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信仰的样式
    到底基督教应该是怎么样的?有人以为聚会时那种形式就是基督教,这就错了。圣经并没有明确规定基督教聚会的形式,所以,随着不同的时代,聚会的形式都在不断更新;即使同一时代,各教会的聚会形式都有差异。可以说,没有所谓的“基督教形式”,或者说,没有所谓的形式是属于基督教的。只是所有好的形式,对人有益、有造就的形式,基督教都可以采用。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采用的形式不是绝对的,而是可改变、可更新,是可以融入本土文化、因地制宜、与时俱进的。

    信仰不是一种形式,而是一种生活。其实基督教信仰本身是一种生活,既是生活就没有什么形式,而是一种自由的、活泼的、更新的生活。打开《圣经》,到处都看到神教导人如何去生活。只有宗教才会教人形式的东西,而没有教人如何去生活。因此宗教里的人,只在庙里、会堂学会了这样那样的形式,而对生活毫无帮助,这些人的生活仍然是一塌糊涂的。

    虽然基督教是没有形式的,但却有样式,它是绝对不能改变的。那么到底怎么样的样式才是基督教的样式呢?也就是说,怎样的生活才合符基督教信仰的样式呢?

    以色列人在埃及的时候,神就藉着摩西多次向法老说:“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出7/16)”他们一刚出埃及,神就向他们启示了事奉的样式——会幕。这会幕,在宗教里的人看来,它是一种形式,但在懂得信仰实意的人来看,却是一种生活。“事奉”这个词会让许多人联想到某种形式,但如果一个真正懂得事奉的人,他就能理解事奉其实就是一种生活。以色列人被神从埃及拯救出来,目的是要让他们过上一种全新的生活。

    会幕里的结构,是众所周知的,这里不作详细的描述。只想探讨一下会幕所预表的义意。

    铜祭坛——代表牺牲、流血、代赎、十字架。

    洗濯盘——代表洁净、分别为圣、圣洁生活。

    陈设饼——代表《圣经》的话、洛哥斯。

    金灯台——油代表圣灵、瑞玛,光代表人听了神(圣灵)的话而去做的好行为。

    金香坛——祷告。

    约柜和施恩座——代表神的同在和祝福。

    有人就说了:你们看会幕,各样的事奉里,香坛的事奉是离神最近的,是最亲近神,所以香坛(祈祷)的事奉是最高层次的事奉,云云。

    现在,我们来看清楚会幕的样式告诉我们什么:在我们的信仰里必须先有铜祭坛,我们必须先有耶稣的代赎、流血、十字架,这是不可以避过的。耶稣、十字架在我们的信仰里是头等重要的,是根基、是一切的开始——我们要进入神的殿、我们信仰的开始,都必须要经过耶稣和他的十字架。

    如果想要迈向神的圣所,进一步亲近神时,就得要经过洗濯盘。过去祭司非得要洗手洗脚才可以进入圣所,今日我们是新约的“君尊祭司”,不仅只有祭坛赦免罪的“称义”,更要有与悔改的心相称的生活,就是离开一切恶行的分别为圣的生活,就是名副其实为义的圣洁生活。我们被称为义,只是天父对我们的期望,正如一个父亲为初生婴儿起名叫“志才”,并不是这个婴儿被称为“志才”,他就成才了,只不过是他父亲对他的期望,要名符其实成才,得要他日后去做到。

    假如我们要进入圣所,想进一步靠近神(约柜)的话,我们得必须先来到陈设饼那里吃陈设饼。陈设饼预表的是《圣经》、神的话。每个基督徒要通过《圣经》更认识神;另外,《圣经》都是指着耶稣说的,耶稣就是真理,是生命的粮,只有遵行真理、效法耶稣我们才有生命。人吃饼是为了生存,我们读《圣经》、聚会听道是为了生命长进。《圣经》是我们的标准,耶稣是我们的榜样,如果你离这个陈设饼(标准)越远,那你离约柜(神)便越远。

    然后,我们来到了金灯台前,把油灌满灯台,就是我们要成为圣灵充满的人,过圣灵充满的生活,使我们靠圣灵的油发出好行为的光来;让圣灵管治我们,使我们的行为带出圣灵的能力和果子。凡神(圣灵)要我们去做的,我们都立刻顺服去做。圣洁生活与圣灵充满的生活不尽相同。圣洁的生活是指《圣经》所讲的“不要”的东西,我们不去做。如:不去偷、不去抢、不醉酒、不犯**、不拜偶像……离开原来的罪,这只是基督徒生活的消极方面;圣灵充满的生活是指《圣经》所讲的“要”的行动。我们不仅不犯罪便算了,还要去做《圣经》要我们去做的东西,如:传福音、带门徒、赶鬼、按手治病、做一个使人和睦的人、连结合一、变卖所有、有两件衣服的给没有的人、看顾孤儿寡妇、爱邻舍、爱仇敌、行各样的善事……这是基督徒积极的、更高层次的生活。我们还要去修剪灯花,不断地更新我们的生命,使生命的光不至暗淡、我们的好行为能持续地保持。

