祷告内容的更新
    祷告的内容,就是“主祷文”:“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

    ①赞美神(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尊神为圣”就是尊崇他、尊主为大、高举他、赞美他的意思。祷告不仅仅是祈求,更重要的是称颂神。放在祷告的首位,就是神自己认为,赞美他是最重要的。合符《圣经》的赞美是:

    击鼓弹琴,跳舞唱歌,欢呼呐喊,(诗81,150)

    唱新歌,即随从内心的感动,有感而发的新歌。(诗96/1)

    用诗章、颂词、灵歌、对唱、合唱。(弗5/19)

    但这种敬拜不要只停留在形式上,我们往往很容易从一种形式化转变成另一种形式化。敬拜不是为了形式的原因被设立的,而借着这形式,我们能被敬拜的灵去触摸、更新,使我们在生活中有更敬畏的行动(参考后面的《敬拜的实意》)。

    ②为万民万国祷告,为世界祷告

    “愿人都”即万民,“尊你的名为圣”即愿万民都成为认识神的名、敬拜神的人,即愿万人都得救(提前2/1-4)。如果你愿万人都得救,你就更应求问神,你要怎么做?神对你有什么旨意?

    ☆为以色列祷告,谁祝福以色列,神便祝福谁(创12/3,27/29,民24/9),并且要与实际行动相结合。在我们的政治里,往往报道上是偏向阿拉伯的,因此我们不要上政治的当,要用神的心意看待以色列,在社会上为以色列讲公道的话,这才起到真正的祝愿(雅2/16)。

    ☆为列国祷告(诗2/8),为邻国祷告,要爱我们的邻舍(路10/27);为向我们宣教的国家(如英国、美国等)祷告;在我们的政治里,也是与英美对抗的,希望我们不要被政治所愚弄,要用属灵的眼光看待美英所作的,更要在行为话语上做出与祝福相配的事。

    我们不是说要把福音传到耶路撒冷吗?那么,我们有为中国到耶路撒冷必经的伊斯兰教国家祷告吗?我们得着了神什么旨意了没有?为这些事我们该做一些什么准备?

    ☆为世界的宣教士祷告。他们在最危险、最困苦的地区工作,是在属灵争战最激烈的前线作战。另外我们想想,我们为世界宣教作过什么呢?我们用什么来还福音的债呢?虽然有不少人是不能直接参与世界宣教,但我们至少在奉献钱财上出一份力。不要以为只是戴德生这些宣教士在中国作宣教,其实他们背后除了英国有很多弟兄姊妹祷告外,还有很多人是用钱财支持中国宣教的。

    “愿人”都信耶稣,是不是仅仅是祷告呢?正如雅阁说:“平平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暧吃得饱”而没有行动,这不算真正的“愿”。合乎《圣经》的“愿”不仅是口里的话语,而是实际行动,这个“愿”背后一定要有所作为,假若你愿意别人得救,你一定要奉献给神,为神所用,成为传福音的人。为列国祷告,是为了使我们除去自私的、只顾自己的心态,而是要胸怀广阔,把别人的需要看成是我们的责任,然后看看我们该在什么方面有所行动。“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将地极赐你为田产。(诗2/8)”我们常只懂得用口“求”,以为只是祈求,却并没有行动。其实神这里让你求,是希望你有所行动。仆人求一块田地,后来主人赐给他了,但他还不住地求,那块地却空着放在那里。那些列国是一块“田产”来的,神赐给你,是为了让你去“耕作”的,有所作为的。所以,你在为你所感动的国家祈求的同时,你打算为这个国家做些什么?然而,我们现在许多祈祷书籍所讲的,多是低级的理论,把祷告仅仅看成是嘴巴的事,这是很遗憾的。

    要在祷告里知道,我们在这福音大使命里该作些什么?想想我为这些事能献上些什么?能做些什么?几年前我对伊斯兰教的国家有负担代求,我知道这样是不够的,但我能怎么样呢?于是我被圣灵感动,将我的女儿献上,成为将来向伊斯兰传福音的宣教士,在人看来是相当危险残忍的,但我觉得有亚伯拉罕的勇气而自豪。我愿献上我的儿女、并且释心栽培,成为一个宣教士,这是我最大的成就感。

