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语
    对许多科学家来说,1906年的夏天是个不幸的季节,玻尔兹曼,奥地利物理学家,在气体运动论和热力学面都有重大贡献,在那年的夏天,一个人悄悄跑到森林里去自杀了;几乎同时,德国科学家德逸德也自杀身亡。20年后,荷兰理论物理学家P·埃伦菲斯特同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科学史认为己经查明了这些伟大科学家的死因:由于牛顿建立的经典物理学大厦土崩瓦解,这些科学家感到过去赖以生活和工作的信念发生了严重的危机。想想看,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已经统治了三个世纪。300年来的每一天每一刻,苹果都是掉到地上;而突然之间,苹果似乎不总是往地上掉,X射线的发现、电磁效应、对光速的测定,使万有引力定律遇到了无法解释的挑战。在本质上,这不是科学的危机,而是认识论的危机。

    我曾经历过这种危机,当我看到事实与自己领受的“真理”如此尖锐冲突时,我有过这种痛心绝望的争扎,我感到有被欺骗愚弄的心痛。我能够领会《谢尓盖神父》中谢尓盖信仰破灭的感受,好象整个世界都在分崩离析、在垮塌一样,有一种恐惧在袭击我:“经过文化大革命这么多的欺骗,难道这一次我又受基督教的欺骗吗?”我曾痛心疾首地质问过苍天,我的信念快要把握不住了。可见错误的神学是多么可怕,它是使人死,夺人灵魂的毒药。幸好上帝及时回应了我,使我从认识危机中越了过来。

    科学就是从一种守旧的认识论蜕变出来,才得以建立后来爱恩斯坦的相对论体系。

    同样,今日真理与我们实践的矛盾,并不是真理的危机,而是我们错误的认识论的危机。只有重新更正我们的认识,我们才能在困境中超越出来。

    这并不是一本普及的书,而是专门写给教会牧者、领袖、神学学者们看的。只有我们的领袖认识更新了,我们才可以使会众从宗教的捆绑中释放出来。一般来说,捆绑,是透过我们领袖错误的教导去捆绑;释放,也是要透过我们领袖正确的教导去释放,因此,我们的领袖认识,是至关重要的。假使你不是领袖或牧者,希望你能将些书介绍给你的领袖或牧者。

    要写出一本书来并不太难,难在把它实行出来。当我把从神领受的这些真理向众教会宣讲时,着实遇到了一股阻力。有不少教会极力的抵挡;有一些反映冷淡;有一些虽然客客气气地点头称是,但却不认为与他们的教会有什么关系……有一个晚上,我与某教会的领袖“激烈地讨论”之后,我有点灰心气馁,想辞职不干了,就对神说:“神呀,我似乎不太适合做这项工作,我的个性历来喜欢与世无争,祢是知道的,我真提不起劲与人争辩。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推动修直主道的工作,主呀,做这样的工作,最好找有点名气的人去做会更有果效,至于我,人微言轻,没有什么作为的。”

    当晚,神就让我看到一幅异像:“在一片大水上,彤云密布、阴霾蔽日。我觉得这样的天色有点诡异,有个声音问:「这么多的雾,是打哪来?」我细细察看,发现在空中的浓雾中隐藏着一个怪物,尾部垂直地好象播种一样不断喷出烟雾来,呀,原来这些烟雾就是打它那里来的,使水天迷蒙一片。它到底在干什么呢?它为什么要这样播雾呢?我心里想。这时我听到一个声音命令我把它打下来,我就把它打落到水里。于是愁云惨雾就散去了,灿烂的阳光照到水面上,荡出闪闪金光……”圣灵随后让我明白白这个异像的意思:宗教是魔鬼长期散布的迷雾,我们不是致力于拨开云雾,而是集中焦点、全力去攻击魔鬼——迷惑人灵性、悟牲的顽固营垒;因此,在宣讲这些信息的时候,你不要致力于去攻击教会的软弱,而是把矛头对准宗教背后的蒙蔽势力。一旦空中隐藏的捆绑人思想的势力瓦解了,才能云开见日、真理才能彰显,地上的人(教会)就会清醒过来了。

    神向我温柔的显现,除去了我的烦燥和灰心,给了我鼓励和争战的目标与力量。后来我又看到先知雷克·乔纳在《末日决战》(以琳出版社出版)写道:“一场属灵的大内战己经逼近教会——主正在预备一群领袖,愿意为了释放人得自由而打一场属灵的内战。首要的争议点必是奴役对自由——教会不会被摧毁,但那使人在灵里受捆绑的机构与教条,将会被摧毁。——使教会得释放、被高举的工作将会比人所预计的时间还要更快地达成。无论如何,我们不是在谈论从人眼光所看见的可能性。(P23,24)”这给了我极大的鼓舞。