    只有这时候,我们才能来到金香坛的前面焚烧檀香——预表祷告,也只有这时候是离施恩座最近的时候,预表来到天父的面前。

    圣所里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是说,我们要靠着圣灵的能力,来效法耶稣的样式,和天父建立亲近的关系。

    只有我们都按着以上的样式去做(生活),我们才能来到施恩座前,即一个基督徒只有过合乎神标准的生活,才最接近神的。你想亲近神吗?你想神施恩给你吗?你得必须按着这样的样式去做(生活)!会幕就是这晓喻神的儿女应有的生活样式。这就是我们与神建立关系的步骤和秘诀,离开了这些步骤次序来强调祷告,都是错误的。我们要重视的是一个人与神的关系是否亲密,而不是重视一个人祈祷得如何。一个人与神关系密切,不在乎他祷告了多长时间、在祷告上如何下苦功,而在乎他的生活为人(生命)是否合乎神的样式,是否讨神的喜悦。

    在这个样式里我们可知,在我们的信仰里最重要和首要的是耶稣基督及他的十字架,然后就是离开罪恶,了解真理,知道(有了)神的命令,然后去遵守,发出光来。有了这些,你的祷告才成为馨香的祭,这时你同神的关系是最亲近、最美好的。由此可见,祷告是放在未后的次序上,说明祷告是以前面的要求成为悦纳条件的。然而宗教的祷告教导,却把香坛(祷告)放在祭坛之前或祭坛之后,因而使得“法利赛人”们着重又长又漂亮的祷告,却能说不能行,这是基督教内隐而未见的宗教!

    我们来看看庙的样式:

    它没有祭坛,没有十字架,它并不要求来者离开罪,什么人都可以来,因为偶像里没有救赎、不讲永生;

    也没有洗濯盘,它不要求人过圣洁生活,你要是奸商强盗,你尽管奸商下去、强盗下去,怎么样的生活都可以;

    它没有陈设饼,它不需要你认识真理,只信它那一套规矩形式就行了,它需要人迷信,别的什么都不要知道;

    它没有金灯台,因为它不要求你有什么好行为。即或它们有灯,但却不是金灯台,即或他们有一些好行为,但都只是为了自己修行的,是出于自私,而不是出于圣灵的,都是人的功劳,是假冒为善的;

    它有的是什么呢?就是香鼎香炉,这就是代表人的祈福许愿。可见宗教只需要你祈祷(祈求),而且相当重视祈祷(祈求),大雄宝殿前一个大香鼎,偶像前一堆香炉,宗教的人是最重视香炉的,他们去庙的目的就是上香——祈福,因此庙里设立了一重又一重的香炉。正如我们偏面提倡祈祷的宗教教导一样。现在你恐怕会更理解耶稣为什么说:“祷告的时候,不要像外邦人那样,喋喋不休地说着那些毫无意义的话。他们以为说的话多(长时间),上帝就会垂听。千万不要学他们的样子……所以,不要忧虑说,'吃甚么?喝甚么?穿甚么?'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普通话本,太6/7,8,31,32)”,这也引证了宗教的人就是喜欢多多的祈祷(祈求)。但他们有的是“祈祷”(祈求),却没有生活。

    我们信主以前,我们都是宗教(观念)里的人,因此我们进入一种全新的信仰里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是从宗教的先入为主的认识开始,兼且有人为的宗教式的教导,使得我们每个人心中会幕的样式五花八门。宗教的人是很强调祈祷(祈求)的,因为许多人信宗教的目的,就是祈福。以下就是各种的“会幕”:

    有一种的“会幕”,除了香炉什么都没有的。他们没有悔改、没有经历十字架、是没有重生的教友,他们来教会,为的是祈祷治病、生子、顺利、发财而来的。把神的会幕作庙来拜,我们到处都可以见到这种“教友”。他们的行为和生命仍然在一片黑暗里,所做的事与异教的人毫无异致。宗教使得他们入了教,却仍然是地狱之子。