    ③为国家祷告

    ☆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祷告(提前2/1-4),他们的决策影响重大,关系到亿万的百姓。魔鬼是极力想辖制这些在位上的人,从而达到辖制整个国家(比如发动战争、文化大革命等)。所以我们就知道,《圣经》为什么要我们首先为君王和一切在位上的人祷告了。因此,我们要为此代求、祝谢,让他们以神的公义、仁爱、治理百姓。使撒但在他们的决策上失去权势,失去影响力,让基督掌权。为军队和公安祷告,这些是权力的根本。为国家的和平、社会稳定和治安康宁祷告,只有这样,才“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然而,我们应怎样做来配合这个祷告呢?作为一个公民,我们为这个国家应尽一些什么责任?因此我们更应求问神,作为一个基督徒和基督教团体,我们有什么实际行动来影响国家和各级在上掌权的人物?

    ☆替百姓和祖宗认罪。

    我们的祖宗和百姓有极重的罪孽:

    拜龙,拜撒但。从西汉马王堆出土的绢画里,记载了一个传说:我们汉人是从两条蛇**中出生的,因此我们最早的图腾是拜蛇的,但因蛇太丑了,后来我们把其它动物身上好的东西加在它身上美化了,才成了龙,我们自认是龙的传人,是认撒但为父,是为大罪。

    拜诸多偶像,中国有三大教:道教、儒教、佛教。还有许多邪神鬼怪,风俗迷信。

    我国又推行无神论,在其宣言里,否认有造物主,否认有救主耶稣。

    逼迫和抵挡神,尤其是义和团运动,残杀过成千上万神的仆人和儿女。

    流许多人的血,从近代的洪秀全到现代国共内战,历届政治运动和计划生肓等,都死去好多无辜的人,是杀人罪。

    几千年魔鬼的愚弄欺骗,形成了民族的丑陋习性、风俗、迷信、异教、无神论、生活方式等抗拒福音的东西,成为了我们人民的捆绑,需要真理释放他们。我们有很大的责任行出真理,在行为上做出榜样来影响他们,因此在为他们恳求的同时,也要为我们恳求,使自己能行出爱来爱他们。

    ☆为国家、所在省市祷告。城市往往是影响该地区的重要所在(即所谓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犯罪作恶的大本营。可知它是魔鬼的顽固营垒,我们要寻求神用什么策略去进攻这些巢穴。魔鬼常常是借着电视、娱乐界、文化领域、玛门来兴风作浪的,因此我们更应看到我们的弱势,就更应奋起夺回这方面的权,更要懂得用媒体、文化、经济来事奉神,求神给我们智慧,让事工从哪些方面打入政治、经济、文化领域。在当中,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角色:工人、农民、白领、商界我们以这样的角色怎样去服事社群?

    记住,我们不是求神救万民,因为他愿万人得救。这是他的心愿,他比我们更爱他们。如果我们这样祷告,简直是亵渎他,仿佛我们才想救世人,我们比他更爱世人似的。我们要的是代求,代求就是:代替他们认罪,求的是怜悯、赦免。就象我的一个亲人犯了法,而我又是法官大人的好朋友,于是我出面求情(代为认罪)、代他受过,而法官看着我的恳切和情面上,或可从宽发落。这是亚伯拉罕、摩西代求的属灵意义。

    另外,我们更要寻求神在该地区有什么异象,这是神要拯救万人的计划中的一部分,重要的是,知道后就去实行。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的祷告不至成为空洞的祷告;我们的祷告要同我们的行动相一致,我们的祷告才有实际的意义。

    ④为家庭与教会祷告(愿你的国降临,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我若靠着神(圣灵)的能力赶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你们了。(路11/20)”“法利赛人问:"神的国几时来到?"耶稣回答说:"神的国来到不是眼所能见的。人也不得说:'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因为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注:"心"或作"中间")。"(路17/20,21)”“因为神的国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罗14/17)”从这些经文里我们知道,神的子民顺从圣灵,遵守神的旨意(瑞玛),都在圣灵的管治下,那末,这就是神的国降临了,(简单地说,国是由王、子民、法律所组成,假若子民不听王的法令,就陷入无政府状态,国将不国)。假如我们想神的国降临,就必须学会听从神的旨意(瑞玛),遵行神的话。

