咿哑学语的小儿会模仿别人的话语一样,但假若长此以往,仍然是这样,那就是畸儿了。你从来没有检讨过你的祷告生活,是否出于圣灵?有没有想过需要更新?

    传统式的祈祷有几个特点:

    ⑴向神不住地说话、唠唠叨叨。我曾经非常羡慕那些滔滔不绝、不分逗号句号、一气呵成的祈祷,有些竟能如此长达1小时、2小时、3小时……令人叫绝。

    ⑵叫神干活,生怕他怠工;教神干活,生怕他做得不合自己心意;时不时提醒他,恐防他记忆不好;然后,警告他,我们吩咐他要做的事,他要负完全的责任。

    ⑶公事公办,等因奉此,差不多是一个腔调,没有情感,有时几乎是高声喝令的;机械式的咬文嚼字,几乎是千篇一律,只是每次在次序上有所不同。

    ⑷关上门,屈膝闭眼、然后念念有词;以时间作衡量,越长越会祈祷、越属灵。

    如果以上的特点和要求作标准的话,那么耶稣根本就不是一个很“属灵”的人;我们出门探访、传福音、或做一件事前,都很“属灵”地先闭上眼祈祷一番,才去做;我们要医治一个病人,都先一轮祈祷,而且往往很长。但耶稣却没有这样,我看不到耶稣要出门做事前,象我们一样先来一番祈祷;他医治病人前,往往也不祈祷:

    “耶稣进了房子,瞎子就来到他跟前。耶稣说:「你们信我能作这事吗?」他们说:「主啊,我们信。」耶稣就摸他们的眼睛,说:「照着你们的信给你们成全了吧。」(这不是祈祷,因这句话是对瞎子说而非对神说的)他们的眼睛就开了。(太9/29)”

    (还要举《圣经》说服你吗?请你自己打开看看吧。可2/11.3/5.路7/14.约4/50,数不胜数)假如我们象耶稣这样做,一定会被人骂为异端的。

    那么耶稣真的是一个不祷告的人吗?当然不是,那么《圣经》为什么却很少记载耶稣凡事祷告呢?很显然耶稣的祷告与我们所认为的祈祷有很大的差别。

    保罗以织帐篷维持生计和事奉,按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如果一个工人不靠别人的奉献养生(林前9/15)并且还要资助教会(林后12/15),那么他一定要作相当的工时(一个工作日以上)才何以维持,剩下不多的时间,保罗还要牧养许许多多的教会。可以肯定,保罗一定不能每日关门祷告半天;这样一来保罗也就不能成为“属灵伟人”了。但尽管保罗这样繁忙、他也自认“我比众使徒格外劳苦(林前15/10)”、“比他们多受劳苦(林后11/23)”、是一个“拼命做”的人,但却毫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属灵的伟人。

    这却怎么样呢?保罗是个很少祷告的人吗?非也,他常常告戒人要不住的祷告(帖前5/17),他又说:“我说方言(祷告)比你们众人还多(林前14/18)”。按我们的祈祷观念,这是很矛盾的。

    有人说,祷告是基督徒的呼吸,这话是真确的。请问我们会不会关上门呼吸了半天,然后又闭气半天?会不会平时的状态是闭气的,临到干活前才吸几口气?当然不会,呼吸与我们的生活、生命是连在一起的。同样我们的祷告应该是与我们的生活、事奉连在一起的。

    耶稣说:“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象那假冒为善的人,爱站在会堂里和十字路口上祷告,故意叫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己经得了他们的赏赐。你们祷告的时侯,要进入你的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太6/5,6)。”这句话真正的属灵精意是:我们不要常常做出人们看得见的祷告外表,故意叫人看到你的虔诚;而应该关上你的心门(内屋),暗中地祷告天父。耶稣正是这样地作表率,使人觉得他并没有外表的虔诚,但他在内心里却是不住地与神交通,随时随处的与神同在。他多次表明:“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约14/11)”这就诠释了他为什么又名叫以马内利,就是神与他同在的意思。

    他行神迹时好象没有祷告,但他却说:“子凭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父爱子,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他看(约5/19,20)”。这里揭示了耶稣在灵里与天父密切关系的奥秘,原来他与神同在到一个地步,他随时随地都能听到神的旨意,能随时随地够看到父神“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他”的程度,这就是他的祷告了。他在医治那个瞎子之前,已经听到了父神向他说话了,他知道父神喜悦这个瞎子的信心,他按着父神指示他的意思去做,神迹便发生了,事就这样成了。但这个过程在场的任何人都不知道的,从这里我们知道,耶稣的祷告与我们传统的祈祷有本质的区别,因此我们好象看不到耶稣祷告就医好了瞎子,其实他在“内屋里”的祷告,已经与他的生活分不开了。耶稣的祷告是在内心持续不断、察觉不出来的“呼吸式的祷告”。保罗也一样,他要织帐蓬又牧养,尽管很忙,但并不妨碍他常常的、不住的祷告,因为他已把祷告与他的劳作和事奉融为一体了。

    这样我们就知道,我们对祈祷的认识同《圣经》祷告的精意相差很大。我们基督教里大多数人仍然停留在犹太教的、旧约仪文的祈祷里,《圣经》说:“这新约不是从仪文来的,而是从圣灵来的;因为仪文会使人死,而圣灵(精意)却使人活。(新译本,林后3/6)”仪文的祈祷是宗教式的祈祷,是捆绑的,是没有行动的(常常关门在家),也是死的(雅2/20)。因此《圣经》说:“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罗8/26)”,就是说,以色列人经历了二千年的仪文祈祷,在神眼里,仍然算不上晓得祷告。于是在这新约里,圣灵赐下了一种新的祷告:方言的祷告——圣灵替我们祷告,来补足我们的软弱。方言的祷告,是灵里的祷告,用不着悟性的,(林前14/14)并不妨碍我们做工活动;就如呼吸用不着悟性,并不妨碍生活劳动一样;因此方言的祷告如呼吸一样能同生活事奉融为一体了。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