    有一种的“会幕”有祭坛,有香炉,但其他什么都没有。这“会幕”近似一座庙。他有没有信耶稣呢?有。有没有祈祷呢?有。但仅此而己。这是最多的一种基督徒,因为在我们错误的教导里,祈祷是最重要的事奉(生活),有很多歌就是这么唱的,他拣选了最重要的事奉,这岂不是很好吗?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祈祷(祈求)是神的儿女与天父关系上最高的境界。”这漂亮的话骗了很多人。

    举一个典型的祈祷例子:“主啊,求祢动工,赐能力给我,好让我夺取福音的土地……赐福我的工作(或生意),荣耀祢的名。求祢打开天上的窗户,倾福我们……”如果把它翻译成普通的父子日常对话,试试看:“老爸啊,求你出去上班作工呀,赚了钱要给我,好让我读好书……使我过好的生活,好让你有面子。还有,求你将信用卡给我,让我多多地拿……”请问,假如这就是你的儿子与你谈话,那么这是你与你儿子关系上的最高境界吗?你喜欢你儿子与你的关系,是你听他的话,还是他听你的话?多么荒唐的一件事,居然成为豪言壮语。

    于是使很多人偏重了祈祷的形式,而忽略了生活。这正中了宗教(魔鬼)的下怀。

    另一种的“会幕”如右图:没有洗濯盘、也没有金灯台。这种人也祈祷,也常常聚会,也看《圣经》,但却在行为上、生活上没有什么变化,他们吃了生命的粮,却没有生命的表现,法利赛人就是这样,这也是常见的基督徒。听他的祈祷朗朗上口,又长篇又流利,每次聚会总见到他,他手中的《圣经》都卷了角的。在不少教会看来,这是不错的基督徒。既然教会、多数人都认为是不错了,更待何求呢?信教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因为宗教观念的使然,他把祈祷、读经、聚会看作为“念经”、上庙的一种形式,既是形式,做完形式的事,也就完了。因此他们的祈祷、读经、聚会没有与生活、生命联系起来,这些活动都只是在魂中完成的,没有经过灵——生命的部分,徒有宗教的热忱,而没有信仰的实质,外邦人常常耻笑基督徒为伪君子,就是被他们所连累的,使基督教蒙受耻辱。这都是被宗教所害的。

    另一类的“会幕”是这样的:里面什么都有,就是少了金灯台。这种基督徒循规蹈矩,什么坏事都不做,在单位、村里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一有时间就“安静”,他们整日在家祈祷、灵修、认罪、看《圣经》;时间一到就快快做饭,因为今晚有一个聚会,万万错过不得。这些就是他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了。这些人很少接触世界,当然也很少犯罪,过着似乎相当圣洁的生活。虽然这样,但却仍然是过着“修心养性”、“独善其身”的宗教生活。这种生活没有行动、没有去做神所要我们做的许多事情——除了传福音,服事教会外,还有许许多多有益于社会人群的公益的事。就是“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若有什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赞”的事。他们只看重《圣经》“不要”的部分,却没有看重《圣经》“你们要”的部分。这种基督徒活在极度自私的、又消极的宗教生活里而不自知,多么可怜!他以为,他信耶稣就是为了上天堂,他每日兢兢业业去看《圣经》、祈祷、聚会,为的就是使自已不致于犯罪,直等到天堂的门票到手。而且他们又有相当长的祈祷,己经有了“最高层次的事奉”了,还做其它不那么“最高层次”的事干什么?

    如果没有金灯台(圣灵),我们只有在黑暗(圣所里是没有其它光的)中吃饼,我们看《圣经》只看到字句;没有圣灵,我们发不出光来,也没有真正的善行,只是在黑暗中行走;如果没有金灯台的火,檀香木也烧不着,香坛徒有几块檀香罢了。没有圣灵,我们也不晓得怎样祷告,徒有一些样子的祈祷,都只是形式的、宗教的、人意思的祈祷,没有一点馨香的味度。

    这些“会幕”都有一个共同点:什么都可以少,但就是少不了香炉。宗教的观念就是很想越过这些事项,越过这些次序,他们单单想要一样的东西:祈求!