    教会是知道神的旨意和执行神旨意的地方,教会最重要的是所作的工都在神的旨意当中,也是祷告最重要的目的。而现在我们的祈祷是:“神啊,你怎么怎么样吧。”岂不是“愿我们的旨意行在天上,如同行在地上”一样,这不是颠倒了吗?所以我们要这样祷告:“神啊,你有什么指示、我该怎么做?”这样,神的旨意才能在教会得到执行,才能“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为你的家人、亲戚、朋友祷告,家庭是最小的教会。一个家庭最重要有神的话,你要求神指示你,你该怎样做好这个家庭角色,以便一家人因你行神的道而见到耶稣。求神给你智慧、方式方法去影响家人。我们做家长的,或是家中唯一信主的人,就是这家中的牧者,我们应怎样做好这个角色?我们有责任管理好这个家,不让魔鬼在这个家中有作工之机。家庭是我们行神的道最为基本的地方,只有我们先在家教导神的话并遵守神的旨意,我们才有资格在教会里教导别人去遵守神的话。在你的祷告里,求问神怎样才能把你的家人带领成为门徒。你有一个很大的责任,把你的儿女培养成为一个神的工人。(记住:不是求神使你的儿女成为神的工人。)

    ☆为牧者祷告,他是仇敌主要的攻击目标,魔鬼会用灾祸、疾病、犯罪犯错,使牧者受伤、软弱、领受不到神的旨意。使整个教会陷入困境、失败。但如果牧者是一个刚强的人,有异象、有方向,就能带领教会走向得胜。要站在牧者的地位上代求,你就更能够了解牧者的需要,就更能够知道要在何事上支持牧者,你知道神要你用怎样具体的行动支持牧者吗?

    ☆为教会的同工,为有需要的弟兄姊妹祷告。彼此相爱,同心合一,让属灵的恩赐:先知讲道、翻方言、神迹奇事等常在教会中彰显,这就是神的旨意自由运行了。教会有神的话语(瑞玛),就使教会更圣洁、更敬畏神。犯罪的人就能知错悔改、有病的人得医治。作为教会的一员,你做了实际的建造工作了吗?还是拆毁的工作?

    ☆为所认识的教会祷告,为软弱的教会祷告。还要知道我们该为他们做些什么,要使我们各教会连成一体,有共同的异像,共同的事工,成为国度性的服事。还要为受迷惑入了异端的人祷告。我能够为这些人,能作些什么实际的挽回工作。

    ☆寻找神在自己身上有什么托负去祷告,神在自己身上有什么旨意、计划,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神可能有些特别的交托。如果你有托负成为教会守望的,就该专心去祷告,这样你或者会有先知的职事。

    我们常常以为用祈求就能够帮助牧者了,还说亚伦、户珥在山上托着摩西发沉的手,附会为是祈祷(祈求)。不对,而应是具体的扶助,是真实的行动。我们有时会责怪牧者的手发沉,甚至会对“摩西”说:“举个手都无力,等我来。”牧者也有软弱的时候,但你不是去指责他,更不要去代替他,而是扶他一把。如果我们每个会众都体谅牧者,少些责怪埋怨,多些关怀安慰,少些分争嫉妒,多些提议提醒,那么,牧者就能清心、专心来听神的旨意。在你的祷告里,神或者会给你一些让牧者、教会参考的建议,或者让你知道在什么地方,你能发挥你的恩赐才干,去帮助牧者和教会,知道后就去做吧,神必厚待你。

    教会是代表国家去遵循神的话的,基督徒应该是人类的表率,这都要从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做起。假如一个教会、一个家庭,每个人都象孩童一样单纯听话,都遵守了神的话,就会彼此相爱,和和美美,在地如在天,这不就是进入神的国了吗?这就是神的国降临你们中间了。如果越来越多人成为基督徒,越来越多人以神的话为生活准则,便有爱在其中;如此扩展开去,一个地方、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的光景就会改变,这样就越来越象神的国了,这样就是名副其实神的国降临了。