    看书看到这里,可能仍然有一部分人会忿忿不平、或疑虑重重:你是何方神圣,居然说这不对那不对,如果真的有那么多错误,为什么那么多大牧师、神学家不知道?凭什么要相信你的话?告诉你,这就是一种迷信的心态,这样看书听道是很有害的。天主**为什么人人都要在胸前划十字?不就是因为神父、主教们都这样划吗?难道在胸前这么划两下,在灵界里真的就发生功效了吗?这显然是一种迷信,但他们真的是这么相信的。难道那些成千上万的天主教圣经学者都那么无知吗?绝对是的,因为迷信的确有一种可怕的魔力。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篇信息不仅是向某人或向某群人讲话的,圣灵来,为的就是帮助我们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而自己责备自己的。某些惯于某种“敬虔形式”的人,可能会感到很大的冲击,甚至可能是一定公斤的炸药当量,但我诚心地希望你先不要晕厥,或者扔回我一个手榴弹。我恳请你再细心查阅一遍,再将持相反领受的观点查阅一遍,然后如果仍然是你对的,请将你的观点(圣经的根据)反馈于我,我在此向你表示衷心的感谢。

    对于书中某些新的观点,你可能持不同的看法,有一些你可能不能接受,你可以先把它放在一边,但千万不要因为有一点你不同意,就以偏概全,把所有的都否定了,假如你能中肯地认识问题,我相信总有一些信息是对你有益的。

    刚接触不同的观点和领受,我通常的态度是不置可否,不急于表态,而是在祷告里,求问圣灵,然后在恩膏教导下,才知道这是否正确。比如,我的母会是教导“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我从慕道班就烙下了深深的烙印了。有一次聚会,听到了一个讲员稍提及“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是错的,在场几个领袖就与那讲员争执起来,后来不欢而散。虽然我反应没有那么强烈,但还是很难接受。我便向圣灵祷告,后来圣灵帮我查经,在我心灵里显现的圣经完全是否定“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才知道,我过去所受的教导是错的。我信主以及整个成长及更新过程,都是一次又一次圣灵奇妙的的工作。我这一次更新,如同整篇《修直主的路》一样,完全不是从人的教导而来,而是从恩膏教导而来的。所以,给圣灵一些时间,比急于表态要稳重得多。假若你对本信息有疑义,建议你再看一遍才表态。我觉得,能否明白这个信息,关键在于圣灵,如果不懂同神建立关系,没有经历过圣灵引导的人,恐怕一下子是难以理解这些信息的。

    此书的主题是修直主的路,旨在揭露虚假的教义,有许多方面的问题只是着重于揭露,只能简明阐述一下正确的观点。如:什么是敬拜、圣灵充满、如何与神建立关系、如何顺从圣灵的引导、什么是律法主义、造就生命如何付代价、异象和权能、使命与恩膏……这些都是这本书以外的另一些独立的专题,这里就不能一一深化展开来论述了。此书的起点不是建立在初信造就的基础上的,而是站在牧者、领袖和想进入更完全地步的门徒的基础上来探讨的。我是假设大家都已经懂得了以上这些的基础上,想纠正敬虔的弟兄姊妹在追求上的偏差罢了。指出这些错误后,应该要有许多正确的东西来加以填补,而这正确的方面却是一个很大的系统,是这个篇幅所不能承担的。所以还有许多未尽的话,可能会使某部分人因暂时并没有全面了解我的观点而疑惑甚至不能认同。希望大家能耐心等候中集、下集,再表态吧。

    从整个教会历史来看,我们会发现即使是初期教会的教父、即使是奥古斯汀大神学家、即使是更正运动初期的改教家的某些观点理论,在今天看来,仍然是错误得可笑的。能够发展到今日的神学领受,已经走过了漫长的更正过程,纵观历史,可以看到这个更正过程是多么艰辛。每一种观念的更新,历来不容易,甚至要经过激烈的争战。例如:用母语翻译圣经、因信称义、重生、圣灵充满等。每一次更新都要走一段较长的路,要经过若干时间,才开始被人认识、被人接受。这是人认识方面的软弱所决定的,也是宗教(迷信)的本质所决的,因为魔鬼不会轻易放弃对人的迷惑。

    没有读过神学,信主仅七八年,就竟敢说《揭露基督教里的迷信》,这是不是有点狂言?的确,站在人的角度,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居然能说出神学家、圣经权威所不能说的话。其实,我是有所顾忌的,感到自已是何等软弱,而面对的是一个巨大的顽固势力。我不断问神:为什么选中我来做这事?人微言轻,万一……为什么不选有名望的人来做?这样不是更好发挥名人效应,起到更好效果吗?但后来神使我知道,盲目迷信,往往就是从名人效应里产生的(见下一集)。所以他不用人的方法,好让人知道,这些信息不是出于学问,而是从圣灵的大能而来的。纵观教会历史,那些承担重要更新使命的人,不是教皇、红衣主教、大主教、神学家等,反倒是当时默默无闻的传道人。

    我并不认为我写的东西就是绝对的真理,其实没有一本“属灵”的书籍是绝对真理,我们都只是努力接近那真理罢了。经过历代修正的基督教,正在越来越接近真理了,每一代比上一代更接近真理,我只不过迈近了小小一步。我相信,还有别人,或将来的人会在这基础上继续修直主的路。

    我原以为,神要我写完这篇十几万字的信息,就算是完成“修直主的路”了。但后来在我胸中滚动着一篇篇的信息,才使我知道,这只是仅仅开始。这只是修路的奠基礼,真正的修路还在后头呢。这也好象仅是一篇文章的大纲,真正的内涵还在后面!

赞助商链接