    那些片面强调祈祷(其实只是祈求)最重要的人和书籍,都忽略了会幕这个样式,使许多人只看重有香坛的会幕。我要控诉这种假的教义——宗教的祈祷。它几乎害到我软弱和不信:从前,假如我有一天起来少了祈祷(祈求),我整天心里就被控告,就感觉自己很软弱、很亏欠。而我整天没做一件善事,甚至做了不该做的事,反倒没有这种软弱的感觉,真是怪事。相反,到了我认真执行祈祷书籍上讲的那样早起祈祷(祈求)、半天祈祷(祈求)、关门闭户祈祷(祈求)时,却没有出现祈祷书上所讲的效果,我内心有强烈的被骗受辱的感觉,有一次我气忿忿地对耶稣说:“耶稣,你恐怕不是真的,我祈求这么多,都是白费的,我真的要考虑你值得不值我相信。”你看,宗教真的害死人哪。

    从附图里可以知道,天主教修士一天的安排,祈祷占了绝大部分,除了生活的时间,工作只有寥寥1小时罢了。可怜见地,这种遗产被我们基督教接受了,这种宗教式的生活,被认为是一种虔诚。

    有一次,我到了另一个教会领袖的家里,他为了让我开眼界,打开了书柜让我看,的确,我大开了眼界,因为我是很少属灵书籍的。我发现,这书架上教授祈祷的书最多,占了不少位置;另外就是工具书、传记什么的,而讲行善的、行道的书少之又少;再看看书后出版社的目录表,同样是这样不成比例。怪不得这位领袖开口就是祈祷(祈求),常常邀请我参加合一祷告(其实是祈求)会、每月祈祷(祈求)会、守望祈祷(祈求)会、夫妻祈祷(祈求)会、复兴祈祷(祈求)会、为世界祈祷(祈求)会、通霄祈祷(祈求)会、二十四小时连环接力祈祷(祈求)、围城(庙)祈祷(祈求)、行走祈祷(祈求)……这些活动是如此频繁,名目繁多,原来都是有原因的。奇怪的是,我(可能孤陋寡闻)绝少听到教会组织人上堤抢险、为白血病人捐骨髓、上山扑灭大火等等的事的。我大吃一惊,我们基督教到底中了什么邪?到底是行道重要呢?还是祈祷重要呢?基督教里有一种吊诡的现象:无须解释、明白白的经文是不太受人重视的,而从什么旧约礼仪、事件、比喻引申“新”的祈祷方式(下集将会详细讨论这些观点),就因其神秘的含意和新近的发现,最受人追捧。我真的为亚伯拉罕等人未受过这种神学训练而深感可惜。爱人如己、爱邻舍、爱仇敌(爱神的真实体现)是律法的总纲,是神最大的戒命,为什么不被重视?我们可以将记载耶稣祈祷的记录和耶稣所行的道作一个比较;将整本圣经讲到祈祷的方面,和教导人该遵守神的话的部分列作一个表,就可以知道耶稣及圣经所重视的是什么。基督教到底重视了些什么?为什么这样失衡呢?就好象一个社会,拼命倡导吃饭、怎样吃得好,却不那么提倡劳动工作一样,这不成为一个荒诞诡异的社会吗(可能有不少人认为祈求救人灵魂比抢险救人的身体更重要,或者认为,祈求是我们信仰中最重要的事……等到在《祈祷中的迷信》再揭露)?

    基督教重视的不应该是祈求,而是同神的关系。与神有没有建立关系,决定于一个人有没有与神交通(同神建立关系不是从单向的祈求而来的),但又不仅是交通,更重要他有没有得着神的旨意或瑞玛。有了这些,说明他已同神连结上了,建立了关系了。但这还算不了什么,有了关系,并不等于有了很亲密的关系。该隐和亚伯拉罕都同样能聆听神的话,但不等于该隐就有亚伯拉罕与神同样的亲密关系。圣经说:“因为乖僻人为耶和华所憎恶;正直人为他所亲密。(箴3/32)”同神的关系的亲疏取决于我们听了神的话遵行了多少,有多少行为或为人(生命)是讨神喜悦的,这才是最重要的!与神关系的深度、亲密程度与我们行神的道成正比,这才是我们基督教所应该重视的。

    宗教很强调祈祷(上香、祈福)的,它不要求祈祷的人是如何的;宗教是不讲关系的:谁敢认偶像、鬼为亲戚?所以宗教的人不懂得什么叫同神的关系,更不懂得这种关系是如何建立的。

    如果谁想越过耶稣(祭坛),或者没有圣洁的生活(洗濯盘),没有吃生命的粮(陈设饼),没有圣灵充满的生活,没有好行为、好见证(金灯台),就想来到神的施恩座前得蒙赐福,那是宗教观念的幻想。你要得着的,神都会按照你如何生活给你的,人是没有什么好埋怨的。如果你想得蒙神更丰盛的赐福,那么,你好好地按照神会幕的样式去事奉(生活)罢!“并且我们一切所求的,就从他得着,因为我们遵守他的命令,行他所喜悦的事。(约一3/22)”