    现在,我们要透过祷告来反省一下,我们还有多少神的话没有遵守?我们的家庭,我们的教会,我们的地方彼此相爱了吗?那么我们就知道离神的国还有多远。

    以上三个“愿”,都是要建立在行动上的,这才符合圣经“愿”的精意。

    ⑤生命和生活的需要(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

    我们需要两部分的饮食:一部分是灵里的生命;一部分是肉身的生活。

    ☆领受从神而来的灵粮,领受针对我们个人说的话语(瑞玛),敏锐圣灵对我们的责备,这样我们才能了解自己生命的光景,才知道如何建造自己的生命。知道然后去顺服、去行动,有行动才是“活的”,活的才叫“生命”。每知道一句神的话(吸收了营养),就顺服行出来(生长),你的生命就因此而增长。死读《圣经》并不能使人生长,而是靠圣灵向你说话,你服从又去做时,你的灵就强壮了。

    ☆求神为我们预备事奉、生活的物质条件。“日用”,意即不是奢侈品、超过生活所需的东西,够衣够食就当知足;“今日”,意即不要为明天忧虑,不要为将来操心。按着我们所领受的异像大小,大胆祈求执行异像所需要的事奉条件,有信心又不妄求。然后按着信心就大胆行动吧。

    ⑥恢复与人和与神的关系——对付罪(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

    所有的罪,都应被看成是破坏了人同神、人同人的关系。过去传统祈祷教导我们祈祷要先认罪,把认罪放在首位,但耶稣却把它放到未后。因为他说:“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过去我们对罪总是害怕的,这只能捆绑我们,是错误的。害怕敌人,我们就不能战胜它;正确的态度是恨恶,当我们仇恨敌人时,我们才能产生勇气,战胜它。我们就把它放在首位是因为害怕。不要把罪看成是最大和最重要的,神才是最大、最重要的,因此首先是赞美神。即使是传统认罪祈祷的教导所引用的尼希米的祷告,也是以赞美神为开始的(尼9/5-37)。

    ☆不要把悔改停留在认罪上,悔:是认罪;改:是行动。“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就是改,就是行动。传统祈祷的教导认为,我们在神面前认了罪,神就悦纳我们,这是错的。在这里求神免我们的债,要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已经免了别人的债,“免了”是“过去时”,就是己经“改”了。所以在祷告之前,先有悔改。再说一次,神不在乎我们在祈祷里说什么、说得怎么样,而在乎我们在祷告之外是什么人。谁都不要想在祈祷里敷衍神,神不是要我们说什么,而是要行动。

    传统的祈祷常常只是对付我们已犯过的罪,所以认完又犯、犯完又认,没完没了。我们更重要对付未曾成为罪行的罪——心思意念的不善不洁,这是犯罪的源头、罪根。才能使我们在罪的辖制上释放出来,才能使我们不想、不说、不做。

    ☆求主鉴察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罪性,包括性格上、脾气上、本能上、思想上、感情上、意识和下意识里隐而未现的原罪。因为罪是一件看不见摸不着、属灵的东西,己经渗透在一个人的性格、脾气、生理、感情、思想、意识、潜意识等各个方面了。魔鬼用我们未信主的所有时间,把罪栽培在这各种的“土壤”里,就是俗话所说“自小种坏了”(或“自小惯坏了”)。即使是信了主之后,甚至有些罪是隐藏在“好”的动机、有“属灵”理由的行动上;我们需要圣灵的工作,才能让这些东西显露出来;有时神借着梦境,使我们知道我们平常所不知道、很隐藏的罪来。每一样隐藏的罪都要认真对付,因为最难对付的就是隐藏的罪。骗得了人,骗不了神,终有一日要审判的。

    ☆要更了解自己的弱点,也要更多看到自己的软弱。及早对付,不要让它长期存留,况且让它怀了胎,就生出罪,也生出死来。(雅1/15)因为罪也是有生命的,能够长大、根深蒂固。为什么神要命令我们用杖管教孩童呢,就是要让罪在萌芽状态时,就去对付。对待罪的意念,要拼死抵抗,用耶稣的名驱赶、用耶稣的血洁净。

    这就是灵里的修剪,这才是真正的灵修。

    “如同我们免了别人的债”,神不仅只看我们与他的关系,也同样看重我们与他人的关系,因为戒命的归依就是爱神爱人,如果与人的关系破坏了,与神的关系同样也破坏了。不要想在密室里,只通过亲近神、敬拜,就能与神建立一个亲蜜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先与人建立良好关系,才能与神建立良好的关系。因此耶稣说,“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就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后来献礼物。(太5/23,24)”我们想与神无阻隔,有亲蜜的关系,那么我们就先“免了别人的债”,与人无阻隔,有亲蜜的关系。《圣经》又说:“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雅5/16)”与他人(无论是外邦人或仇敌)建立良好的关系,是我们同神建立关系的条件,也是祷告蒙悦纳、得医治的条件。这得有实际行动在先,也属一种悔改。

    ⑦警醒守望祷告(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聆听神对我们说什么话,有什么预言、有什么警告,求圣灵给我们指引,好让我们避开魔鬼的陷井和攻击。如果你知道自己在情欲方面有软弱,那么你就要谨慎与异性的接触,要尽量避开常常独处,免得陷在试探里;如果你知道自己有贪心方面的软弱,就尽可能避免常常接触钱财的事工……要察验魔鬼正在做什么,神要我们做什么,这样才能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希律想杀刚出生的耶稣,主向约瑟梦中显现,要他逃去埃及(太2/13,14)。亚兰大军想捉拿先知以利沙,但以利沙却使他们眼昏迷(下6/18)。

    而且也借着圣灵,显明魔鬼的诡计(试探)和作为(凶恶),好让我们去败坏它们,让魔鬼的工作无果效、不成就。也让圣灵为我们制定制胜仇敌的策略和措施,因为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要了解自己和教会的薄弱点,因为魔鬼喜欢从弱点进攻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多多留意社会现象、各种传媒新闻动向——透过社会的现象,我们更能了解魔鬼的动向。

    ⑧向神献上感谢,将荣耀归给神(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

    国度——教会的规模、事工的规模。

    权柄——能力、神迹、恩赐。

    荣耀——成绩、果效、影响。

    表示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神自己作成的,是因为神指引、教导、为我们战胜了魔鬼、提供了我们事奉所需要的种种条件,才能成就这一切的,并不是我们有什么功劳。但有一种错误的理论认为,今日我们教会取得的一切成绩,皆因我们祈祷的结果,这样我们就夺取了神的荣耀。一件事成就后,我们常常会这样说:“幸好是我这样祈祷(言下之意是:幸好是我叫神这样做的)。”又如遇到一些不如意的事,后来解决了,就说:“多亏我不断用祈祷托住。(言下之意是:神能作成这样的事,多亏我用祈祷帮助了他。)”认为都是我们祈祷的功劳,这是何等荒谬的论调。

    有一个葡萄园,主人每日都听仆人们说话:“主啊,求你开劈西坡,种上葡萄。”于是,主人离开了高座,去西坡锄地。后来仆人又说:“主啊,现在葡萄有很多虫,求主您去打虫。”主人又乖乖地去打虫。后来,葡萄丰收了,仆人就说:“幸亏我提出开劈西坡,才有今日的丰收。(即:幸亏我们祈祷,才有今日福音的果效)”另一个仆人又说:“幸亏我发现虫害,及时叫主除虫,才保住今日的成果。”这是何等荒诞的事!因为错误的祈祷形态就把教会取得的一切成绩归在我们的祈祷上,这样便偷偷地把荣耀归给了自己。

    正确的理解应该是:参透万事的圣灵,晓得神的意思,替我们祈求(罗8/27),又按神的计划,以云柱火柱指引教会,我们所有的成绩、成就,都是神带领的结果,一切都要以感谢的心归还给神。

    这个葡萄园应该是这样:主人是一个高超的农艺师,他请了一群不会农艺的工人,于是,他时时要教导他们种植。主人计划要在西坡上种植上等葡萄。把仆人叫来,给他们种子,教他们如何种。仆人们领受后就遵着主人的吩咐,去西坡种地了。葡萄种下了一段时间,主人发现有某种虫害,就叫来仆人,告诉他们要杀虫,于是教他们用什么药,用的分量比例,喷洒时间、次数等;然后仆人们便求主人给他们杀虫药、喷洒器械等(祈求的作用),主人便给了他们,甚至把防毒面罩、工作服等都给他们(超过他们所求所想)。虫害被消灭了,葡萄得到了好收成。这时,应该受称赞的是谁?那些仆人会说是他们的功劳吗?