    还有一种会幕,它的摆设虽然很象摩西的会幕,但却仍然不是那个样式。

    “在会幕中法柜的幔子外,亚伦从晚上到早晨,必在耶和华面前经理这灯。他要在耶和华面前常收拾精金灯台上的灯……要把饼摆列两行,每行六个,在耶和华面前精金的桌子上,每安息日要常摆在耶和华面前。这饼是要给亚伦和他子孙的,他们要在圣处吃。(利24/1-9)”

    神这样严格定例,要祭司遵守,是有实在的属灵意义的。祭司每到安息日,要在圣所里吃陈设饼,是预表今日我们在主日到教堂领受神的话,过去以色列人正是这样,每到安息日便到会堂听道。而金灯台则是每日的、由早到晚、由晚到早经常料理的。就是预表随时预备圣灵的感动,顺服去做神的工作;经常性的修剪收拾,是预表我们要经常性地除去难阻圣灵工作的东西,如不儆醒、顽梗、不顺服,好使我们能持续行在圣灵中。

    这里有一个时间上的样式:吃陈设饼是七日一个周期,金灯台是每日,经常放光。就是说,吸收神的话,有一定的比例,我们一定要遵循这个样式;而我们的好行为也要遵循一定的样式:是要每日的、持续的、经常性的,而不是好几日、坏几日、冷一阵、热一阵的。但有些“会幕”,只见祭司每日,甚至常常吃饼,因为花太多时间烤饼吃饼了,所以没有多少时间料理灯台,油不够了,灯花长了,火也暗了、熄了。有些人吃陈设饼是每日的、经常的,而去做一些好事、善事只是偶一为之,恰恰与《圣经》的样式相反。不少人因用在读经、聚会的时间太多,就再没有什么时间去发光——去为有需要的人尽我们基督徒应尽的本份。可惜有些人读《圣经》读得脑满肠肥,就不便于行动了。

    金灯台和陈设饼放在同一个水平上,目的是要我们将读神的话和行道要有一个平衡。怎样才是真正的平衡呢,就是按照神的样式去做,而不是按我们人自已喜好的样式。我们的读经、聚会、行动要遵循这一比例。

    在圣殿里,所有的事项都是重要的,各样的事项在其次序上都是“最重要”的,假如离开了这个次序样式,就没有什么是“最重要”的。例如:假使离开了行道,亲近主就不是“最重要”了;或者,假使不是从神而来的旨意,我们所做的事也没有什么“最重要”了……如果离开了其他事项,单单强调某种事项是“最重要”,都是错误的。单单强调祈祷(香炉)是“最重要”的神学,就是犯了这个错误。

    除此之外,人还发明了许多样式,数之不尽。余下的就让你去发现,去揭露吧

    神在西乃山上相当唠叨,至少有四次反复告诫摩西:“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说明这个样式对于我们的信仰是何等重要;相反,神也知道,我们必会忽略这个样式,改变这个样式——魔鬼就想用似是而非的东西(宗教)来改变我们信仰的样式,事实上也证明了这点。正因为这样,神在四千年前就预知并这样提醒了。如果我们忽略或改变了神反复告诫的事,将是多么严重的错误!

    新约的会幕与摩西的会幕有点不同:幔子己经裂开了,作废了。当初这个设计不是用墙,而是用布,说明就是为了将来有一日要拆开的。今日,我们可以借着耶稣——羔羊的宝血,象大祭司一样来到至圣所。过去我们要借着大祭司,去朝见神,今日我们个个都可以朝见他,可以聆听他的声音,仰视他的荣美;过去大祭司是战战兢兢地去到神面前,但今日我们却是坦然无惧的。

    圣所代表我们的魂,至圣所代表我们的灵,过去以色列人只是在魂里认识神,他们的读经、祈祷只停留在魂里,因为他们的魂(圣所)还有帕子(幔子),他们对殿的认识还是一个死的建筑物,对殿中一切的礼仪、祭祀还是从形式上去认识的,因此他们很容易为宗教所蒙骗,他们对律法、信仰都还是停留在表面的、仪文上的认识;但现在幔子裂开了,我们可以与神面对面了,神可以向我们说话了。透过圣灵,我们能够进入到属灵的高度认识神的律法、信仰的真谛,能认识其精意。认识人的身体就是殿,各样的礼仪、祭祀不是什么宗教仪式,而是实实在在预表属灵意义的,因此我们读《圣经》、祷告都应该在灵里作的,我们的行为,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就不要再被毫无意义的形式仪式所捆绑。

    基督教信仰不在乎什么形式(注意,我并不是说不要形式),却很在乎基督教的样式。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