    不要把“祈祷(祈求)”高举到过分的地步,祈求是学习祷告最初级的形式,每个人学习祷告都是从祈求开始的,小孩只懂祈求,以色列人(属灵的婴孩)只懂祈求,可见单会祈祷(祈求),只是很初级的水平。所以,只有祈祷算不得什么,最重要的是祷告,最重要的是在祷告里神向你说话了没有?祷告完后你有按神的话行了没有?

    从前的传统祈祷,往往是从“我”开始的:“我的饮食”、“我的家人”、“我的灵命”、“我的教会”、“我的事奉”……以上的祷告,更新了宗教祷告的盲目、自私、狭窄,是以耶稣的心为心的祷告。因为神爱世人、愿万人得救,因此这个祷告是从万民开始的:世界、国家、省市、教会、家庭、我。这才是神无私的、胸襟广阔的祷告。

    要留意我所分享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过去我们所讲的是祈祷(祈求),现在所讲的是祷告。祈求是“我”说,神听,要“做事”的当然是神了,而现在更新后的祷告更重要的是聆听,听完了我们必须遵行去做。这里更新的重点是:过去传统的祈祷理论只强调祈祷本身,而忽略了祈祷的人应该有怎样的责任及行动与他自己的祷告相称。现在祷告形态更新了,祷告的内容自然也得更新了。

    有些教会喜欢在礼拜时背主祷文,这种“万人同腔”、“死板不变”的祷词只停留在形式上,成为一种宗教仪式,实在是没有什么祷告意义的。称呼它为“主祷文”其实是很不准确的(“主祷文”的讲法是从天主教时流传下来的),因为它本身不是祷告词——主耶稣本身没有这样祷告过,使徒、门徒学过之后也没有这样祷告过。我们都不会教导别人去背祷词,主耶稣怎么会教导别人去背祷告呢?其实它只不过是主耶稣用来教导门徒怎样祷告的课程。

    “有个门徒对他说:「求主教导我们祷告,像约翰教导他的门徒。」耶稣说:「你们祷告的时候,要说:我们在天上的父……」(路11/1-2)”从主耶稣的教导里,归纳出祷告的次序和内容的精意,好让我们将它运用在各自独特的祷告当中,才能更好发挥其中的意义。就好象我们教导别人怎么祷告时说:“第一要赞美神,第二要为万民祷告……第七是争战祷告,第八是向神感谢……”我们会以这样教导的内容作为祷词吗?会说:“亲爱的天父:第一要赞美神,第二要为万民祷告……”这样祷告吗?假如我们懂得这是教导祷告的提纲,回头来看每次聚会后必须背诵“祷告提纲”的“祷告”不是觉得很好笑吗?这种“念口簧”的形式有祷告的功效吗?

    假如祷告是可以背的,我一定搜集天下古今中外最好的祷辞,就能成为一个祷告专家了。假如你是一个董事长,许多人一齐用背诵的方式同你说话:“董事长,愿你一辈子都做董事长,愿你的公司越来越大,愿你的产品有好销路……求你记得发工资给我们,我们工作上有错误,求你原谅……”虽然觉得好笑,但第一**可能还很高兴,而第二天、笫三天、第三百六十五天、第一万八千天都是这样,你会觉得怎么样?你不觉得他们神经病,也会给他们气得发神经的。这种千篇一律、死记硬背的“祷告”实际上并没有祷告的作用,我们为什么还要去背它?从信主当日起到死那一天,千万次地背下去,这有什么意义?如果某种形式其实并无作用,但我们不知其所以然地按着去做,这不是迷信,不是很荒谬、很滑稽吗?宗教就是这样可笑!这样背了,神的旨意真的就能在地上自由运行了吗?越多背就越自由运行了吗?懂得这段经文的人是不会背所谓的“主祷文”的,只有不懂的人才会背的。如果想在聚会后要背诵些什么的话,不如背诵该日聚会的主题经文罢,这还有一些实际意义。

    祷告的延伸——与主同行

    神晓喻摩西制造会幕的样式里,有一个地方为大多数人所忽略的。就是香坛以及其它会幕里的摆设,都有一个重要的设计部分——两条抬扛。“要把杠穿在柜旁的环内,以便抬柜。这杠要常在柜的环内,不可抽出来。(出25/13,14)”这抬扛任何时候都不可抽出来,是约柜及香坛等圣物整体的一部分(而不是附加部分),因为是神在山上指示的样式。为什么不是另一种设计:如设计能放在马背上的样式、或者设计四个轮、或者干脆放到马车上?直到后来在不再移动的圣殿里,仍然是这个样式,为什么?这里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属灵意义:祷告(香坛代表祷告〔启8/3,4〕)是动态的,是人和神在行进中同在的预表。经过以牛车拉约柜失败的大卫,是最懂得摩西帐幕抬扛设计意义的人,他在迎接约柜的时候,每走六步,就献上牛与肥羊为祭,并且一边走一边跳舞。所以他所立的帐幕更“合神心意”,被称为“大卫的帐幕”,可见祷告(包括赞美)真正的属灵意义是在行动,是在生活中。

    旧约《圣经》有早午晚的祷告,其精意是,祷告应是从早到晚贯穿在生活中。在《圣经》里,我们看不到耶稣遁例早午晚的祷告,我们也不应该把祷告与生活分开。“我愿男人无忿怒,无争论,举起圣洁的手,随处祷告。(提前2/8)”“不住地祷告”(帖前5/17)这里的“随处”和“不住”,就是说在祷告中行动,在行动中祷告。《圣经》有个常提到的词:“与神同行”,而非与神同坐(跪),这说明神和人、人和神是在行动中同在的。有时停下其它肢体的活动,为的是更清淅收到神的信息,而非是常态,象耶稣一样。我们应该祷告生活化,生活在祷告中。使我们的生活处在敬拜、祷告、灵修的状态,随时随处感受圣灵的意思,把我们所到、所做、所看、所听、所想的成为敬拜、祷告、灵修的触点和内容。

    圣灵引导我们生活的同时,也把我们所走到、看到、听到、想到的地方或事物,作为启发、教导我们去敬拜、祷告的媒介。

    看到大自然美丽壮阔的景色,我会情不自禁有赞美的冲动;听到自己美妙的心跳,会由衷有一种感恩的激动。在这种状态下敬拜,很自然涌溢出赞美的歌声、感恩的话语。这同毫无感动的口头禅不可同日而语;走到每一个地方,就要为每一个地方祝福:走过市政府,就为市政府祷告;走到市场,就为市场的众人祷告;正如耶稣看到耶露撒冷,被圣灵感动,便为耶露撒冷祷告一样。我们要为面对的每一件事、所做的每一件事祷告:当我们看到有感动的人、一辑新闻、一场车祸、社会不公、败坏现象等,都应该视为我们祷告和行动的责任。这样我们活着,就是基督了。

    即使是看《圣经》的时候,也要以祷告的状态去看,使看《圣经》如同与神说话,让经文如活的精意;我们带着属灵的耳朵,便有许多祷告的资料。听到有需要的人或教会,就要为他们祷告,并且想想,我们为此能做些什么。当听到魔鬼的作为:什么纷争、什么谣言、什么论断、什么毁谤,就要为那些人代求、认罪,并且我们要在其中做一些调和、用爱心遮盖、使人和睦的事;我们心中的想念或感触可能就是圣灵对我们的提醒,要为那人那事祷告。

    我们要随时处在与神交通的状态:你时常在与神交谈,又随时等待神向你说话。你默想着神和属灵的事情,从所看、所听、所想去感受圣灵的意思、引导。并且要随时敏悦不洁的意念、不对的思想,立刻驱赶、清除,随犯随认随对付。在悟性祷告不妨碍工作的时候,就用悟性祷告,比如坐车、走路、等人;如果妨碍工作时,就用方言祷告,如开车、骑车、开机器等。有人的场合默祷,无人的场合出声祷告。时而灵歌,时而诗章颂词。

    我反对的不是长时间的祷告,而是反对长期关门闭户的祷告;我甚至还嫌半天的祷告不够长,而应该是一整天的;因为《圣经》的要求是“不住”的祷告。

    宗教的祈祷很重视人屈膝祈祷了多长时间,而真正祷告所强调的却是象耶稣那样,无论行着、坐着、讲道、医治,随时随地都能“看见父所作的”。“父爱子,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他看”的这种祷告,这是我们应当羡慕追求的祷告最高境界。

    总之,就是这种不住的敬拜、祷告、灵修状态,使得我们的生活常常喜乐,充满意义,在地如在天。又有不断与祷告相称的行动,那么这种真敬虔的基督徒生活一定是得胜的——你简直没有机会犯罪。而且就从枯燥、捆绑、徒有敬虔外貌的宗教祈祷生活中释放出来。

    真正的、最高层次的敬拜,是超越所谓的“敬拜”,不再囿于形式方面的了,而是人的品格、品行在生活和整个人生中成为一首最好的赞美诗。

    在《圣经》中,我们没有见到耶稣有过形式的敬虔和形式的生活,他的额上、手臂没有佩戴经文;也没有一件“属灵”标志的“长衣”;没有每天屈膝跪了多长时间,没有常常关门闭户半天的祈祷;也没有每早的怎样晨更,没有每日的跳舞敬拜……说明耶稣不重视形式的“敬虔”,他平凡得象一个普通的百姓,他的敬虔几乎是看不出来的。他说:“人子来了,也吃也喝,人又说他是贪食好酒的人(太11/19)”甚至还比不上拿细耳人、为法利赛人所耻笑。但天父却对耶稣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为什么天父这么赞赏他?这时的耶稣还没有出来传道,其实是天父对他三十年来生活的品格、品行的称赞,令神真正得满足的就是这种敬拜(参考《敬拜的实意》)。耶稣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为的是给我们作一个榜样:敬虔不是外表的形式。

    正如罪是渗透在性格、脾气、感情、生理、意识等里面一样,我们的善、敬虔也要是溶化在品行、品格、言语、态度、心思意念等里面,我们所发出来的就是真实的善行敬虔,才是最真实的敬拜,是最高的敬拜境界。我们常常视敬虔为超凡脱俗、高不可攀的秘笈,但敬虔实际是极之平凡、脚踏实地的生活。我们还是把仙化了的敬虔,从云端曳下来,使它复原为常人可以效法的平凡。我们请法利赛式的“仙人”们,“降世为人”、“道成肉身”吧。

    不要以为神称大卫为“合神心意的人”,仅因为大卫的跳舞和诗班得着了敬拜的奥妙,其实不然,而是因为大卫从牧羊人、军人、到君王整个过程的为人。“我喜爱良善,不喜爱祭祀。(何6/6)”“行仁义公义,比献祭更蒙耶和华悦纳。(箴21/3)”“我朝见耶和华,在至高神面前跪拜,当献上什么呢?岂可献一岁的牛犊为燔祭吗?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6/6-8)”“有一个文士来,听见他们辩论,晓得耶稣回答得好,就问他说:「诫命中哪是第一要紧的呢?」耶稣回答说:「第一要紧的就是说:『以色列啊,你要听!主我们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再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的了。」那文士对耶稣说:「夫子说,神是一位,实在不错!除了他以外,再没有别的神;并且尽心、尽智、尽力爱他,又爱人如己,就比一切燔祭和各样祭祀(即形式)好得多。」耶稣见他回答得有智慧,就对他说:「你离神的国不远了。」(可12/28-33)”把爱主落实到爱人如己,那是一种最高的敬拜,“比一切燔祭和各样祭祀好得多。”比一切的祷词、赞歌都要好。献祭不是神的话吗?祷告不是神的话吗?这样我们不也是遵行神的话吗?为什么神还是不喜爱呢?因为我们并不理解献祭或祷告的真正精意。其实神真正喜爱的是一个“好生命的人”为祭物,他所要的献祭是你,不是你手中的牛羊(或口里的祷词)。

    形式方面的敬拜、“属灵”,是很容易做到的(即使跪个把小时、每日黎明晨更都是很容易的),而经得起《圣经》检验的生活和人生,就不容易了。现在,我也不以自己祷告得怎么样、敬拜得怎么样,来衡量自己敬虔得如何,而是以我的为人、服事和爱来检验自己。

    将我们敬畏神的态度溶化到生活中,有敬拜的形式,又有敬拜的实意,有敬畏的心和诚实的行道生活,将敬虔变成一种生活,就象《圣经》中许多如亚伯拉罕、约瑟、摩西、大卫、耶稣那样的人物,在平凡中表现出向神的敬虔,才是神所喜悦的,这样神就必与我们同在。与神同行的人凡事亨通,福气也必追随他,他的祈祷必蒙垂听。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